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
中国式骗局大全

唯历史 > 中国式骗局大全 > 第259章:妓院花样多

第259章:妓院花样多

  打茶围:就是嫖客找几个要好的朋友,约到妓院里,叫熟悉的妓女作陪,几个人喝茶、聊天、打牌,临走的时候,给盘子里放上一些钱,作为姑娘的出场费。很多年后,《南方周末》在报道北京高级妓院“天上人间”的时候,说到了这么一件事情:几名神秘的客人来到天上人间,挑选了几个姑娘站在身后,他们在打牌。一个小时后,这些人离开后,给了每个姑娘几万元,而这些人自始至终连姑娘的手都没有拉过。其实,这些人所给的,就是打茶围的钱。

  点大蜡:就是嫖客给姑娘破瓜。破瓜很有讲究,鸨母会在客厅点上红烛,嫖客叫上朋友,大宴宾客,完全就是按照结婚的仪式,然后在良辰吉日,和姑娘进入洞房。而在进洞房前,一定要给鸨母一大笔钱,作为破瓜的费用。

  做花头:即使和姑娘同床,和点大蜡相似,不同的是,没有点红烛,也不需要做那么隆重的仪式,但是也需要宴请朋友,也需要拿一笔钱交给鸨母。

  接财神:每年大年初一,妓院里装扮得喜气洋洋,门楣上贴着“日进斗金”的字样,有嫖客前来,姑娘们必定围聚上去,讨要小费,嫖客不能不给。

  跳槽:那时候的妓院里,常去的嫖客都有一个经常同床的姑娘,嫖客只要一进妓院,鸨母就知道要找谁,就会叫出这个姑娘做作陪。但是如果嫖客不找旧相好,而有了新欢,和新的姑娘进了房间。旧相好就会站在他们的门外唱:“大河涨水小河满,你怎能让我受孤单!只要你对我像当初,我跳进黄河也心甘。”跳槽这个妓院专用名词,现在广泛使用。

  穿连裆裤:两个嫖客叫了一个姑娘,在一起嫖宿。

  擦油:鸨母和姑娘们最讨厌的一种方式,嫖客来到妓院,不想掏钱,却在姑娘身上摸来摸去。现在这个词语改进了,叫做揩油。

  苍蝇:这是姑娘们对那些没钱嫖客的蔑称。能够走进妓院的,也不都是有钱人,有的男人没有钱,也跑进来,他们假装要检查姑娘是不是有性病——那时候没有安全套,性病非常泛滥——在这个姑娘身上摸摸,那个姑娘身上摸摸。姑娘们见到这种男人都非常讨厌,但是又不能明着得罪他们,因为你根本不知道他有什么背景,姑娘们只好在背后叫他苍蝇。

  群英荟萃:每隔一段时间,鸨母就组织姑娘,进行一次评选大赛,姑娘们提前通知嫖客。到了这一天,所有的姑娘都出来,打扮一新,在台上吹拉弹唱,下面的嫖客打出赏金,哪个姑娘得到的钱最多,那个姑娘就是妓院的花魁。古代有一篇很有名的短篇小说《卖油翁独占花魁》,花魁就是这样来的。现在的夜总会也有这种情形,不过,现在的姑娘都不会吹拉弹唱,他们就冒充模特,穿着三点式在上面走路,下面的嫖客送花环,谁送的花环多,谁就是花魁。

  四害知道有人要干掉他,他的行动谨慎了很多,那些天很少再来妓院。

  我在妓院里见不到四害,但是见到了保长。

  保长在妓院里有一个相好,保长本来是想和这个姑娘点大蜡的,但是这个姑娘却和四害点了大蜡,保长知道姑娘和四害点了大蜡,但是他也没办法。

  在四害的面前,保长就是一条狗。

  那个姑娘在和四害点大蜡后,就被四害抛弃了。其实,四害是用手点的大蜡,但是没有别人知道,只有我知道。那天晚上,我蹲在房梁上,看到四害把手指戳进了姑娘的下身,使劲地扣着,绞着,姑娘长声叫喊,外面听房的人羡慕不不已,他们还以为四害床上功夫厉害,不知道四害患有严重的,无法治愈的疲软不举。

  第二天早晨,鸨母走进了房间里,看到白色床单上的落红,就洋洋得意地把床单拿走了,故意晾晒在妓院的当院里。鸨母这样做的目的,就是在向人炫耀:你们看看,这们这里有货真价实的姑娘。其实,姑娘确实是货真价实的姑娘,但是嫖客却是货真价实的太监。

