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
中国式骗局大全

唯历史 > 中国式骗局大全 > 第369章:阴险尹朝奉

第369章:阴险尹朝奉

  我们在旷野坐等天亮,有一颗流星从东面的天际悄然滑过,拖着长长的发亮的尾巴。流星过后,漫天的星星渐渐稀疏。黑暗如同潮水一样渐渐退去,远处的山峦,近处的树木,渐渐浮出海面。

  我们回到了县城里。

  这一天午后,有人在县城里哐哐哐敲着铜锣,高声叫喊:“枪毙杀人犯,枪毙杀人犯。”

  县城里万人空巷,人们都拥挤在监狱前,等着观看死刑犯二流子从监狱里被带出来。二流子的两只手臂被绑在身后,两个警察像拖死狗一样把他拖出来,二流子的一只鞋掉了,露出多日没洗的肮脏的脚,另一只鞋耷拉在脚趾头上,摇摇晃晃。

  围观的人群看到二流子,呼啦一声涌上去。有慌慌张张地退后来。二流子的眼睛睁得像鸡蛋一样大,满脸都是不服气的神情,但是他说不出一句话来。他的嘴巴里塞着一团布片。

  监狱外的一棵大树下拴着几匹马,马细长的腿脚在不安分地踩踏着地面。两名警察把二流子抬起来,搭在一匹马背上,其余的警察骑着马,牵着这匹马向远方的山沟跑去。围观的人群反应过来,呼啦啦地吆喝着跑在后面。

  马群和人群的距离渐渐拉开,转过山脚,前面是万丈深渊,人群看到二流子跪在悬崖边,一声枪响。二流子扑倒在地上。

  警察离开了,人群还舍不得离开,几个胆大的人跑过去,看到二流子的脑壳被一枪揭开,浓稠的脑浆流了一头一脸。

  我回到县城的时候,熊哥说:“快去尹家宅院。”

  我不解地问:“现在还去尹家宅院干什么?人都死了。”

  熊哥笑着说:“没想到我这条计策把呆狗这个老江湖都骗过去了。那个死的人不是二流子,是一个真正的杀人犯。二流子这回还藏在山里。我派人提前带着杀人犯,穿着和二流子一样的衣服,藏在山脚下的树丛里。二流子被从监狱里带出来。所有人都看到了,但是,在经过山脚下的树丛里时,我来个狸猫换太子,二流子藏在树丛里,杀人犯被带到悬崖边。子弹从后脑勺打进去,揭开了杀人犯的天灵盖,脑浆流了一脸,谁也认不出这个人到底是杀人犯还是二流子了。”

  我惊讶地说:“这个狸猫换太子,真是高招啊。”

  熊哥说:“尹朝奉他不是不出洞嘛。现在我们引蛇出洞。看看他会怎么样。”

  我高兴地说:“我这就去。”

  我向着尹家宅院一路狂奔,来到宅院时,已经日近黄昏。我爬上一棵大树,观察宅院里的动静,我看到宅院里一片寂静,宅院旁边的村庄也一片寂静,估计观看枪毙犯人的人们,都还没有回到村庄。

  我跳进宅院里,顺着池塘东拐西拐,来到了那个女人的房门前。房门虚掩着,我侧耳倾听,听到里面没有任何动静,就推开了房门,爬上了房梁。

  我在房梁上刚刚站稳,就看到房门里走进了一个人,油灯点亮后,我看到是那个女人。那个女人坐在炕棱板上,一脸幽怨。她没有出去观看枪毙犯人的场面,他不知道今天县城发生的事情。

  女人在油灯下枯坐了一会儿,然后解开裤带,抚摸着自己隆起的肚子。啊呀,这个女人居然怀孕了。怪不得她一直很不开心,怪不得她一直哀求尹朝奉救出二流子。

  女人把自己的肚子摸了好大一会儿,然而系好裤带,望着灯花出神。我看到一滴泪水从她的眼角悄然滑落,挂在腮边。

  房门又一次被推开了,女人站起身来,看到是尹朝奉走进来,她急切地问:“事情怎么样了?”

