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
中国式骗局大全

唯历史 > 中国式骗局大全 > 第267章:打爆四害头

第267章:打爆四害头

  我跳下横梁,拎起几串鞭炮,爬上了天窗。

  我把鞭炮点燃了,然后从天窗扔出去,鞭炮的声音干脆响亮地响起来,我看到几名鬼子英勇地从关公庙里冲出来,举起了枪。

  鬼子们看清那种连贯的声音只是鞭炮的声音时,就又放下了枪。他们没有再走进关公庙,而是继续在别的房间里搜索。

  鞭炮声停歇了,我看到从关公庙里抬出了一个人,那个人身体肥胖,是个女的,我认出来了,她是妓院的鸨母。鸨母长声哭嚎着,愤怒地叫骂着,我能听出来,她骂的是日本人。

  四害走在鸨母的身边,满脸都是惭愧的神色。

  刚刚明明是赛哥跑进了关帝庙,怎么抬出来的是鸨母。赛哥去了哪里?日本人既然在妓院里继续搜索,那么就说明没有抓住赛哥。赛哥肯定又一次用魔术逃走了。只是,鸨母遭殃了。

  我幸灾乐祸地听着鸨母像杀猪一样的叫声,心中充满了无限快感。我心想,赛哥真是杂耍行的高手,鬼子和汉奸在妓院里展开地毯式的搜查,但就是找不到他。

  我正在洋洋得意的时候,突然听到有人高喊:“房梁上,房梁上。”

  我回头一看,看到翻译官扶着眼睛,指着我对鬼子叫喊。我得意忘形了,只顾着看鸨母的热闹,没留意戴着眼镜的翻译官已经来到了我的身后。

  四害看到了房梁上有人,就高声喊着:“抓活的,抓活的。”

  翻译官也在喊着:“抓活的,抓活的。”

  我看到他们发觉了我,就赶紧沿着房梁逃到了另一间房屋里。四害和翻译官都在喊:“捉活的。”可能他们觉得信心满棚,肯定会抓住我;也可能他们想要通过我找到白头翁,查找到那张地图的下落。

  既然他们捉活的,那就好办了,我穿过横梁,跳上了房顶。我本来想揭起瓦片丢下去,这样居高临下,一打一个准,而且很有威力,可是,我又担心我会惹毛了哪个鬼子,要是有鬼子开枪,那我就麻烦了。

  我知道他们不开枪,所以我站在屋脊上,看着他们。小桃红看到了我,她高声叫喊着:“你个挨千刀的,怎么还没死?”

  我在房顶上回骂:“你个挨锤子的,怎么还没死?”

  四害指挥几个人抬来梯子,有人沿着梯子准备上房,我沿着房脊走到尽头,跳起来,抓住了一根伸到房顶上的树枝,然后一翻身就骑了上去。

  我在树枝中穿行,树枝晃晃悠悠,但是我如履平地。我是行走绳索的人,在树枝上行走根本就不算一回事。我从一棵树跳上了另一棵树,我的身影在树枝间渐行渐远。

  突然,一颗子弹飞过来,打中了我身边的树枝,那根树枝咔嚓一声断裂了。

  鬼子开枪了。

  鬼子要是开枪,那我就不能再沿着树枝行走了,那么只会成为鬼子的活靶子。我抱着树干滑下来。

  我滑下树干,落在墙外,高高低低的房屋和围墙挡住了鬼子的视线和子弹。我沿着一条街道发足狂奔,

  千巧万巧,巧的是我在街道口遇到了一名警察。

  警察看到我跑过来,就端起枪,问道:“跑什么?哪里响枪了?”

  我装着惊慌地说:“后面有人打劫,有人打劫。”

  警察问:“在哪里?”

  我说:“就在下一口路口。”我向身后指了指。

  警察端起枪,向着我的身后仔细瞧了瞧,没有看出什么,他看着我问道:“在哪里?”

