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
中国式骗局大全

唯历史 > 中国式骗局大全 > 第425章:鸿门宴比赛

第425章:鸿门宴比赛

  我看到身边有一个人脖子上围着一条黑色的围巾,就抽出去,蒙在瞎子的石头镜上。我边给瞎子蒙围巾,边悄声给他说:“二哥,你小心。”

  瞎子说:“我练过的。没事,你给我一双筷子。”

  我对身边一个人叮咛了一句,他飞快跑进村庄拿来了一双筷子,这双筷子乌黑发亮,只是一把普通的筷子。所有人都看着手拿筷子的瞎子,不知道他要干什么。

  被蒙上眼睛的瞎子慢腾腾走上了刚才风云手站立的那座土台,风吹过来。围巾在他的脑后啪啪作响。我看着骗子,故意大声喊道:“我们这位高手,江湖人称顺风耳,小时候给财东家放羊,睡在羊圈里,蚊虫成群结队来叮咬,他手持一双竹筷,把一只只蚊子夹死。后来,土匪夜晚围攻山寨。他手持一双竹筷,把射向他的箭镞全都夹住了,土匪吓坏了。惊慌逃散。”

  这些故事都是我编造的,可是我看到大排他们一个个听得震惊不已。

  一名手持弓箭的人,偷偷站在距离瞎子十丈远的前方,嗖地一箭射过去。箭镞携带者破空之声,眨眼之间就飞到了瞎子的面前。瞎子端立不动,所有人都惊叫一声。可是,叫声还没有落下来,那支箭镞已经稳稳地夹在了瞎子手中的筷子间。

  在场的人全都呆住了,忘记了惊叫。

  瞎子的身后又出现了一个弓箭手,他双腿叉开,身体后倾,拉开了弓箭,相隔这么远。我似乎听见弓弦拉动的令人心悸的咯咯声。一支离弦之箭扑向瞎子的后背,所有人都张大了嘴巴,却喊不出声来。就在箭镞即将咬上瞎子的后背时,瞎子一抖身。手中的筷子中又夹上了一支箭镞。

  我们这边的人,每个人脸上都浮上了笑容。

  大排看到这里,气急败坏。她对着那些弓箭手招招手,喊道:“连珠箭,连珠箭发。”

  我尽管知道瞎子功夫超群,连珠箭也奈何不了他。瞎子性格固执,但是丝毫也不自负,他认为自己能够做到的,肯定能够做到。可是,我还是对瞎子捏了一把汗。来坑来技。

  那十名弓箭手接到大排的命令,立即散成一个圆圈,将瞎子围在中间。瞎子眼睛上蒙着围巾,我看不到他的表情,但是我听见他朗声说道:“你们是十个人,是不是?”

  一直没有说话的风云手恼怒地喊道:“是十个又怎样,不是十个又怎样?”

  瞎子回应道:“你不就是刚才那个拿着布匹跳舞的什么风云手吗?十个人太少了,再把你加上。”

  风云手自负地说道:“我的双臂开碑裂石,我一箭送你上西天。”

  瞎子笑了,他说道:“正想见识见识风云手的箭法。”

  风云手从身边一个人手中拿过弓箭,却引而不发,笑吟吟地看着瞎子。

  瞎子仰起头来,说道:“都准备好了没有?准备好了就来吧。”他的话音刚落,十个人手中的箭镞突然雨点一样落向他。密密的雨箭包裹着瞎子,我看不到瞎子,只听见圈子里传来叮叮当当的箭镞相撞的声音。我的心提到了嗓子眼上。

  一通乱箭后,人们看到瞎子站立不动,他的身前身后,身左身右,全是刺猬一样杂乱的箭镞。瞎子嘻嘻笑着,奚落道:“没了吗?就这点本事吗?”

  瞎子话音刚落,风云手突然拉满弓,一箭射去。我看到这支箭准确地射在了瞎子的脸上。

  我们这边的人全都惊叫一声,可是,惊叫声刚刚落下,瞎子呸了一口,把那支箭吐在了地上,骂道:“妈的,给老子放冷箭,你哪里不射,就射在老子嘴巴里,嘴巴射烂了,老子还怎么吃饭?”