  尹朝奉笑着说:“今天我去县城,见到了警察局长,给了他十块蒜头金,他答应我,过几天就把你男人放出来。”

  女人的脸上露出了欣喜的神情,一连声地说:“那就太感谢大哥您了。”

  尹朝奉说:“今天晚上你就先回去,把家里收拾好,等你男人回来。”

  女人喜上眉梢:“那实在太好了。”

  尹朝奉又笑着叮咛一句:“咱两个的那种事情,可不能胡乱给你男人说。”

  女人害羞地说:“你把我男人救出来,就是我一家人的恩人,我以后处处都会替恩人着想的。”

  尹朝奉说:“你赶快收拾一下,我一会派人送你回家。”

  我站在房梁上,听着他们的谈话,感到尹朝奉阴险无比。他今天一定藏在人群里看到枪毙二流子的情景,即使他没有去,他也一定听说了,就是今天,在这个房间之外的每一寸空间里,人们都在谈论二流子被枪毙的事情,尹朝奉不可能不知道。而现在,却说要把这个女儿送回家,让等着二流子回来,这里面一定有什么阴谋。尹朝奉肯定不知道二流子还活着。

  尹朝奉走出去了,虚掩上房门,那个女人兴奋不已,昏黄的没有灯光照着她一张容光焕发的脸,她哼着小曲儿,开始收拾自己的衣物。突然,她停住了,把手掌放在肚子上,抚摸着,幸福地说:“小坏蛋,别踢,我们要回家了,你爹也快要回来了。往后我们一家三口安安生生过日子,再不让你爹去赌场了。”

  大约过了半个时辰,房门外走进了两个人,女人没有见过他们,脸上带着惊讶。那两个人说:“我们是下人,东家派我们两个送你回家。”

  女人问:“东家呢?”

  那两个人说:“东家忙得顾不上过来,就让我们送你。”

  女人不再怀疑,一口吹灭油灯,跟着那两个人出去了。

  我从房梁上跳下来,远远地跟着他们。我想着他们会从正门出去,没想到他们拐到了后花园,要从后门出去。我听见女人问:“怎么走后门?”一个人说:“大太太住在前门口,不方便。”女人不再说话。

  我翻墙而出,顺着院墙角溜到后门外,看到后门口停着一辆马车。

  那两个人和女人上了马车,马车轻快地驶向远方,我放心不下这个女人,就追了上去。更准确地说,是放心不下这个女人肚子里的孩子,到了我这个年龄,对于孩子有一种与日俱增的亲近感,尽管这个孩子还在女人的肚子里,但我也觉得自己有责任保护他。

  追出了几里地,马车来到十字路口,车夫一声鞭响,马车驶向右边的小道。我听见女人在车上大喊:“错了,错了,我家在左边,我家在左边。”

  车夫和车上的人都一言不发,车夫又甩响了手中的长鞭,马车跑得更快了。

  我知道车上情况有异,赶紧加快脚步赶上去。夜色深沉,我就跟在马车后几丈远的地方,他们也发现不了我。

  我听见马车上女人在高声哭喊,一个男人恶狠狠地说:“再喊,就把你丢下去喂狼。”另一个男人说:“事到如今,我也实话告诉你,这一切都不怪我们,只怪尹朝奉,他把你卖给了妓院,我们只是给人家跑腿的,拿了人家的钱,就要把你送到人家手里。”

  女人哭得凄凄切切:“我要回家,我男人回去后找不到我,我要回家。”

  那个男人说:“你还做梦吧,你男人今天后晌都挨了枪支,脑盖子都被打得揭开了,你还想找你男人?”

  女人不再说话,这是呜呜啼哭。远处传来了野狼声音压抑低沉的嚎叫声,在钢青色的天幕的衬托下,我看到远处的山岗上站着一匹野狼的黑色剪影。那个一直没有说话的男人骂道:“再哭,再哭就把你丢下车喂狼。”

  女人不再啼哭。

  午夜时分,马车穿过山谷,来到了一片开阔地带,路边有一个人字形瓜庵,在灰黑色的夜幕下显得异常鬼魅。瓜庵边是一片西瓜地。马车在人字形瓜庵边停下来。一个男人说:“停车,停车,我要去瓜庵里看看。”

  那个说话的男人走进了瓜庵,划燃了火柴,突然一声惊呼:“啊呀,我的老爹啊,这里面还有西瓜哩,不见看瓜的老汉。”

  听说瓜庵里有西瓜,另外一个男人用绳子把女人绑在车辕上,然后和车夫一起跳下车,走进瓜庵。他们奔波了大半夜,一个个又累又渴,瓜庵里传出了猪抢吃猪食的声音。

  我悄悄跑过去,跑到马车跟前,把女人手上的绳子解开了。然后拉着女人跑上了一道小山坡。站在山披上,我听见黑暗中传来失魂落魄的叫声:“有贼,有贼,贼把女人抢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推荐小说魔戒全集(共四部) 飘邈之旅 小兵传奇

冷知识 读书名言 道德经 国学 四大名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