  我向天空指指,警察抬起头来,露出了制服下的喉结。我一拳挥过去,警察就倒在了地上。

  我看到左右无人,捡起警察的枪,把警察扔在一堵断墙下,然后推倒端墙,埋住了警察。我拿走了警察的枪。

  一杆步枪在手,我的胆子大了很多。

  我跑到了马路对面,马路对面是一个二层楼房,已经废弃了,我爬上去,从这里,可以看清马路对面那条路上的所有情况。

  我看到四害带着鬼子追过来了,他们来到丁字路口,却犹豫了,不知道该追向哪里。四害和翻译官低头商量了一下,翻译官带着几名鬼子去了左边,另几名鬼子去了右边,四害留在了丁字路口,他不断地望着后面,似乎是等着有人过来。

  两路鬼子都跑得飞快,他们很快就离开了我的视线。十字路口只剩下了四害一个人。四害走了几步,走到了墙角,准备点燃香烟。

  我心中一阵狂喜,端起步枪,对准了四害。

  四害距离我,只有二十丈,我一枪过去,四害的天灵盖就给揭开了,脑浆和鲜血喷起老高,落在了地上。四害似乎犹豫了一下,就倒了下去,他的手上还捏着那根香烟。

  我看着四害终于倒在了我一枪爆头的枪口下,就准备离开。突然看到那条我跑过的小巷里,来了十几个警察,他们是跑步过来的,一路上跑得歪歪斜斜,像一行潦草的字迹。

  警察们跑到了四害的身边后,停住了脚步,他们惊慌四顾,不知道子弹是从哪个方向射来的。有一个人喊:“趴下。”他们就一齐趴在了地上,乱七八糟的枪口对着四面八方。

  后来,他们终于看到没有什么危险,这才爬起来,陆陆续续离开了。

  干掉了保长,干掉了四害,我的目标只剩下老鬼子了。

  日本鬼子走过去了,警察走过去了,我看到暂时没有危险,就准备也离开这里,突然,我看到巷子口走来了一个人,他一身短衣打扮,行走很快,低着头。

  但是,纵然他低着头,我还是能够看出来,他就是赛哥。

  我站在二楼,捡起一块石头,丢向赛哥。赛哥距离我很远,石头落在了草地上,赛哥望过来,就看到打着手势的我。

  赛哥脸上露出了惊喜,他左右望望,看到没有人,就跑过来。

  赛哥跑上二楼,我端着步枪对准街道两边,没有看到一个可疑的人,这才放下枪口。

  我看到赛哥很意外,赛哥看到我也很意外。

  赛哥问:“鞭炮是你放的?”

  我说:“是的。”

  赛哥说:“我想就会是你。”

  我问:“你怎么脱身的?”

  赛哥说:“多亏了你,你吸引了鬼子的注意力,要不然我怎么会脱身?”

  我问:“我看到你跑进了关公庙,可是出来的是鸨母,鸨母怎么受伤了?”

  赛哥说:“魔术中有一个大变活人,我这是大变活人。我跑进关公庙,看到鸨母正跪在那里给关公上香。我心想,你一个老妖婆,还乞求关公保佑你什么,关公保佑的只是好人,你这个老妖婆就算了吧。我从后面卡住鸨母的脖子,把她拉到了关公像后面藏起来,然后把我的衣服披在她的身上。日本人进来后,在关公庙搜查,我故意把日本人引到了关公像后,日本人看到了关公像,就追过去,可是后面一无所有,日本人就离开了,继续搜查。再一个日本人过来,就看到了黑袍的一角,日本人哇哇叫着,四害和翻译官走过来,喝令我现身。叫了半天,没有答应,日本人就上前捅了一刺刀,没想到,一刀就捅进了鸨母的屁股上。”

  我听得哈哈大笑。

  赛哥说:“妓院呆不住了,我们的行踪暴露了,现在该去哪里?”

  我说:“冬梅那里还可以暂时落脚。”

  赛哥说:“冬梅那里也不是长久之计。这次鬼子全身搜索,你知道是为了什么?”

  我说:“你还不知道吗?日本人的地图被白头翁偷走了。”

  赛哥说:“白头翁真是厉害,连这个都能搞到。”

  我说:“这老家伙不是一般的厉害,他还给老鬼子下药了,慢性毒药,要不是这次身份暴露,估计老鬼子都快死了。”

  赛哥说:“昨天晚上,白头翁还给我说,就算不再给老鬼子下药,老鬼子一两个月后,也会成为瘫子。”瘫子,用今天的话来说,就是植物人。

  我笑着说:“那就是说,老鬼子离死不远了。”

  赛哥点点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推荐小说魔戒全集(共四部) 飘邈之旅 小兵传奇

冷知识 读书名言 道德经 国学 四大名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