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
中国式骗局大全

唯历史 > 中国式骗局大全 > 第305章:寻找河防图

第305章:寻找河防图

  菩提一惊,差点从架子车上滚下来。

  我按住菩提,说:“我们先去医院,回头再说。”

  菩提看着我,感慨地说:“你可和以前一点都不一样了,一点都认不出来了,你这些年去了哪里。”

  我说:“以后我们慢慢再说。”

  巷子尽头有一家医院,是穿着黑色长袍的外国人开设的教会医院,我让神行太保把菩提拉到了这家医院里,叮咛他照看好,我夜晚会回来,然后就离开了。

  菩提挣扎着从病床上坐起来,我看到他似乎有满肚子的话要给我说,可是我现在很忙,没有时间听他说。

  我要去关西帮。

  在关西帮的大堂里,几十个人按照级别高低坐在两边,郭振海坐在中间,他看起来心事重重。

  关西帮的势力渗透进了西安城的各个江湖行业,这个帮派的影响波及到了这座城市的各个角落。即使丢失一头猪,只要告诉了关西帮,关西帮也能够找出来。可是,河防图丢失了好几天,却没有任何线索。从各方面反馈过来的消息,都是没有人见到河防图,没有人偷窃河防图。

  当时的中国军队和日本军队夹河对峙,谁也不敢贸然渡过波涛汹涌的黄河,黄河天堑对于双方都是天堑,中国军队可以凭借黄河阻挡日军进攻,日军也可以凭借黄河阻挡中国军队反攻。为了阻挡对方的进攻,中国军队在西面深沟高垒,日本军队在东面严阵以待。双方排兵布阵,在几乎每个可以登陆的地方,都布置了重兵,剑拔弩张,一触即发。

  当时,中国军队有一种超级武器,叫做三十二倍十五榴,这是当时从德国进口的超能武器,是当时最有威力的大炮,每颗炮弹需要四个人抬着才能够装填进炮管里。这些大炮部署在潼关的黄河渡口,防范日军从潼关渡口偷渡。

  日军也知道黄河对岸的中国军队有这种超能武器,所以不敢以身试炮。中国军队为了能够让这种超级大炮发挥最大的威力,就派出了两名侦察兵,夜晚爬在羊皮筏子上偷渡过去,摸清了黄河对岸日军的炮兵阵地和兵营驻地,画成了一张河防图,又偷偷回到黄河西岸的中国阵地。当时,因为三十二倍十五榴极为珍贵,炮弹极为昂贵,而且因为德国和日本结成了邪恶轴心,中国军队无处购买,所以,每打一发炮弹都要经过最高指挥蒋介石同意。所以,这份河防图从潼关前线秘密送往了西安,然后准备从西安秘密送往重庆。一同送往西安的,还有中国军队在黄河西岸的河防图,和三十二倍十五榴的炮兵阵地方位。

  为了躲避日本特务的追踪,侦察兵穿着便衣,身上带着河防图,来到了西安。可是,他刚刚到西安,河防图就被偷走了。

  军方认为能够从嗅觉敏锐的侦察兵身上偷走河防图的,只会是江湖上的老荣,而且是老荣中的高买,所以,他们找上门来,让关西帮帮主郭振海交出高买和河防图。这份河防图事关重大,如果落入了日军手中,日军只需要部署基本大炮,隔河发射,就能够摧毁中国军队苦心经营数年的河防阵地,然后,日军渡河进攻,占领潼关。潼关是西安的门户,从潼关到西安,仅有几百里,一马平川,畅通无阻。自古就有“潼关在,西安在;潼关失,西安失”的说法。而从西安翻越秦岭,就可以进入四川盆地,占领当时蒋介石和国民政府所在的重庆。

  这条进攻路线,沿袭的是当年蒙古灭宋的进攻路线。全面抗战一爆发,一支日军在东南沿海发功攻击,占领上海、南京,摧毁中国的工业基地;另一支日军出奇兵,走险道,占领山西,然后准备渡过黄河,进入关中平原,进而占领四川盆地。

  日军在黄河岸边,和中国军队对峙长达四年之久。如果河防图被日军得到,后果不堪设想。

  军方认为是关西帮偷走了河防图,但是关西帮仔仔细细调查了帮中每一个老荣,大家都说没有干过这种事情。

  郭振海和亮子对帮中弟兄很熟悉,他们知道在这种关乎帮派生死存亡的紧要关头,是没有人敢说谎话的,是没有人敢干这种泼天大事的。

  可是,帮中没有人偷窃,那么会是谁偷盗了河防图?

