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
中国式骗局大全

唯历史 > 中国式骗局大全 > 第400章:三个神秘人

第400章:三个神秘人

  那个人低下头,神情沮丧,他说:“我们能打过一个瞎子,我们怎么会打不过一个瞎子?瞎子给我们撂棋子。我们给他撂石子,我们躲在墙壁后面,突然一齐把石子撂过去,瞎子躲过了这一块,躲不过那一块,他的头上挨了好几块石头。”

  李大掌柜的仰头大笑。我心中充满了痛楚。我已经听出来了,这个瞎子是我的瞎子二哥。

  那个人接着说:“可是……”

  李大掌柜的问:“可是什么?”

  那个人说:“可是,墙壁后面突然冲过来一个人。高大健壮,像天神一样,他抓住我们中的一个,一撂就撂到了房顶上;又抓住了我们中的一个,再一撂也撂到了房顶上。跑得快的都跑脱了,跑得慢的都被撂到了房顶上。然后,他拉着瞎子离开了。”

  我知道,这个力大无穷的是豹子,豹子救走了瞎子二哥。

  李大掌柜的站起身来,说道:”岂有此理,堂堂的李仁堂,人家想进就进。想走就走,这事传到江湖上,我这张老脸还往哪里搁?我以后还怎么走江湖?马上派人过去,跟紧点,看这两个是什么来路?”

  那个人答应一声,刚想走出去。突然,门外又跑进了一个人。油灯光忽忽悠悠,又差点被扑灭了。

  李大掌柜的盯着来人问:“又是怎么了?”休上序扛。

  来人说:“来了一个道士,怀里抱着一口水缸,要我们用银子把水缸装满。他说,如果不答应。就要防火烧了李仁堂。”

  李大掌柜的声音高了八度:“一会儿来个瞎子,一会儿又来个道士,我李仁堂不是慈善坊。这些人摆明了是寻事来的。操家伙,砍死他。”

  来人出去了。地下室里的油灯光又亮堂了很多,我知道这个人是老道,他和瞎子二哥一样,化缘乞讨都是借口,目的是想看看我是不是在李仁堂。

  李大掌柜的走近我,逼问道:“外面这些人是什么路数?是不是和你一伙的。”

  我冷笑着对他说:“老子可以告诉你,老子在江湖上名声很响,手下弟兄没有上万。也有几千。识相的,赶快放老子走,老子可以放你一条生路。你敢动老子一根毫毛,我手下的弟兄把你碎尸万段。”

  李大掌柜的回答说:“都是吃搁念的,谁也不是吓大的,没有一副好牙口,就不吃江湖这碗饭。是你自己要来我李仁堂,不是我请你来的。既然来了,怎能又把你赶走?”

  我继续威胁说:“你等着,我的弟兄千千万,此时已经在黄河岸边聚集,要把你的李仁堂踏为齑粉。”

  李大掌柜的张开嘴巴。想要反击我,门外突然又有一个人跑进来了,他跑得气喘吁吁,满脸惊慌。我一看,是先前的那个人。

  李大掌柜的再次站起来,问道:“怎么了?怎么了?”

  那个人说:“又打起来了。”

  李大掌柜的说道:“一个臭牛鼻子老道,你们这么多人都奈何不了。我养你们是来酿醋的,得是?”

  那个人说:“一个老道倒还好对付,可是还有一个骑马的人,他手持长刀,见人就用刀背砍,兄弟们个个肋骨都被他砍断了,躺了一地。另外两个青年人在院子里到处乱翻。那个老道说,不把人交出去,要把同州府杀得血流成河。”

  我听得很纳闷,老道明显是救我来的。可是,怎么又冒出来一个骑马的人,还有两个年轻人,他们是谁?

