看小说
中国式骗局大全

唯历史 > 中国式骗局大全 > 第44章

第44章

  二师叔曚昽中睁开眼睛,看着失魂落牌的我,问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说:“师父这样交代我,‘快快回寺庙,让二师叔将那个女人送到荆门回香阁,不能让她吐露一言。’师父让我一个字也不能说错了。”

  二师叔翻身起床,他一下子醒来了。他问我:“你怎么回来的?”

  我说:“我雇了一辆马车回来的。”

  二师叔说:“赶快拦住马车,别让他返回去。我们雇用那辆马车,多少钱都行。”

  我急急忙忙跑出寺庙,看到车师傅已经吆转马车,准备回去了。我连忙叫住了他,说明了来意。

  车师傅说:“我接你的活,没有给老板说,肯定回去要被老板处罚的……你一天少说也要给我十五个银元。”

  二师父提着一个沉甸甸的袋子出来了,他对车老板说:“一天给你三十个银元,赶快向南走。”二师父把袋子放在车厢里,袋子与木板相撞,发出一连串的清脆之声。那里面是金条和银元。

  车师傅赶着马车一路飞奔,我们走到第一个古镇的时候,马车停下了,前方有岔口路。二师父跳下马车,他这里看看,那里闻闻,还爬在地上,似乎在倾听,又似乎在查看,警觉得像一条猎犬一样。然后,他爬起来,让车老板赶着马车驶向右边那条道路,继续前行。

  我们在黄昏时分,赶到了第二个古镇。二师父跳下马车,这次他没有再查看,而是径直走向了街边一个算卦摊。我跳下马车跟着他。

  算卦的是一个瞎子,戴着墨色石头眼镜,两只手掌像鸡爪子一样又瘦又长。我们走到他跟前的时候,他侧耳倾听,歪着头颅,那种神态和动作真像一个瞎子。

  二师叔毕恭毕敬地问:“谁点您出来当相的?”

  瞎子的耳朵动了一下,他答道:“师爸。”

  二师叔又问道:“您的师爸贵姓?”

  瞎子答道:“姓方。”

  二师叔继续问:“请问您的身份?”

  瞎子答道:“进士。请问您的身份?”

  他答道:“榜眼。”

  瞎子霍地站起来,他拉着二师叔的衣袖,说道:“二师兄驾到,有失远迎,请问有何吩咐?”

  二师叔说:“请上马车。”

  马车拉着我们继续南行,天色越来越暗,月亮升了上来,瞎子取出了脸上的眼镜,我看到他的眼睛在月色下光彩夺目。

  假瞎子用探寻的眼光望着二师叔,二师叔说:“大掌柜押住了状元哥,要让找到一个玩嫖客片子的。”(土匪头子押住了大师兄,要让找到一个荡妇。)

  假瞎子问:“玩嫖客片子的咋样?”(荡妇长什么样?)

  二师叔说:“真是嘬啃,盘儿亮,挂洒火。”(非常漂亮,容貌好,穿得阔。)

  假瞎子问:“我有把点,找到咋样?”(我有会侦察的人,找到了怎么处理?)

  二师叔说:“挑去库果窑儿。”(卖到妓院。)

  假瞎子:“几顶?”(期限是几天?)

  二师叔说:“则顶。”(四天。)

  他们说的全是江湖黑话,车师傅听不懂,我能够听懂。我终于搞明白了,凌光祖多说的那个荆门回香阁,原来是个妓院。

  二师父把那个装满了黄货白货的袋子,推给了假瞎子,假瞎子没有推辞,坐在了自己身下。

  假瞎子尽管拿走了巨额酬劳,但是我知道要在有限的四天时间里找到那个女人,实在太难了。大别山崇山峻岭,随便在哪个地方窝着,就够找一年半载的。

  午夜时分,我们来到了一座县城附近。县城的城门早就关闭了,我们无法进去,就来到县城郊外的一座古堡里。

  这座古堡和县城遥相呼应,相距几百米。古堡周围是层层矮墙,每道矮墙都互不相连。古堡的侧面,还有台阶可以通往顶部,顶部呈方形,周边约有四五十米。古堡的上方,也像城墙一样建有垛口和敌楼。垛口是用来阻挡自己,向攻城之敌射箭的设置;敌楼是用来瞭望敌情,居高临下阻击攻城之敌的设置。这座古堡显然荒废已久,顶层有一层经年累月的厚厚的尘土,双脚踩上去,就噗噗溅起尘灰。

  很多年以前,有一支军队想要攻打这座县城,久攻不克,就建立古堡,在此屯兵。后来,县城的守军来了援兵,反守为攻,攻打县城的军队只好节节退守,在古堡上与援军对峙。后面的结局是什么?我不知道了。

