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
中国式骗局大全

唯历史 > 中国式骗局大全 > 第260章:保长的小妾

第260章:保长的小妾

  梨花是被保长贩卖的,老渣把梨花卖给了妓院;梨花被鸨母折磨,把猫放在她的裤管里,差点致死。梨花是三老汉的女儿,三老汉被日本人的飞机炸死了……梨花和保长有血海深仇,她怎么会在保长家中?

  而且,她不但在保长家中,而且她还对保长很好。我透过窗户,看到她伺候保长吃饭,给保长倒酒,在盆子里打了洗脚水,给保长洗脚,然后,她把被子拉开在床上,给保长脱了衣服,伺候他睡下。

  梨花和我离开了这么长时间,我一直不知道她去了哪里。我没有想到,她居然和仇人睡在了一起。这到底是为什么?

  房间里的灯光熄灭了,我从树上溜下来,溜到了房门前,月光斜斜地照下来,刚好把大树的影子洒在了房门前,我藏在影子里。

  我听见保长在里面说话,他说:“日本人很信任我,明天就有一个天大的秘密,谁也没有告诉,就只告诉了我。日本人对我这么好,我一定要好好回报。士为知己者死,女为悦己者容。”

  到底是什么秘密?这个天大的秘密到底是什么?我想,梨花肯定会问保长,保长可能就会说的。可是,梨花这个傻女人没有问。

  梨花接着问了另外一个话题,他问:“我爹怎么样了?”

  保长说:“爹的罪名比较严重,给土匪传递情报,被日本人关在死囚牢里,多亏我一直在日本人面前说好话,说这是我的老丈人,日本人才没有枪毙。不别着急,这种事情需要慢慢来,我给日本人送点钱,你爹就会放出来的。”

  梨花问:“什么时候放出来?”

  保长说:“这种事情,谁也说不上来,但是,日本人现在这么信任我,肯定就会听我的话,我说什么时候放,就什么时候放。”

  梨花说:“那你可得快点啊。”

  保长说:“那当然,你是我媳妇儿,他是我丈人,我能不着急吗?”

  我在外面听着,总算明白了一点。三老汉早都被日本人的飞机炸死了,而保长说三老汉没有死,被日本人抓走了,梨花为了救三老汉,就委身于保长。可是,又不对,肯定是梨花委身于保长在前,得知三老汉被日本人抓住在后,因为三老汉被日本人抓住,是保长编造的一个虚假的消息。那么,梨花为什么又会主动委身于保长呢?

  梨花明知道保长是自己的仇人,她为什么还要委身于他?

  梨花是忍辱报仇吗?但是又不像,因为我下来听到了他们的谈话。

  梨花吃吃地笑着问:“怎么今天又不行了?”

  保长说:“公务繁忙,每天都在想着赶快把爹救出来,没有心情干这种事情。”

  梨花说:“真难为你了,让你看看我的手段。”

  然后,我就听到房间里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听见梨花浪荡的笑声,听见保长的叹气声,他们折腾了好一会儿,梨花说:“看来你真是累了,算了,今晚就不搞了。”

  婊子就是婊子,和谁都能搞到一块。做过婊子的人,就变得和别的女人不一样,幻想着婊子从良后和自己安心过日子,那是根本不可能的。只要有第一次出轨,后面肯定还会有第二次,第三次……出轨和毒瘾一样,想要戒掉,很难很难。

  我可以幻想梨花这个婊子和所有男人上床,但是就不会想到她会和保长上床。她当婊子,她爹死亡,都是保长直接和间接造成的,一个女人自愿和自己有血海深仇的人上床,只能说这个女人脑子有毛病。

  而妓女又有几个脑子正常的?长期单调乏味的生活,一成不变的生活内容,身体某个器官的过度开放利用,已经让她们的头脑变得不正常了。

  我在房门外等候着,一直等到房间里没有了说话声,这才准备拨门进去。可是,保长很贼很鬼,房门在里面闩着,窗户也在里面闩着。

  保长知道自己树敌太多,所以,他处处设防,步步小心。

  我站在插了门闩的门窗前面,无计可施。

  天快亮的时候,我被迫离开了保长家。尽管今晚空手而归,但是我有了收获,这就是知道了保长家的地址。

  我回去后,把发现梨花的事情告诉了赛哥和白头翁,他们都很震惊。我们此前设想过梨花的种种结局,但就是没有想到她会跟保长睡在一起,而且是心甘情愿的。

  白头翁说:“一定要给梨花说明情况,不能让这个女人再糊涂下去。”