  郭振海让大家每个人都提供线索,一定要把这个老荣抓住,为关西帮洗刷不白之冤。而军方认为,除了关西帮,没有人敢,也没有人有能力从侦察兵身上偷走关乎两国命运的河防图。

  那天的会议不欢而散。

  散会后,我故意走在最后,等到亮子走出来后,我和他走在一起,问道:“河防图是在哪里丢失的?”

  亮子说:“在城墙角的一家客栈。”

  我问:“既然是军方的人,为什么来到县城,不去军方报到,而住在客栈里?”

  亮子说:“这个侦察兵那天刚刚进入城门,城门就关闭了,当时天色已晚,他准备先在客栈里住一晚,第二天再去报到。没想到,就在这一晚上,河防图丢失了。”

  我分析说:“河防图对于军方是非常重要的东西,而对于平常老荣却一钱不值,废纸一张。所以,我判断老荣不会偷取的。”

  亮子说:“你是说,河防图是日本特务或者汉奸偷取的。”

  我继续分析说:“按照平常的思维推理,偷窃河防图的,只会是日本特务,但是,你刚才说了,这个侦察兵是最后一个进入城门的,他一进入城门后,城门就关闭了,那么,就免除了后面有人跟踪,和跟踪人窃取的可能。谁会追踪一个穿着便衣的侦察兵,只会是日本特务和汉奸。然而,日本特务和汉奸被关在了城墙之外,显然就排除了偷窃的可能。”

  亮子赞叹地说:“你的分析非常正确,我也是这样想的,军方也是这样想的,所以,他们一口咬定是我们的人偷窃了河防图。”

  我说:“可是,我们的人都说没有偷窃这东西。”

  亮子接口说:“这就是这件事情蹊跷的地方,不是日本特务和汉奸干的,我们的人也没有干,那么会是谁干的?”

  我说:“会不会是独角仙?”江湖上把独来独往的飞天大盗,叫做独角仙。

  亮子说:“只剩下了这一种可能了。”

  我突然想起了菩提。菩提就是一个独角仙,这些年来,他独来独往,行踪飘忽,手段高明,技艺超群。那天晚上,他来到那个老仆人家中,把人家值钱的东西都偷光了,而我用半截砖和瓦片偷偷换走了他所有的赃物。菩提一直都是一个见什么就偷什么,任何有价值的东西都不放过的人。一般的小偷不会偷这种河防图,但是,只有菩提这种独角仙才会偷。

  我越想,越觉得菩提的可能性越大。我和亮子匆匆告别后,就急急忙忙奔往教会医院。

  教会医院里,菩提一个人躺在铺着白色床单的病床上,好像已经睡着了,我一走进来,他就挣开了眼睛。

  没有看到神行太保,我就问菩提,神行太保呢?

  菩提说,他出去很久了,说他很快就会回来,但是都过了几个时辰,还没有回来。

  我想,神行太保肯定是去赌博了。当年那个风华正茂的江湖少年,如今沦为了眼睛血红的赌徒。

  菩提看到我很高兴,他坐了起来,准备和我好好聊聊这些年分开后的见闻。我也很想和他聊这些,可是现在时间紧迫,我没有心思和他说这些了,我单刀直入地问:“有一天晚上,你去了一户人家,那户人家只有一个老仆人,你把他家值钱东西都拿走了,一包一包从院门的门槛下塞出去。然后,你到了院门外,背着这些包裹回家,打开一看,里面全是破砖烂瓦。”

  菩提说:“确实有这件事情,那天晚上,不知道那个贼把我的东西偷了。这个挨千刀的。咦,你怎么知道的?”

  我顾不上回答他,我又问道:“从那次偷了一包破砖烂瓦后,你还开张了几单?”

  菩提说:“一单也没有开张。”

  我盯着他说:“你说谎。”

  菩提说:“那天晚上倒霉透顶,东西被人偷换了。第二天晚上,我就去了那个女人家。那个女人对我有意思,我在踩点的时候就发现了。这个女人给人当小老婆,但是他男人不行,那个玩意硬不起来。所以这个女人就夜夜守空房。”

  我想,怪不得那个女人会发出那么大的叫床声,原来是太饥渴了。

  菩提接着说:“我在这个女人家睡了几个晚上,睡出了感情,我们准备一起私奔,可是谁知道就在私奔的前一晚,被人发现了。”

  原来只要把女人弄舒服了,女人就离不开你。这话千真万确。当时有一个叫张爱玲的上海女人,在她的书中写道:“通往女人灵魂的通道是阴#道。”张爱玲是个小资女人,她就能说出这样文明的话来,其实和我说的是一个意思,我是话丑理端。

  我不想听菩提讲他这些破事,直接追问他:“你这些天天天跟那个女人在一起,没有去过别的地方?”

  菩提说:“是的,怎么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推荐小说魔戒全集(共四部) 飘邈之旅 小兵传奇

冷知识 读书名言 道德经 国学 四大名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