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
中国式骗局大全

唯历史 > 中国式骗局大全 > 第304章:妙计救菩提

第304章:妙计救菩提

  可是,怎么才能救出菩提,我们都犯难了。我说,任何事情都有很多种办法解决,我们要寻找的,是最恰当最妥切的那种办法。

  我们沿着街道慢慢向前走着,太阳升起来,照着街道两边的树木,在青石板铺成的街面上洒落了一地的细碎斑点。街道那边走来了两名穿着黑色制服的警察,我一下子有了办法。

  只要能够搞到两身警察衣服,就能够把菩提救出来。

  我们跟着那两名警察走着,走进了警察局里。警察局不大,只有几排房子。那时候的政府和警察局都是可以随便出入的。一直到上世纪八十年代,农民进城赶集,口渴了,就跑进政府院子里,看到那间办公室开着门,就喊:“来杯水。”政府工作人员就把茶杯递过去。李幺傻少年时代曾经见过在县政府大院里,县长脱了鞋子坐在屁股下面,和同样坐着鞋子围了一圈的农民交谈。

  警察局的最后一排是三间房子,窗户上钉着玻璃,门上挂着铁锁,我隔着玻璃看到有一间房屋里放着几个箱子,箱子盖上放着几件折叠好的黑色制服。

  我让神行太保给我看着人,我拿起铁锁鼓捣两下,一声轻轻的脆响,铁锁就打开了。我进去拿起两件制服,夹在棉袄里,然后手捧着肚子走出来了。

  我刚刚走出来,就看到墙角处走来了一个警察,他指着我问道:“你咋跑进去了?你干什么?”

  我说:“我不知道这里面是干啥的,看到刚才有人走出来,就就进来看看,我想找警察反映个情况。”

  那个警察说:“反映情况你跑到后面干啥呢?前面第一排,要找人去那里。”

  我笑着说:“谢谢。”然后,和神行太保飞快地离开了。

  来到僻静处,我从棉衣里取出制服,这才发现是一身单衣。警察夏天才会穿这种衣服,而现在是冬天,警察穿的都是棉衣。

  不过,有了总比没有好。我把这一身单衣套在棉衣的外面,然后带着神行太保走向菩提昨晚偷情的那户人家。

  来到了那户人家门前,我看到房门关闭着。叩响院门,出来了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他一脸晦气,眼睛里有血丝。他看到我的时候,惊讶又恐慌。

  我说:“接到有人举报,说你家窝藏日本特务,我们要搜一搜。”

  那个男人说:“怎么会呢?我是中国人,怎么会窝藏日本特务?”

  我说:“每一个人都是这样说,要证明你没有窝藏日本特务,只能让我们进来搜一搜。”

  那个男人站在门口,还是不愿意让开。我回头对神行太保说:“去警察局,多叫几个人,把这户人家男女老少全部抓起来,交给军队处置。”

  男人听到我这样说,吓坏了,急忙侧着身子让开,说:“老总你进来看看,我家真的没有日本特务。”

  我和神行太保走了进去。

  院子中间的那棵大树下,翻起了新鲜的泥土,但我知道菩提肯定不会被埋在这里面,夜半时分被我吼了一嗓子,他们没有胆量毁尸灭迹了。我拉张凳子,大喇喇地坐在院子里,对男人说:“把你家的人都叫出来。”

  男子对着房屋喊:“都出来,都出来。”房间里陆陆续续出现了四五个男人,还有一个四十多岁的女人。

  我指着这几个男人问:“这里面有没有日本特务?”

  男子说:“这都是我家的亲戚。”

  我说:“你们几个亲戚凑在一起商量什么?肯定是商量怎么窝藏日本特务。”

  男子说:“天地良心,我们不认识日本特务,要是见到了日本特务,肯定会逮住送给老总的。”

  我说:“你们家还有一个人,也叫出来。”

  男子和另外几个人面面相觑,欲言又止。

  我说:“老实告诉你,你还有一个小老婆,她在哪里?你们家有几口人,我们临出门的时候,在户籍警那里查得清清楚楚,别企图隐瞒。隐瞒身份,和窝藏日本特务同罪。”

  男人犹犹豫豫地走进了后院,过了好一会儿,他才走出来,后面跟着一个女人,女人的脸上带着伤,眼睛红肿,我望着她,看到她有三十多岁,娇小丰满。

  我看着这个女人,威严地问:“脸上为什么有伤?”