  这天晚上,多亏了有这座古堡,否则我们都没有栖身之所。

  车师傅解下两匹马,拉着它们去了野外吃草,我们三个走进了古堡里。古堡下方中空,被挖出了很多个窑洞一样的地堡。我们走进地堡中,看到墙壁上有烟熏火燎的痕迹,想来当年这座古堡非常热闹,进攻的军队在这里做饭、住宿、聊天、制定计策,而现在,他们都化作了一粒粒尘土,飘散在我们不为所知的角落里。

  这个季节的夜晚还不算很冷,所以我们没有点燃篝火。没有了车师傅,假瞎子和二师叔说话不再用江湖黑话,他们聊着相术江湖上的一些古老轶事,我望着一轮银盆一样的月亮升上了半空,想着叶子现在有没有睡觉,她会不会知道我坐在一座遥远陌生的古堡里。想着想着,我就睡着了。

  黎明时分,我醒来了,看到古堡里只有二师叔和车师傅,不见了假瞎子。二师叔和车师傅也睡着了,他们伸直双脚,上半身靠在洞壁上。我悄悄栖身,走出地堡。地堡外的两匹马正在耳鬓厮磨,看到我突然吓了一跳,等到觉得我是熟人后,它们继续表达它们的亲热。

  我站在地堡外,向两边望去,看到两边的山峰渐渐趋于平缓,更遥远的南边,是一望无际的平原。我们所在的这个地方,是大别山的山口了。

  太阳刚刚在东边山顶上露了半个脸的时候,假瞎子回来了,他的身后还跟着一个人,这个人身材低矮,小手短腿,瘦脸窄肩,但是脚掌特别宽大,一双眼睛也像两只老鼠仔一样左顾右盼,显得非常灵活。

  假瞎子向二师叔说:“这是把点,江湖人称神行太保。”把点是江湖黑话,就是会侦察跑得快的人,和梁山上的神行太保一样。其实梁山就是一个黑社会,宋江想把他们漂白,最后把他们都漂到了太平洋里。

  神行太保先和二师叔握手,后与我握手,我一握,感觉到他的手掌上全是骨头,我握着他的手,就像握着鸡爪子。

  二师叔多给了车师傅银元,让他在古堡等我们。我们一起走向县城的方向。

  神行太保显然对这座县城极为熟悉,他带着我们在这里三转两转,转到了一个非常僻静的小巷。穿过小巷,走到尽头,看到一棵繁茂的梧桐树。梧桐树下有一扇门,单边开,涂着红色油漆,油漆已经斑驳。我们推开木门,看到院子里有一张石桌,石桌边有几张石凳。每张石凳上都坐着人。有人枯瘦如柴,有人肥胖如钟,有人身材五短,有人长手长脚,只要搭眼一看,就能看出来这是一群江湖异人。

  神行太保带着我们经过石桌,并没有停下来,而是沿着方砖铺就的甬道,径直走向最后的一间房屋。掀起门帘,推开房门,借助着从天窗射进的阳光,我看到房间后墙下正中间的太师椅上,坐着一个花白长发长髯的老者,他正在呼呼地抽着水烟。老者似乎沉浸在水烟的快感中,听到我们走进来,他脸眼皮也没有抬一下。

  二师叔、假瞎子、神行太保都躬身而立,我也赶紧躬身而立。

  二师叔、假瞎子、神行太保齐声喊道:“拜见总舵主。”我也赶紧跟着喊,只可惜最后只说了“主”一个字。

  老者问:“都来了吗?”

  二师叔恭敬回答:“都来了。”

  老者说:“这里所有人随你调配,还需要什么就吱一声。”

  二师叔赶紧说:“谢总舵主。”

  老者说:“出了大别山,到了江淮线,遇到难处,可以用总舵主的名号。”

  二师叔感激涕零,跪下身道:“谢总舵主。”看到二师叔跪下去,我也赶紧跪下去。听到二师叔说,我也赶紧说,还是只赶上了最后一个“主”字。

  我们走出那间小屋,神行太保没有跟过来,假瞎子请我们在一家饭馆吃饭,吃的是这一代最有名的羊肉烩饼。

  假瞎子说:“所有网已经撒出去了,要不了两天就会有消息,你们在县城里耐心等待。”

  我心中想着那个气度威严的白发老者,就问二师叔那是谁。

  二师叔恭敬地说:“他是黄河以南,长江以北的总舵主,曾是皇宫御用相术大师,也是老佛爷的座上客。清朝灭亡后,隐居大别山中,已有二十年。江湖上只要提起总舵主的名号,就没有人不买账,也没有办不成的事。”

  我心想,师父真厉害,连总舵主都出面帮他。我是师父唯一的徒弟,以后在江湖上肯定也能够扬名立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推荐小说魔戒全集(共四部) 飘邈之旅 小兵传奇

冷知识 读书名言 道德经 国学 四大名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