  大排那边的人惊得目瞪口呆,我们这边的人笑逐颜开。

  暮色渐渐降临,四野寂静无声,连风声也停歇了,空中飞来了两只小鸟,到了近前才发现是两只喜鹊。两只喜鹊落在了村口的一棵大槐树上,大槐树上有一颗鸟巢,鸟巢里伸出了几张毛茸茸的嘴巴,几张嘴巴拥挤着,争抢着,等待着两只喜鹊会把虫子送给他们。

  大排的队伍里走出了一个穿着黄衣服的人,他意气洋洋地喊道:“现在是枪炮时代,拼的不是蛮力,也拼的不是弓箭,拼的是这个。”他骄傲地举起了手中的一杆步枪,“谁会使这个,谁就是老大。”

  黄衣服举起步枪,一枪一个,一枪一个,两只正在喂养的喜鹊落在了地上。他用傲慢的眼神望了我们一眼,又转头望着树上的鸟巢,他喊道:“斩草须除根,杀人要灭门。”他又对着鸟巢放了一枪,鸟巢在枪声中四散分离,无数的绒毛和断枝像雪花一样纷纷扬扬落在地面上,几只小喜鹊躺在地上,血肉模糊。

  没有人说话。黄衣服把步枪背在肩上,很自负地哼哼了两声,黑暗中传来了他的喊道:“你们谁敢和我比拼?”

  我走出来说:“我来和你比拼。打鸟算什么本事,有本事比赛打香火。”

  打香火是一种高等技能,只有神枪手才能做到这一点。点上一根香,放在几十米远的前方。在黑暗中,看不到香,只能看到一星若明若暗的香火。一枪过去,香火就要灭掉。还有一种高等技能叫做打对眼,只有个别枪法极好的猎人才能做到这一点。猎人发现猎物,一枪过去,枪子从一只眼睛里射入,从另一只眼睛里出来。打对眼后的猎物皮毛,比身上有枪眼的猎物皮毛,要昂贵得多。

  前方十几丈远,有一溜颓废的土墙,很快就有人拿来一把香,插在墙头上,我看到高高低低的一排香火头,就像爬在绳子上的萤火虫一样。更远的地方,在大树背后,在墙角屋下,我看到黑魆魆的一坨又一坨人影,人头攒动,他们是被刚才黄衣服的枪声吸引来的。

  我提着一杆步枪,瞄准了第一根香火。枪声响后,那根闪亮的香火头落在地上。我听见远远的人群里发出了轰然叫好声。大排在黑暗中气急败坏地叫喊:“叫什么叫?一枪打死你们。”人群中的叫好声戛然而止。

  接着,我一枪一个,打掉了四五根香火,人群中的叫好声再次响起,大排又在喊叫威胁,人群再次沉默了。

  枪里的子弹打完后,我看了看,墙上还剩下了三根香火。大排那边有人在黑暗中叫喊:“一枪打一个,算什么本事?有本事,你一枪把剩下的三根都打掉。”

  人群中响起了嗡嗡的议论声,有人说,一枪怎么能打掉三根香火?有人说,就是小李广花荣来了也办不到。还有人说,甭讲小李广花荣,即使神仙也办不到。

  我给步枪里又压了一颗子弹,然后提着枪走到一棵树下。在这里望向断墙,看到三根香火头排成了一行。我瞄准后,一扣扳机,三根香火全都熄灭。人群里爆发了轰天的喝彩声,大排有气无力的声音想压也压不住。

  连比三场,大胖子梁广寒输了三场。黑暗中传来梁广寒的喊声:“你们去吧,我不再为难你们。”

  梁广寒和大排带着人渐渐走远了,夜风中传来他们杂沓的脚步声愈来愈模糊,最后最后被浓浓的夜色吞没了。我说:“我们回去吧。”总舵主说:“我们回去吧。”

  总舵主在前,我在后,我密切注意着后面的动静,我相信大胖子,梁广寒不会就这样善罢甘休,他带着虾兵蟹将千里迢迢来到这里,就是为了抢夺总舵主的职位。现在,双方力量悬殊,关西帮尚在赶来的路上,梁广寒岂能放弃这个大好机会。可是,我们走出了十多里,走进了一座山谷中,后面也没有传来追击的脚步声。

  我们又向前走了二三里,山路更加崎岖,四周更加阴暗,悬崖上的一棵棵大树黑魆魆的,好像传说中的怪兽,远处传来不知名的野兽一声长一声断的哀嚎声,声音像一根怎么拉也拉不断的皮筋。队伍前面有人喊:“手拉手。”大家的手拉在了一起,我看到前面影影绰绰,看不清他们的背影。