  男人不等女人回答,就说:“她自己磕伤的。”

  我声色俱厉地呵斥男人:“我没有问你,你回答什么,你是不是心中有鬼?”

  男人赶紧摆手说:“没鬼,我心里没鬼。”

  我问女人:“脸上怎么有伤?”

  女人说:“我自己磕伤的。”一说完,她的眼泪就流了下来。我听到她的声音就是昨晚的叫床声,声音有一点嘶哑,又有一点娇媚。她就是菩提的相好的。

  我把双手背在身后,一板一眼地说:“据情报汇报,昨晚夜半,有一个日本特务溜进了你家,至今还没有出来。而且,据我们多日观察,这个日本特务和这个女人有一腿。”我指着菩提的相好的。

  菩提的相好的一下子不哭了,她满脸都是惊惧。其余的男人也惊讶万分,他们的眼睛不约而同望着墙角的柴草堆。我已经明白,柴草堆里就藏着菩提。

  我继续说:“如果你们还不交出这个日本特务,你们都得跟着我去监狱。”

  男主人愤恨地骂道:“把他妈叫我日了,这狗日的原来是日本特务,你把挨球的带走,一枪把这挨球的崩了。”

  男主人果然来到了柴草边,抱开了一捆捆柴草,里面露出了一个躺着的男人,浑身是血。他瞪着一双骨碌碌的眼睛望着我,尽管他的容貌有很大的变化,但是我一看到那双老鼠一样滴溜溜乱转的眼睛,我就知道是菩提。

  我看到当年那个总是在我面前吹嘘他有神偷绝技的菩提,变成了这副狼狈模样,就禁不住想笑。我对男人说:“这个日本特务怎么变成了这样?”

  男人邀功地对我说:“我们看这挨球的像是日本特务,就狠狠地揍他,没想到这狗日的果然是日本特务。”另外几个男人也对我讨好地点头笑着,表示揍这个“日本特务”的还有他们。

  我说:“把车子套好,我们要把这个日本特务拉到警察局去,过两天,你来警察局认领你的车子。警察局还有一大笔奖金要给你,抓获日本特务有功,奖金那是非常丰厚的。”

  男人听得心花怒放,他感激地不住向我点头。

  车子套好了,那几个男人七手八脚把菩提抬上了车子。西北的车子,就是架子车。

  神行太保拉着车子走到了门口,那一屋子男人也把我们送到了门口,我回头对男主人说:“你屋里那个小女人,给我看好,我回头还要带到警察局审问。”

  男主人又是不住地点头:“好的,好的。”

  神行太保拉着车子走在前面,我跟在车子后面,车子上的菩提一直在疑惑地看着我们,脸上惊惧交加,他问道:“你们是谁?我不是日本特务。”

  我平静地说:“我们是谁,你就不要管了,你的底细我们知道得一清二楚。你早些年在马戏团,是不是?”

  菩提将我上上下下看了一遍,说道:“是的,你是谁?”

  我说:“你们马戏团里有好几个人,高树林、树桩、线杆,两个女人叫青儿和翠儿,还有一个少年叫呆狗,是不是?”

  菩提瞪大了眼睛:“是的,你是谁?”

  我继续不动声色地说:“你的名字叫菩提,你收了两个徒弟,一个叫小千,一个叫小万。”

  菩提的眼睛睁得更大了,他说:“是的是的,你是谁?”

  我说:“当年的那个呆狗,今天回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推荐小说魔戒全集(共四部) 飘邈之旅 小兵传奇

冷知识 读书名言 道德经 国学 四大名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