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
中国式骗局大全

唯历史 > 中国式骗局大全 > 第368章:屋顶上有人

第368章:屋顶上有人

  我藏身在湖水里。我的嘴里噙着中空的芦苇杆,在尹家宅院这个漆黑的夜晚,没有人会留意到有人藏身在湖水里。

  尹家宅院忙乱了很久,才陷入宁静。天上飘起了零星小雨。但很快就停止了。我从湖水中湿淋淋地爬起来,望见天空残星如豆,四野静寂无声,便从院墙翻了出去。

  我回到县衙门口,县衙黑漆漆的大门关闭着,我一纵身跳上墙头,然后轻飘飘地跳下去,来到了熊哥所住的房间里。熊哥在县衙里有一间小房屋。工作繁忙的时候,他就住在这里。我们约好了会在这里见面。

  我轻轻地叩响门环,一、二、三,三下过后,房间里点亮了灯光,灯光染白了窗棂。房门轻轻地打开了。熊哥一直没有睡觉,他熄灭灯后,和衣躺在床上。

  我刚想给熊哥说今晚看到的情况,突然发现熊哥脸色和眼色都不对,我立即意识到情况有异。

  熊哥粗声大气地责骂:“你这个狗奴才,我让你去查看枪毙人的那个地方怎么样,你怎么现在才回来?”

  我立即顺着他的话说:“局长,实在不好意思,路上不小心掉进水沟里,差点没命了。”

  熊哥声色俱厉地骂道:“你能干个啥?你脖子上长这个玩意只会吃饭?天亮就要枪毙人了,你现在才看地方回来。你能干个啥?”

  我不知道熊哥说的是什么地方,也不知道他怎么会说到要枪毙人。熊哥这样说。房间里肯定有人在偷听我们的谈话,就像我前半夜在偷听尹朝奉和那个女人的谈话一样。我去偷听尹朝奉谈话,没想到却有人在偷听熊哥谈话。这个人是什么来头?谁派他来的?他藏在哪里?我都不知道。

  但是,我不能查看。我们在明处,这个人在暗处,我们任何一点细小的举动,都会引起他的怀疑。所以,我只能装着受了委屈,低着头。

  熊哥又没好气地说:“走,跟我走。到监狱去看那个二流子去。今晚可不能出任何差错,天亮后就送他见阎王。”

  我赶紧顺着熊哥的话说:“对对对,天亮后就送他见阎王。”

  我们走出房门,一前一后地走到县衙大门口,叫醒看门的老大爷。老大爷披着夹袄开门后,我们走到了门口的大槐树下。

  直到现在。熊哥才悄声告诉我说:“房顶上有人偷听。”

  我明白了,这个贼一定是爬在熊哥的房顶上。揭开一张瓦片,向下面偷窥偷听。江湖上把这叫做“钻天窗”。这个贼简直自取其辱,熊哥何等样的人物,岂能识不破这点伎俩。

  熊哥又悄声说:“别回头看,后面有人跟踪。”

  我一直没有回头看,熊哥也一直没有回头看,但是我没有感觉到异常,熊哥感觉到了有人跟踪。江湖技艺无穷尽,能达到熊哥这种水平的,就是顶尖高手了。

  我悄声问:“这个人是尹家派来的?”

  熊哥也悄声说:“尹朝奉的眼线。”

  监狱在县城郊外,熊哥来到的时候,看守对着熊哥点头哈腰。熊哥站在房檐前,故意放大声音说:“天亮后,给那个杀了人的二流子送点酒肉,这是他在阳世的最后一顿饭,让吃好点。”

  看守等着懵懂的眼睛问:“这就了结了?”

  熊哥咬牙切齿地说:“对这种恶贯满盈的人,早死早托生。”

  看守看着熊哥的神情,赶紧说:“是,是。”

  熊哥又大声说:“最后半天了,你们得把人看好,不准有半点差错,要是出了差错,先枪毙了你们。”

  看守陪着笑脸说:“局长您就放心吧,出不了任何差错的。”

  熊哥转身离去了,我也跟着离去了。我们走在回县城的路上,熊哥向后看看说:“眼线走了。”

  我说:“这个狗日的尹朝奉胆子也太大了。”

  熊哥说:“昨天晚上,我刚刚回到房间,点亮油灯,看到地上有两滴水,我立即就明白,有人在房顶上开了洞,前半夜落过一场零星小雨。谁在盯梢我?这段时间我正在查尹朝奉的案子,八成是尹朝奉派人过来盯梢我。于是,我就故意叫人过来,安排明天枪毙二流子的事情。”