  李大掌柜的盯着我,问道:“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我嘿嘿笑着说:“甭管老子是什么人,把老子放出去,什么话都好说,现在还来得及。你敢为难老子,老子的手下就不会再用刀背砍你们了。”

  李大掌柜在地下室里走着,显得焦躁不安,像一只夏日阳光下的蚂蚁。突然,门外又跑进来了一个人,那个人像条狗一样大口大口喘息,脸色煞白,上气不接下气地说:“打来了,马上就打来了。”

  李大掌柜的脸色也煞白了,他对着门口站着的几个人喊道:“挡住,无论如何都要挡住。”然后,他推开墙角一扇土门,钻了进去。一直站在我身后的两个人,也一前一后拉着我走进去。

  这是一条地道。李大掌柜的走在最前面,每隔几丈远,他就擦燃火柴,点亮洞壁上的煤油灯。我们在地道里东拐西拐,转了好多个弯,然后走上台阶,掀开木板,走了上去。

  回到地面上后,我才看到这是一家漂染店。四面墙壁都架着高高的木椽,木椽上挂着五颜六色的土布。空气中散发着浓浓的染料的气味,有些刺鼻,又有些清香。那时候的乡间纺织出的都是白色的土布,把土布放在大铁锅里,倒满水,加上染料,架火煮沸,白色的土布才会变成红色、黑色、蓝色等等各种颜色,也才能制作成各式衣裳。在乡间,白色衣裳被视为不吉利,只有在长辈去世的葬礼上,才会穿白色衣服,乡里人把这种白色衣裳叫做“号衫”。

  我被他们带到了一间堆放染料的房间里,那些各种颜色的染料放在靠墙的大缸里,让这间房屋显得异常鬼魅。李大掌柜的命令两个人用绳索把我捆在椅子上,然后他走了出去。

  李仁堂此刻一定被豹子他们闹得天翻地覆,然而,李仁堂距离这里一定很远,远得听不到一丝动静。这里很安静。我听见一只瓢虫张开翅膀在房间里飞来飞去,最后落在了青砖窗台上,犹犹豫豫地向前走着,它背上的硬壳盖住了翅膀,半圆形的硬壳在阳光下闪闪发光。

  房间外走来了一个人,这个人容貌恐怖,脸上有斑斑点点的麻子。麻子脸一走进来,就恶狠狠地蹬着我,说道:“你到底是什么来头?牛逼个锤子!”

  我冷冷地瞥了一眼麻子脸,哼了一声。

  麻子脸对着我打了一拳,凶狠地喊道:“你仗着谁的势?竟敢这么牛逼!”

  我的头上火辣辣地疼,但我还能忍得住,我继续轻蔑地瞥了麻子脸一眼,再次哼了一声。

  麻子脸看到我轻蔑地眼神,气急败坏,他暴跳如雷,大声喊道:“这里不是县城,你喊破喉咙也没有人救你。这里是老子的天下,老子吃了你,剥了你,都由老子。”

  我又哼了一声。

  麻子脸一脚踹在我的胸口上,我和绑在一起的椅子向后飞去,撞在了墙壁上。麻子脸咆哮道:“你是什么来头?给老子说清楚。”

  我和椅子都倒在地上,两个押着我来到这里的人扶起了我,椅子在我的身下咯吱作响。我看着麻子脸,笑着说道:“小子,你敢这样对待老子,老子很快就会加倍还给你。”

  麻子脸的脸被气歪了,他脸上的麻子像满天星一样抖动。麻子脸走了出去,他再次进来的时候,手上拿了一根锥子。

  麻子脸看着我,狞笑着说:“你不说,老子会让你说。”

  麻子脸拉起我的一条腿,放在桌子上,他把锥子尖对准了我的脚脖子,问道:“你是什么来头?”

  我说:“去你妈的。”

  麻子脸手上加劲,我能够真切地感觉到锥子尖刺破了我的皮肤,像刺破了一面鼓一样,锥子尖慢慢地向下陷去,被骨头挡住了。

  麻子脸又问道:“你是什么来头?”

  我说:“去你妈的。”

  麻子脸拿着锥子的手左右摇晃,锥子尖划动着我的骨头,窸窣作响。麻子脸又问:“你是什么来头?”

  我还是说:“去你妈的。”

  麻子脸手上加把劲,想把锥子尖刺入我的骨头里,尝试了好几次后,他终于成功了,放开锥子,锥子像一炷香插入香炉中一样,笔直挺立。

  麻子脸还在问:“你是什么来头。”

  我咬牙切齿地喊道:“去你妈的。”

  锥子脸走出去后,他再次进来的时候,手上拿着一个榔头。榔头对着锥子,向下锤击。麻子脸依然问:“你是什么来头?”

  我依然骂道:“去你妈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推荐小说魔戒全集(共四部) 飘邈之旅 小兵传奇

冷知识 读书名言 道德经 国学 四大名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