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
中国式骗局大全

唯历史 > 中国式骗局大全 > 第420章:河中遇险情

第420章:河中遇险情

  我们站在黄河岸边,冷冷的风吹过来,吹透了我们的身体,也吹透了我们的骨骼。羊皮筏子在浑浊的河面上晃动着,筏子上有一面破旧的旗子。在寒风中呼啦啦地抖动着,经年累月的旗子褪尽了颜色,变得残破不堪。

  黄河东岸是什么情况。我们一无所知。我们渡过黄河后,也许面临的就是死亡。但是,为了总舵主,我义无反顾,我必须渡过黄河,必须面临死亡,必须挫败死神。因为总舵主是总舵主,因为总舵主曾经救过我和师父凌光祖,现在,他面临危难,我必须去驰援他。即使前面有再大的困难,我也要去救他;即使付出自己的生命,我也要去救他。

  “为了总舵主。”我高喊一声,走向了黄河岸边,登上了在冬日的寒风中摇摇晃晃的羊皮筏子。

  身后传来了豹子的喊声:“为了总舵主。”他也登上了羊皮筏子。

  “为了总舵主。”胖大和尚喊了一声,也跟了上来。

  “你们都走了。我怎么能留下。”瞎子跌跌撞撞地跟上来,我听见胖大和尚扶住了他。说道:“生死都在一起。”

  “是的,生死都在一起。”瞎子也说道。他们一起登上了羊皮筏子。

  黄河西岸,传来了亮子的喊声:“关西帮听令,全部下马。”我听见身后传来整齐的双脚落马的声音,接着,是亮子的喊声:“跟着帮主赴汤蹈火,生死不顾,马匹留在西岸,人员全部登船。”

  身后传来了整齐的脚步声,关西帮先遣队在亮子的带领下,也登上了羊皮筏子。

  黄河水载着羊皮筏子,羊皮筏子载着我们,一起划向生死未卜的黄河东岸。

  坐在船尾奋力划船的豹子。突然唱起了一首古老的歌曲:“岂曰无衣,与子同袍,王于兴师,修我戈矛,与子同仇……”先是胖大和尚跟着唱,接着是我和亮子唱,后来是瞎子和所有人唱。我们雄壮的歌声在黄河昏蒙蒙的上空飞扬,在百折千转的污浊的黄河漩涡中飞扬。在吱呀呀一路艰难鸣唱的扳船声中飞扬,我们的歌声飞过了远处连绵起伏的山脉和树林,飞过了雾蒙蒙的村庄和道路,飞过了大雪飘舞的河西走廊和辽阔无际的太行山脉,一直飞到了宇宙洪荒时代。

  这是当年秦军东征的歌曲,这首歌曲穿越了两千年的时光,一直回响在今天。

  羊皮筏子划到河中心的时候,突然一阵大风从北面刮来,沿着坦荡如砥的河面一路南下,吹得羊皮筏子摇摇晃晃,羊皮筏子就像一片风中的树叶,身不由己地在河面上打转颠簸。我的耳边都是呼呼掠过的风声,寒冷的风吹打在脸上,就像刀割一样,风吹打得我睁不开眼睛,我听见风的缝隙中传来豹子的喊声:“抓紧了,抓紧。”

  我紧紧地抱着羊皮筏子上的木椽,这些横竖交错的木椽把一个个灌足气的羊皮连接在一起。我听见风中夹杂着瞎子的惊呼声,胖大和尚在高声叫喊:“把手伸给我。”我努力睁开眼睛,想要看看瞎子在哪里,我想要帮他一把,突然,大风像一只巨手一样,在河面上掀起冲天巨浪,羊皮筏子像一片树叶一样被高高抛起,抛上了浪尖,然后像一块石头一样重重地摔落,落在了波谷。

  我大口大口地喘着气,嘴巴里全是飞溅而起的浑浊的河水。睁开眼睛,我突然看到昏蒙蒙的天光中,有一个人被抛离羊皮筏子,落在了河水中。我连反应也没有,就不假思索地拉住他的手臂。可是,就在这时候,大风又吹过来,羊皮筏子倾翻了,我和那个人一起落在了河水中。

  黄河水浑浊不堪,我不知道他是谁,我只是死死抓住他的手臂,奋力向前游去。前面是什么,黄河东岸在哪里,我全不知道,我只是下意识地向前游着。我很快就累了,累得像一条躺在沙滩上的鱼,我连挣扎的力气都没有了,我像坠入了无边无际的黑暗中,四周的浓浓黑暗向我挤压,我连一丝光明也看不到。