  突然,山顶上点起了一根火把,遥远的火把像一根擦燃的火柴,山顶上传开了喊声,声音像石头一样滚落山坡:“总舵主,你死到临头了。快点交出剑印,饶你一条性命。”剑印,是江湖总舵主的信物。谁得到了剑印,谁就是总舵主,谁就能号令天下江湖。

  山顶上的那个声音刚落,前方传来了呐喊声。月亮从云层里钻出来,照耀山谷如同白昼,我看到密密麻麻的人群占据了山谷的出口。总舵主下令:“后队变前队,向进口撤退。”我刚刚走出了几步,瞎子突然喊道:“前面也来人了。”

  我们停住脚步,我怕伏地倾听,果然听到纷乱杂沓的马蹄声。

  我带着人群,离开山谷,沿着一条小径爬上一道山坡,可是,身前身后都是密密麻麻的人群。黑乞丐掀起一块大石头,大石头轰轰隆隆地滚下山坡,压倒了一路的枯树败草。山坡下的人群惊慌躲避,我们跟在大石头背后跑下山坡。

  山谷四通八达,岔路很多,我们沿着一道岔路跑了二三里,却发现前面后面又出现了追兵,追兵行动非常迅速,我们的一举一动都在他们的掌握中。黑乞丐脱下棉衣,喊道:“哪里都不去了,就在这里和狗日的大干一场。”

  我也感到疑惑不已,一抬头,突然看到远处山顶上的火把。我们跑向哪里,火把就指向哪里。总舵主也看到了,他指着那根火把问我:“呆狗,能不能打掉?”

  火把在山顶,我们在山谷,月光朗润,我们的一举一动,那个手持火把的人都看得清清楚楚。可是,想要干掉那个手持火把的人,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因为火把距离我们太远了。

  我对总舵主说:“我要就近才能射击。等会儿我打掉火把,你们就趁乱冲出山谷,我会随后跟来,我们在王家祠堂见面。”

  总舵主说:“你要多多小心。”

  我说:“您是万金之躯,千万不能有什么闪失。”

  黑乞丐拍着胸脯说:“你放心,有我在,就有总舵主在;没有我在,总舵主还要在。”

  总舵主他们藏身在密密的树丛中,山顶上的火把端直不动,熊熊燃烧。我俯下身子,悄悄地迎着火把走过去。来到了一座小山包,爬上了一棵大树,我把枪口对准火把下方,一扣扳机,火把掉在了地上,然后很快就熄灭了。

  远处传来乐一阵阵气急败坏的声音:“快堵住,别让跑了。”“快点追,不能放跑一个。”

  我知道总舵主他们突围出去了,就循着喊声跑过去。翻过了两座山峰,前面没有了声音。我茫然四顾,只看到连绵起伏的山峰,月光照在山峰上的皑皑积雪,显得晶莹剔透,宛如童话世界。我不知道这是哪里,也不知道总舵主他们逃出去了没有。

  黎明时分,我走到了一座村庄旁。村外有一座破庙,庙顶的瓦片间还残留着一绺一绺的残雪。奔走了一夜,又饿又累,我准备先在破庙里躺一会儿,天亮后,到村子里讨口吃的,然后打听王家祠堂,上路归队。

  突然,我看到村庄里走来了一排人,他们扛着刀枪,飞扬跋扈。庙门前有一棵老榆树,我三下两下爬上了榆树。榆树尽管落光了叶子,但总算能够暂时躲身。

  那排人来到庙门口,低头商量了一番,然后齐声叫喊声冲进破庙。接着,他们从破庙里牵出了一个被五花大绑的人,那个个子很高的人连声讨饶:“我不是贼,我不是贼,你们把人抓错了。”

  有人呵斥:“不是贼,你躺在庙里干什么?”

  高个子说:“我是来投靠亲戚的。”

  “你投靠谁家?”

  “……我姨妈家。”

  “你姨妈叫啥名字?你姨妈家的娃叫啥名字?”

  高个子嗫喏了一会,说:“我姨妈家不在你们村,在外村。”

  “外村?哪个村子?方圆几十里的村子,没有我没去过的,没有我不认识的人,你说!”

  高个子又嗫喏了半晌,哀求说:“我不是贼,放我走吧。”

  “现在四处都在打仗,奸细步步渗入,整个三晋都快要被占了,我看你就是奸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推荐小说魔戒全集(共四部) 飘邈之旅 小兵传奇

冷知识 读书名言 道德经 国学 四大名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