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
中国式骗局大全

唯历史 > 中国式骗局大全 > 第307章:赌场无底洞

第307章:赌场无底洞

  菩提问:“那一天,你在哪里?我们都被抓走了,你怎么逃脱了?”

  我说:“我出去买吃的,看到小千和骑马的人一起出城,我就知道要坏了。那些人肯定是去找你们了,所以我就躲起来了。”

  菩提笑着说:“人都说呆狗很呆,其实一点不呆,呆狗很聪明的。那些人带着小千就是去找我们的,我们都被关进了监狱里,高树林被枪毙,其余的人被关了一年才放出来。”

  我问:“后来呢?啊呀,我前些日子好像在这里见到青儿了。他在妓院当姨娘。”

  菩提说:“是的,他就是在妓院当姨娘。我见过她几次。”

  我问:“你的那两个徒弟小千和小万呢?”

  菩提说:“小千后来回家了,小万也回家了,但是小万回家后,他娘死了,他爹娶了后娘,后娘总是找机会揍小万,小万后来又跑出来找到我。”

  我问:“后来呢?”

  菩提说:“小万出师了,在关中这一带晃悠。”

  第二天夜晚,我又换上了夜行衣,来到城墙脚下的那家僻静的客栈,等候那个独角仙会出现。

  那天夜晚,我依然一直等候到黎明时分,仍然一无所获。那天晚上,我唯一见到的一个人是醉汉。醉汉摇摇晃晃地沿着城墙行走,走着走着,就想攀着城墙走上去,可是总也走不上去,他就开始骂骂咧咧。骂了足足有一个时辰,他就躺在地上呼呼大睡。后来,他睡醒了,酒也醒了,就笔直地走回家去。

  天色渐渐明朗,我从客栈门口的那棵大树下溜下来,满怀失望地走向教堂医院。从河防图失窃到现在,已经好几天了,估计独角仙早就来过了,或者根本就没有来,他偷窃了河防图后,去往了另外的地方。

  现在,最急需的不是找独角仙,而是找河防图。

  独角仙偷盗了河防图后,估计会认为没有什么用处,随手丢掉的。河防图当时是装在皮包里,独角仙在偷盗了皮包后,肯定会在离开不远的地方,打开皮包查看,看到里面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就随手丢掉。

  现在,我要找到河防图,只能去僻静的地方寻找。可是,好几天已经过去了,即使独角仙丢掉了河防图,肯定会被风吹到了哪个不为人知的地方的。

  河防图画在两张纸上,要在西安城里寻找两张纸,简直比大海捞针还难。

  回到教会医院,又看到神行太保刚刚回来,他又赢钱了,他又是神采飞扬。

  神行太保说:“今天晚上,我们还是在老地方打牌,你去看看吧,我保证你看不出来他是如何出千的,我们打赌。”

  自从跟着亮子学会了更高级的千术后,我还没有现场实习过,突然听到神行太保说愿意带着我去捉千,禁不住心痒难耐。

  连续两天过去了,连独角仙的一根头发都没有看到,算了,今晚还是跟着神行太保去捉千吧。

  黄昏来临的时候,我跟着神行太保来到了那家赌馆。

  那家赌馆坐落在一片树林里,从外面看不到任何灯光。如果没有人带路,即使走到了树林中,也不知道这里面掩藏着一家赌馆。

  神行太保带着我,走进了树林,然后沿着一条向下的甬道,行走了十几丈,转弯,推开一扇沉重的木门,突然看到灯火辉煌,烟雾缭绕。这是树林的地下室,地下室里放着几十张麻将桌,每一张麻将桌边都坐着人,更为奇怪的是,居然还有女人也在打麻将。那几个女人穿着花色旗袍,头发烫成了大波浪,嘴唇涂得血红,指尖夹着香烟,时不时地优雅地吸两口。看得出来,能够出入这里的女人,都不是普通人家的女人。

  神行太保走进来后,一言不发,坐在了靠里面的一张空座位上。伙计拎着茶壶,颠着小步跑过来,在神行太保的面前放了一个瓷缸,往里面倒满了土黄色的东西。神行太保把瓷缸端给我,我接过去,闻到了一股淡淡的令人心旷神怡的香味。这是咖啡,不过那时候我还不知道这种东西的名字。

