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
中国式骗局大全

唯历史 > 中国式骗局大全 > 第396章:骟鸡匠干活

第396章:骟鸡匠干活

  骟鸡匠在前面滴里当啷走着,我在后面紧紧跟着。在一座村庄口的老槐树下,我赶上了他。

  我问:“老哥,到李仁堂怎么走?”

  骟鸡匠盯着我看了一会。然后摇摇头说:“不晓得。”

  我从骟鸡匠的神情中判断出他没有说真话,如果他真的不知道,他会脱口而出;而现在他欲言又止,其中必有隐情。

  我从口袋里掏出一块银元,然后说:“你告诉了我,这块银元就是你的。”

  骟鸡匠又看看我,然后说:“俺真的不晓得。”

  骟鸡匠在乡村中属于手艺行当。走村串巷,他们本身就是一部乡村的活字典,方圆几十里没有他们不认识的人,没有他们不知道的事。两个骑马送信的人是从北向南,在草滩被狼吃掉的。而草滩向南,不远处就是秦岭,秦岭北麓崎岖陡峭,没有人烟;草滩向东,是咆哮激荡的黄河,一河隔开了山西陕西,而附近没有渡口。所以。送信人只会向西行走,西面就是同州府,骟鸡匠在同州府的地界上做活,如果李仁堂在同州府。那么骟鸡匠一定知道。

  我又从口袋里抓出了一把银元,对骟鸡匠说:“如果你告诉了我李仁堂,这把银元都是你的。”叉肠找技。

  骟鸡匠问:“你去李仁堂做什么?”他刚刚说完,突然意识到自己失口了,赶紧又说:“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

  骟鸡匠滴里当啷地向前走去,他那双沾满尘土的穿着粗布鞋的腿脚已经踩到了村道上,又回过头说:“这份钱我没福气挣啊,我没这个命啊。”

  我也转过身来,装着离开了。骟鸡匠的身形一在曲里拐弯的村道上消失了,我立即转过身去,飞快地跑到了那棵老槐树下。飞快地爬到了老槐树上。老槐树浓密的枝叶遮住了我,我看到骟鸡匠边走边向后张望。

  骟鸡匠腰间发出的滴里当啷的声音把一个腰身佝偻的中年男子引出来了。在这一带,把腰身佝偻的人叫罗锅锅。我看到罗锅锅站在自家门口的石狮子旁招招手,骟鸡匠就走过去了。然后,他们一前一后走进了家门。

  罗锅锅站在矮凳上,手伸进半墙上的鸡窝里,鸡窝里响起了鸡群惊慌杂乱的尖叫声。罗锅锅弯着腰。抓住了一只鸡,拉出鸡窝,一看,不对,是只母鸡,就把手臂又放进鸡窝,再拉出来,一看,这次对了,手中抓着的是一只小公鸡。

  小公鸡鸡冠鲜艳,精神抖擞,像一条雄赳赳的准备上阵厮杀的蟋蟀。罗锅锅把公鸡交到骟鸡匠的手中,骟鸡匠把公鸡放在地上,一只脚踩着公鸡的头,左手紧紧地抓住公鸡的两个爪子,右手动作麻利地撕掉公鸡屁股上的绒毛。公鸡的身体在骟鸡匠的手中痉挛着,发出极为压抑的咯咯声叫。骟鸡匠从腰间摘下一把锋利的短刀,一刀划过,小公鸡的尾部流出来一咕噜青色的物件。骟鸡匠一只手捏住这一咕噜物件,从腰间抽出了另一把短刀。一刀下去,那一咕噜东西就和公鸡脱离了。骟鸡匠一扬手,那一咕噜青色的物件就带着腥味飞到了墙角,一条黄色的笨狗欢天喜地地跑过去,叼起那一咕噜物件跑远了。

  我知道,哪一咕噜物件,就是小公鸡的睾丸。没有了睾丸,小公鸡此后就变成了太监鸡,它既不能像公鸡一样打鸣,也不能像母鸡一样下蛋,它只会拼命长肉。在南方很多地方,人们把这种做了绝育手术的公鸡,叫做肉鸡。没有做过绝育手术的公鸡,肉味土腥;而做了绝育手术的公鸡,肉味鲜美。

  骟鸡匠从腰间取出钢针,穿针引线,动作极为麻利。他在小公鸡的屁股上缝了几针,咬碎血淋淋的细绳,放开手脚。小公鸡惊惧起身,歪歪斜斜地跑了两步,然后满怀羞愧地逃到了屋檐下。

  罗锅锅和骟鸡匠说着什么,他们连说带比划,但是我听不见,我只听见他们的嘴唇在动,但是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如果瞎子在身边,他一定能够听见的。瞎子的耳朵极为灵敏,它连树叶飘落地面的声音都能听见。