  这个姑娘叫做小牡丹,因为她皮肤白皙,身体丰满。

  保长在打听到四害给小牡丹破瓜后,再也没有来过,他终于有了胆量来找小牡丹做花头。

  保长和小牡丹做花头的第一晚,外面的客厅坐着五六个和保长一起来的人,他们是保长叫来的朋友。那些人在外面吃吃喝喝,打牌抽烟,保长走进了内室。

  这是我第一次看到保长做花头。保长以前都没有做过花头,他总是一个人,匆匆而来,匆匆而去,匆匆地办那种事情,然后匆匆地向姑娘说:“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匆匆的保长总是遭受小桃红这些姑娘的嘲弄和讥笑。小桃红她们久经考验,什么样的男人都见过,她们看到保长的表现就像撒尿一样匆匆忙忙,就忍不住尽情地嘲笑他。

  保长一直想找一个姑娘,能够让自己的自尊心不会遭受嘲弄的姑娘,所以,她盯上了小牡丹。小牡丹才情窦初开,她对男女之间的事情,完全是一纸空白。保长想在这张纸上画什么,就是什么。

  然而,他没有想到,四害抢了先。四害抢了先,他也没办法。他看着鸨母在当院里晾晒染红的床单,他的心中充满了羡慕嫉妒恨。然而,就算他心中充满了羡慕嫉妒恨,他也毫无办法。

  这一天夜晚,我看到保长进来了,他住进了小牡丹的房间。

  小牡丹自小在妓院长大,她是鸨母所养的雏儿之一。在被破瓜之前,她已经熟谙男女之间的事情,可惜,她遇到的第一个男人是四害这个死太监。四害因为自身的生理缺陷,对所有的女人都充满了刻骨仇恨,他用手指肆意折磨小牡丹,在小牡丹痛苦的呻吟声中,他得到满足。

  然后,小牡丹遇到了保长。

  保长对小牡丹很好,她看着小牡丹的眼色,极力讨取小牡丹的欢心。男人都是这样,如果完全丧失了性功能的男人,对女人充满了刻骨仇恨,他们总会想着别的男人把眼前这个女人压在身下的情景,总会想着这个女人在别的男人身下享受呻吟的情景,而那个男人不是自己,所以,他要在折磨女人中得到快感。而性能力不强的男人,则刚好相反,他会对女人百般逢迎,讨取女人的欢心,以求能够在女人的满足中,让自己也得到虚假的满足。

  所以,保长对小牡丹极尽呵护。

  小牡丹很感动。

  那天晚上,小牡丹没有嘲笑保长,这让保长非常感动。保长在温顺的小牡丹面前,感觉到自己是一个男人。男人最看重的是别人对自己的尊敬,而小牡丹对保长很尊敬,这让保长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男人最害怕的是自尊受到伤害,女人最害怕的是名声受到伤害。

  保长开始对小牡丹掏心窝子,他把小牡丹当成了红颜知己,他说起了自己的过去,自己如何威风凛凛,当过保长,所有人见到他都要恭敬礼让,在自己的那片一亩三分地,他跺一脚,地皮也在颤抖。来到了大同,他同样威风凛凛,所有人见了他,都不敢正眼瞧他。

  我看到保长赤裸裸地躺在床上,向着小牡丹吹牛,心中充满了鄙视。我努力让自己镇静下来,才没有掏出家伙把尿水撒在保长的头上。

  接着,我就听到保长说了一句话,他说:“日本人很看重我,明天就有一个天大的秘密,日本人谁都没有告诉,就告诉了我。”

  我想着小牡丹会追问是什么秘密,可是小牡丹没有问。小牡丹还是一个孩子,她自小在妓院长大,尽管她熟谙妓院中的各种规章制度和切口暗语,但是她对社会上的事情一窍不通。

  保长接着说:“在大同,日本人是老大,我就是老二。谁敢不听我说,谁敢不听我说,我让他三更死,他就活不过五更。”

  保长说完后,觉得自己伟大了很多,就站起身来穿衣服,离开了。

  前来妓院的男人,一般都会在妓院过夜,而保长来到妓院后,来也匆匆,去也匆匆,到底是为什么?而且,他说明天日本人就有一个天大的秘密,到底是什么秘密?

  我跟在保长的后面,想要弄懂这个秘密,然后找个机会下手,干掉保长。

  尽管是夜晚,但是大街上仍然有人,我不便下手。

  我跟着保长,一直来到了他居住的地方,保长的家在城墙脚下。

  保长走进了房屋后,就关闭了大门。我翻越墙壁,爬上了院子里的一棵树木。我爬在树上,向里面张望,透过窗口,我看到房间里有一个人,这个人居然是梨花。

  我怎么也不会想到,梨花居然在保长家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推荐小说魔戒全集(共四部) 飘邈之旅 小兵传奇

冷知识 读书名言 道德经 国学 四大名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