  他们开牌了。

  我看着他们每个人的神态,能够感觉到这一桌子上的人都是老手。牌场上的老手和新手区别很大。新手揭起一张好牌或者烂牌,脸上总会带着表情,而老手的脸上是不带表情的,甚至你在他的眼睛里也看不出任何表情。

  我能看出来,神行太保和坐在他下手的那个瘦子是联手。因为那个瘦子每次净牌后,都会把牌反扣在桌面上。只要他一反扣在桌面上,神行太保必定就会出万字;如果那个瘦子把他面前竖起的十三张牌最左边的一张和其他牌稍微空出来一点,那么神行太保肯定就会出筒子;如果瘦子把最后边的一张和其他牌稍微空出来一点,那么神行太保肯定就会出条子。

  其实,这是麻将桌上打联手出千最基本的一种方式,只要你多观察几次,就一定能够看出来。

  神行太保有两个晚上在这里赢钱了,那么也就是说,他和这个人打联手最少有了两个晚上。牌场上的都是高手,如果别人能够经过两个晚上联合出千,而自己还没有看出来,那肯定就不是高手了。神行太保和这个瘦子这样做下去,非常危险。我一定要提示他们一下。

  我走过去,对神行太保说:“快点走吧,你爹让你今晚别回来太晚,明天还要走亲戚。”

  神行太保沉浸在牌场里,他头也不抬地说:“急什么呀,还早着呢,你想回去你就回去吧。”

  坐在神行太保对面的是一个胖子。胖子也顺着神行太保的话说:“急什么呀,还早着呢。”

  神行太保不愿意回去,而他还赢钱了。此事,即使他想回去,估计对面的胖子也不答应了。按照牌场的规矩,如果这个时候赢了钱的人想走,就得把钱拿出一大部分,或者全部,这样才能走人。可是,想要神行太保把赢了的钱再还给对方,就像从老鹰嘴里夺走兔子一样,是完全不可能的。

  我只能寄希望于,牌桌上的另外两个人,今晚再放神行太保一马,让神行太保平安回去。只要今天晚上顺利回去,明天我一定要拖住神行太保,坚决不能再来这家赌馆了。

  我的想法刚刚冒出来,牌场上的形势就发生了变化。

  解下来的几盘里,神行太保还是给瘦子提供和牌,但是,瘦子一张也没有和,和牌的人变成了胖子。神行太保净牌后,也是按照瘦子那种出千的方式,想和万字,就把面前的十三张牌全部推倒;想和筒子,就把最左边那张牌稍微和别的十二张牌之间露出一点空隙;想和条子,就把最右边那张牌稍微和别的十二张牌之间露出空隙。可是,瘦子没有给神行太保提供任何一张能够和牌的牌。

  我已经看出来了,瘦子出卖了神行太保。神行太保自以为瘦子是个出千高手,和他联手对付另外两个凯子,其实人家三个人都不是凯子,是凯子的人,只有神行太保。

  神行太保已经连输几盘,而是输的都是自摸。桌子上的那三个人,轮番自摸,而神行太保连一次和牌都没有。这里面绝对有问题,我已经看出来,是三个人联手对付神行太保,但是神行太保没有看出来。

  有打了几盘,神行太保还是没有赢一盘,他面前的筹码已经剩下了刚才的一半。我再次走上去,拉着神行太保说:“快回家,时候不走了。”

  神行太保看着我,眼睛直勾勾的,布满了血丝,看起来很吓人,他对我发脾气:“你烦不烦?想回去自个回去。”

  胖子和瘦子看着我,另外一个分头也看着我,他们都对我很不满意:“你这个人真是的,人家不愿意回去,你把人家抢回去。真是的。咸吃萝卜淡操心。”

  我不能再说什么了,我只能看着神行太保继续输钱。

  我想弄懂对面的胖子是怎么出千的,可是我连着看了好几盘,也没有看出名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推荐小说魔戒全集(共四部) 飘邈之旅 小兵传奇

冷知识 读书名言 道德经 国学 四大名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