  然后,我看到罗锅锅从房屋的背墙处扛来了小饭桌,摆在了当院里。罗锅锅背对着我坐着,骟鸡匠面对着我坐着。从灶房里走出了罗锅锅的婆娘,她的腰身倒没有罗锅锅,但是蓬头垢面,臂长腿短,看起来就像一头大猩猩。

  罗锅锅的婆娘手中端着一个木盘,木盘里放着两碗拌汤,拌汤是北方极为常见的农家饭,其实就是给面糊糊里放上碎菜叶。罗锅锅的婆娘把两碗拌汤放在小饭桌上,她提着空木盘走回厨房,一只母鸡咯咯叫着兴冲冲地跑过来,想要吃点掉落饭桌的拌汤。罗锅锅起身轰赶母鸡,母鸡惊慌失措,它扑楞着翅膀一直跑到了房檐下,和刚刚昨晚绝育手术的小公鸡惺惺相惜,同病相怜。然而,接着我就看到了极为不解的一幕。

  我看到骟鸡匠的手摸向腰间,然后他的手指在罗锅锅的拌汤碗上弹动了一下。我没有看清到底有什么东西掉落在罗锅锅的拌汤碗里,也许什么东西也没有掉落。

  罗锅锅赶走了母鸡,然后心满意足地坐在小饭桌旁吃饭。他们两个人喝拌汤的声音极为响亮,就像扯布的声音一样。

  喝完了拌汤后,两个人又在说着什么,骟鸡匠准备起身,突然,罗锅锅拼命地抓挠着自己的前胸和后背,好像奇痒无比。骟鸡匠拍打着罗锅锅,看起来极为关切。两个人一起走出了院门,向着村口的大槐树下走来。村道上陆陆续续来了几十个人,他们都好奇地问:“怎么了?怎么了?”

  罗锅锅痛苦地说:“身上痒得难受,比死还难受。”

  围观的人面面相觑,不知道该怎么办?

  骟鸡匠说:“我以前认识一个神医,各种疑难杂症,手到病除,他就在这一带悬壶济世,奔走行医,要是他在就好了。”

  骟鸡匠刚刚说完,村口就出现了一头毛驴,毛驴的背上驮着一个花白胡子花白头发的人,他看起来就像传说中不食人间烟火的世外高人一样。刚才我只顾看着骟鸡匠和罗锅锅,没有留意他什么时候出现在了村口。

  骟鸡匠一看到这个骑在毛驴上的人,就大声喊道:“陕西地方邪,说曹操,曹操到。我说的神医就是他。”

  神医骗腿下驴,他看着罗锅锅弯曲的前胸和后背说:“这有何难。”

  神医让罗锅锅躺在一张木板上,罗锅锅顺从地躺上去,就像一条虾米一样。神医从驴背上摘下药葫芦,给手心倒了黄色的药水,然后浇在罗锅锅的背上,用力搓动,罗锅锅啊呀啊呀地呻唤着,满脸都是痛苦的神色。神医搓完了后背,又搓前胸,罗锅锅像条虾米一样在木板上扭曲着。

  然后,神医又从驴背的另一边摘下药葫芦,这次,倒在手心的是白色的药水,也可能是清水。神医把白色的药水倒在罗锅锅的后背上,还没有搓动几下,白色的水突然变成了红色。

  围观的人一齐发出了惊呼声。

  在人们的惊呼声中,罗锅锅慢慢站了起来,他活动活动身体说:“啊呀,神了,一点都不刺痒了。”

  围观的人群一齐用葵花朵朵向太阳的神情望着神医。

  我站在老槐树上,把这一切看得清清楚楚,我可以断定,这是骟鸡匠和神医一起给罗锅锅下套,然而,神医到底用的是什么药水,能够瞬间变成红色,又能够消除罗锅锅身上的奇痒,我想不明白。

  神医一出手就治愈了罗锅锅身上的奇痒,这个消息像夏天厕所的苍蝇一样在村庄里漫天飞舞,全村人都跑出来看稀奇。他们围着神医,有的说自己腰疼,有的说自己腿疼,神医从驴背上的布袋里取出膏药,就着火堆烤糊,然后趁热贴在那些人疼痛的地方,那些腰疼腿疼的人立即就不疼了。他们对神医感激不尽。

  神医的口袋里装满了各种纸币和银元后,就骑在驴背上离开了。而在此前,骟鸡匠已经离开了,我看到他藏在村庄西面两三里外的一片树林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推荐小说魔戒全集(共四部) 飘邈之旅 小兵传奇

冷知识 读书名言 道德经 国学 四大名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