  我无能为力,我只能听任河水包裹着我,我在黑暗的隧道中越滑越深,越滑越深,直到坠入黑暗的深渊。

  我醒来后,已经到了第二天黎明,我看到东边的天际露出了一抹细细的白色,好像一条白色的缎带。身边,黄河水缓缓流淌,偶尔会有河岸边的土崖被冲塌的声音。我知道,我已经被河水冲到了东岸。

  我想要坐起来,可是浑身疼痛,我的身体像被掏空了一样疲惫不堪。远处,传来了一只狼的叫声,声音低沉冗长,让人惊悸。然后,又有一只狼的叫声响起,声音嘹亮,似乎就在耳边。系讨阵扛。

  接着,我听见了狼爪和沙子摩擦的声音,有一只狼向着我的方向跑来。我想要坐起来抵抗,可是我浑身乏力。

  狼的脚步声越来越近,近在咫尺,我想:我要死了,要死了,没想到我会死在这里,死在狼嘴里。

  突然,我听见石子破空的声音遽然响起,然后,狼发出了一声悲鸣,噗通一声倒在地上。接着,又是石子破空的声音响起,又有一只狼惨叫一声,倒在地上。

  我大喜过望,用尽全力喊道:“二哥,二哥。”

  黎明愈来愈亮的天光中传来瞎子的回应:“呆狗,我在这里。”

  那天早晨,我们沿着黄河东岸行走了很远,没有见到豹子他们。后来,我们就迎着冬季柔软的阳光行走。豹子他们如果活着,就一定按照这个方向行走。太阳像一个橘黄色的猪尿泡一样,挂在远处的山巅上,半天也不动一动。寒风阵阵袭来,抽打着我们,也抽打着太阳,让太阳瑟缩成一团。

  走到中午的时候,我们走进了一座山岗,走近了一座村庄。村口的断墙下蹲着一群晒太阳的男人,他们一个个脸色黧黑,头发乱糟糟地,像一堆荒草。他们看到我们走近了,就站起身来,我惊讶地发现,他们竟然穿着棉袍,脑后留着肮脏的辫子。

  我像看怪兽一样看着他们,他们也像看怪兽一样地看着我。我穿着短衣长裤,他们穿着长袍马褂,我留着寸发,他们拖着辫子,我们是生活在不同时代的两类人。这座与世隔绝的村庄,从来就不知道清朝已经灭亡了,现在已经到了民国时代。

  我们穿过村庄,向前行走,那些拖着长辫子的人好像礼送一样将我们送出了好远。走出了山岗,眼前豁然开朗,前面是一片铺满了荒草的草甸子。枯黄的草茎在我们的脚下发出清脆的断裂声,四周寂静得像一口倒扣的铁锅。

  突然,身后传来了马蹄声。

  我回身望去,突然看到一个穿着棉袍、留着辫子的人骑着一匹马跑过来,那匹马的颜色说黑不黑,说白不白,不知道是因为肮脏还是本来就是这种颜色。马上的人看着我们问道:“老乡,你们这是去哪里?”

  我张口说:“去永济。”

  他说:“永济,那在北面。”

  我问:“还有多远?”

  他说:“还有七八十里。”

  我们不再说话,骑马的人擦着我的身边跑了过去。可是,那匹马跑了几十丈后,又停住了。马上的人勒转马头,向着我们跑过来。我感到这个人有点奇怪,他指着瞎子问我:“这位兄弟的眼睛看不见,你们这是去寻医?”

  我敷衍地点点头。

  他说:“此去前往七八里,有一座村庄叫解甲庄,庄里有位神医,包治百病,只消一副药,就能让这位兄弟重见光明。”

  我一听,就知道遇到了什么人。我故意说:“我这位兄弟连眼珠子都没有了,怎么重见光明。”

  他说:“听过二郎神吗?二郎神有天眼,两只眼睛瞎了,可以启开天眼。我小舅子双眼瞎了,没有眼珠子,但是被解甲庄的神医启开了天眼,现在,什么都看得清楚。”

  我一听到这个人这么说,心中打定了主意,去把这个神医的钱占为己有。我和瞎子在黄河水中死里逃生,我们身上的钱都被冲进了河水中。正在打盹,就有人递来枕头。这个神医的钱,我拿定了。

  瞎子听到有人说神医能够让他重见光明,喜不自禁,他催促我说:“快走,快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推荐小说魔戒全集(共四部) 飘邈之旅 小兵传奇

冷知识 读书名言 道德经 国学 四大名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