  我说:“我今晚在尹家宅院看到了尹朝奉,他和一个女人在睡觉,那个女人有什么事情想要托尹朝奉办。这个女人和这个案子有没有关系?|

  熊哥说:“这个女人八成是二流子的老婆。二流子投案后,他老婆就不见了。听人说,尹朝奉以前就觊觎二流子老婆的美色。我想,这件事情应该是这样的:尹朝奉杀了人,逼二流子顶缸,洗脱自己,又霸占二流子的老婆,这是个一石三鸟之计啊。”

  我惊讶说道“如此说来,这个尹朝奉太恶毒了。二流子老婆长得确实好,可惜嫁给二流子这个烂脏货。”

  熊哥说:“世界上的二流子,找的都是好老婆。这个世界就是这么奇怪。二流子都是不务正业,吊儿郎当,可是在一些长相俊美的女孩子眼中,认为这就是风度和气质,认为这就是男子汉气概。唉,可惜啊,一旦跳入火坑,想要爬上来,千难万难。”

  天空中阴云飘散,一颗颗星星竞相从云层后露出来,熊哥抬头看看天空,接着说:“尹朝奉这个老狐狸,想查看我们的情形,我就来了欲擒故纵,让他自己现行。他的尾巴一露出来,我们就能抓住了。”

  我感慨地说:“熊哥,我觉得你还真的适合干这个差事。”

  熊哥嘿嘿笑着说:“哥在关外这么多年,经常给人干断案的事情。哥考考你,有一年春天,人们发现一个人吊死在房梁上,面孔扭曲,显得非常可怖。屋子空荡荡的,没有桌子没有椅子,啥都没有,连一块砖胚都没有。这个人脖子上系着绳索,双脚离地有两尺来高,地面上有脸盆大的一圈水渍。人们发现他的时候,他已经死得硬梆梆。都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死的。哥先问你,这个人是自杀还是他杀?”

  我想了想说:“肯定是他杀。”

  熊哥笑着说:“根据是什么?”

  我说:“房间里什么都没有,他双脚又离地两尺高,如果他自杀,总得有双脚能够踩到的东西。而现在什么都没有,那么肯定就是别人把他吊死在了房梁上。”

  熊哥说:“如果是别人要杀害他,杀害他的方式有很多种,何必要用这种最难做的吊死呢?”

  我想了想说:“一定是别人先把他打死,然后把他吊死在房梁上,伪装自杀现场。”

  熊哥说:“这又不对。如果别人先打死他,然后把他吊起来,他的面孔就不会扭曲变形。他的面孔扭曲变形,是因为他在痛苦挣扎,才会这样。”

  我说:“你的意思是说,这个人自杀?”

  熊哥点点头说:“是的。”

  我说:“自杀?我实在想不明白,他怎么会自杀?”

  熊哥说:“关外冬天极度寒冷,滴水成冰,这个人是站在冰上自杀的,尸体保存完好。在绳索套上脖子的时候,他有过挣扎,可是冰块滑溜,他再也不能站稳解开脖子上的绳扣了。春天来了,春暖花开,冰雪融化。这个人脚下的冰也融化了。所以,房间里只剩下了一滩水渍。”

  我惊讶说道:“啊呀,还真是这样的。”

  熊哥说:“隔行如隔山,做这一行不容易。验尸的人,被叫做仵作,是下里巴人,上不了台面,可是,仵作里面的学问深着呢。发现尸体,仵作先要查看是不是有伤痕,是什么伤痕,然后根据伤痕来判断死因。我再问你,如果尸体身上头上都没有任何伤痕,皮肤也很正常,你能猜出来是怎么死的?”

  我说:“该不会是吞药死的?”

  熊哥说:“不会的,如果吞药而死,皮肤会起变化,比如发青发红,会有斑点淤血。”

  我想了想说:“哦,我明白了,一定是被人捂死的。”

  熊哥说:“也对也不对。遇到这种情况,就要查看脖子,看脖子是否柔软。如果柔软,那么是喝酒突然死亡;如果僵硬,那么一定是被人捂死的。”

  我说:“如果被人捂住嘴巴,一定会拼命呼吸,所以脖子就会僵硬,是不是这个道理?”

  熊哥笑着说:“是这个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推荐小说魔戒全集(共四部) 飘邈之旅 小兵传奇

冷知识 读书名言 道德经 国学 四大名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