  然而,想要让梨花相信我们的话,估计很难,因为梨花已经和保长睡在了一起。男女之间最亲密的感情,就是床上培养出的感情。

  赛哥笑着说:“呆狗,你去把梨花这个骚货睡了,她就什么都会告诉你的。”

  我说:“我已经告诉了她真相,如果我把那些话再说一遍,她也不会相信的。”

  赛哥想了想说:“去找冬梅吧,让冬梅告诉她真相。”

  我说:“找了冬梅也不行,他爹死的时候,冬梅不在场。冬梅说的话,她也不会相信的。”

  白头翁说:“这些做过妓女的女人,一般都有两个特点,一是心肠狠,二是性格固执。一般女人下不去的手,她们下得去;一般女人都通情达理,她们不通情达理。”

  赛哥说:“还有些女人从良嫁人了。”

  白头翁说:“就算这些妓女从良嫁人了,一辈子也不会生活幸福,戏子无义,婊子无情,这句话是老祖宗经过了多少年的实践才总结出的真理,你别幻想她们此后会一心一意对你好,和你过日子,她们的心已经很浪很野了,永远也收不回来了。”

  赛哥说:“看来,那些找妓女做老婆的,都是傻子。”

  白头翁说:“宁娶大家奴,不娶小家女。宁娶小家女,不娶窑儿姐。谁要是娶了窑儿姐,这一辈子有戴不完的绿帽子,生不完的气,流不完的眼泪。”

  我想,这就是环境可以改变人的最好的注脚。妓院那种龌龊的环境,那些一掷千金的嫖客,那些不知羞耻的举止,早就让姑娘们形成了好吃懒做、互相攀比、心肠狠毒的习性,你一个普通人家,娶了一个从良的妓女,怎么会有好日子过?

  我想了想说:“我倒有一个办法,可以给梨花说明真相。只要梨花知道了真相,不需要我们动手,梨花就会干掉保长。”

  白头翁和赛哥一齐望着我。

  白头翁说:“保长知道自己罪恶多端,会有人在背后打他的黑枪,所以他处处设防,有保镖护着他,但是,只要梨花想要干掉保长,就再多的保镖,也没有用。”

  赛哥说:“是的,在床上干掉保长。”

  我说:“在我来到大同的路上,遇到了保长和一群逃难的人,那些人被保长卖到了黑煤窑,只要找到他们中的一个人,见到梨花,说明情况,梨花就会相信的。”

  白头翁和赛哥都说:“这是一个好办法。”

  然而,那些从张家口一起逃难过来的人,他们现在在哪里,都谁还活着,能不能救他们出来,我丝毫也不知道。

  还有,保长昨晚说今天日本人会有一个天大的秘密,到底是什么秘密?这个秘密会不会对我们不利?

  我决定先找到那些被保长卖掉的难民再说。

  走在大街上,我看到一对对日军开向北门口,北门口停着很多辆卡车,车头朝北,这些日军登上了卡车,他们背上的刺刀在阳光下闪烁着刺眼的光芒,看起来就像丛林一样。

  我看着他们,心想:北面可能要打仗了。

  卡车发动了引擎,声音隆隆,就在准备开出城门的时候,突然城外开来了一辆三轮摩托车,摩托车就像喝醉了酒一样跌跌撞撞,撞到最前面的一辆客车时,停了下来。

  三轮车上有两个鬼子,坐在车厢里的鬼子好像是个指挥官,满身是血,一动不动,好像已经死了。开摩托车的那个鬼子脸上身上也都是血,摩托车一停下来,他就从车上倒下来。

  两个鬼子上前搀扶起这个倒下摩托车的鬼子,过了一会儿,卡车的引擎声熄灭了,登上了卡车的鬼子,又从车厢里次第跳下来。

  我判断,北面发生了战事,而且战事已经结束了,鬼子吃了大亏。

  中午的时候,我来到了冬梅和当归所在的那条隐秘的小巷,找到他们,说了自己想要寻找矿工的事情。

  当归说:“你可以问大牛。”

  当归这样一说,我恍然大悟,大牛是从四害手下反正过来的人,他知道四害干过的很多坏事。当初保长当老渣,把张家口的人贩卖到大同,卖给四害,四害是保长的上家,大牛当初是四害手下的得力干将,他说不定知道那些难民被卖到了什么地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推荐小说魔戒全集(共四部) 飘邈之旅 小兵传奇

冷知识 读书名言 道德经 国学 四大名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