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
中国式骗局大全

唯历史 > 中国式骗局大全 > 第241章:营救三师叔

第241章:营救三师叔

  现在,我是道士,赛哥是挑夫,我们走向四害的煤矿。

  走到四害的煤矿时,我看到太阳快要落到西边的山巅,挖煤的人还没有从煤窑里出来。我必须等到他们从煤窑里走出来后,才能看清楚到底这里有没有三师叔。天黑后,他们肯定会出来的。

  煤矿里没有了狗,就显得冷清了很多,我和赛哥径直从大门走进去,一个颧骨高耸的警察端着枪从里面快步走出来,呵斥道:“干什么,干什么?”

  我看着高颧骨,不慌不忙,说道:“贫道以算命为生,云游四方,路过贵处,有所叨扰。相讨一口水喝,不知可否?”

  高颧骨听说我只是想喝一口水,就不再赶我走了,他说:“里面有厨房,你自己进去喝吧。”

  我和赛哥走进来,把挑担放在院子,走进了厨房里。厨房非常简陋,只是土墙稻草,苫蔽而成,墙角放着一口水缸,缸里有半缸水,水面上飘着一个葫芦瓢,我们一个人喝了半瓢水,然后走出来。

  我们走到院子里,看到高颧骨紧紧地盯着我们,就像防贼一样。赛哥取出一根纸烟,塞给高颧骨,高颧骨接过去,叼在嘴上,赛哥又划燃火柴给他点燃,好像拉家常一样问道:“小哥今年多大了?”

  高颧骨说:“俺二十六了。”

  赛哥又问:“嫂子多大了?”

  高颧骨说:“我女人二十九。”

  赛哥不再问了,高颧骨也不再说了,我走过去,对着高颧骨看。高颧骨在自己两个肩膀上看看,又在自己衣服上看看,他不明白我为什么要看他。

  我张口说:“这位小哥,你小时候家境富裕,祖上留有家业,你那时候运气很好,衣来伸手,饭来张口,没有受过煎熬。你长大成人后,家道中落,日子大不如前,但是,你还会有时来运转的一天,具体是哪一天,我不便说明。这是一个好时机,如果你不能把握,就要终生受穷。”

  我说完后,就招呼赛哥挑着担子,准备出去。

  高颧骨听到我说了这么一席话,目瞪口呆,他看到我们已经走到了大院门口,赶紧在后面追上来,拦住我说:“大师,大师,您把话说完,我到底怎么了?”

  我说:“我刚才说你小时候家境很好,祖上留有家业,是不是?”

  高颧骨连连点头:“是的,是的。”

  我又说:“我说你家境中落,大不如前,是不是?”

  高颧骨又连连点头:“是的,是的。”

  我说:“我还要赶路,时候不早了,错过了时间,就错过了宿头。”

  高颧骨说:“大师,道长,您给我留下念想,这让我一辈子都不好受。您回来吧,您回来吧。”

  高颧骨拦着我,让我回到院子里,然后说:“错过了宿头,也不要紧,我们这里有的是地方住。”

  我就等他这句话,有了这句话,我就能找到三师叔了。

  我说:“既然这样,那就回去吧,你的命相,一时半会儿说不完,今晚给你好好说一说。”

  高颧骨是看守大门的,看守大门的有两间房,但是只有一间房住着人,平时这些挖煤的都饿得奄奄一息,谁还有力气逃走,再说,那两匹恶犬的战斗力顶得上四名警察,这座煤矿真正的看守是那两匹恶犬,而穿着制服的警察形同虚设。

  高颧骨让我们今晚就住在另一间空房子里。

  我们把挑担放在了房间里,刚刚把房间拾掇了一下,门口就涌来了好几个警察,他们听高颧骨说来了个年轻道士,算命算得非常准,就都跑过来看我。

  我摆出一副高深莫测的模样,坐在门口的杌子上,上身端直不动,目光似看非看,仿佛超然物外,对他们的所有问题,一概不理。他们悄声议论道:真看不出,这么年轻的一个小道士,道行这么深。

  其实我在等着,等着挖煤的人从不远处那个黑乎乎的洞口里走出来。

  太阳落下去了,月亮升上来了,挖煤的人还没有走出来。我决定继续等下去。

  要一直坐在房门口,也不是一回事,会被他们怀疑的,我就拿出卦筒,在门口摇晃着。摇着摇着,就有一根签从竹筒里掉出来。我拿起竹签,对着月光思虑。

  高颧骨和几个警察走过来,他问:“道长,你在做什么?”他急着想问我他什么时候时来运转。

  我说:“我在参卦。”

  高颧骨问:“什么叫参卦?”

  我说:“就是感应这一带的吉凶。”

  高颧骨问:“那我们这一带是吉是凶?”

  我说:“不好说,你们这座院子里有一股杀气,是不是今天有什么东西死了?”

  高颧骨说:“道长,您真是神算啊,确实有的,今天两头狗跑出去,再也没有回来,八成是死了。”

  我说:“我从卦象里看出来的。”

  一个尖嘴猴腮的警察走过来,他问我:“道长,能不能给我算一卦?”

  我说:“我每天只能算四卦,再多就不灵了。今天已经在村庄里算过两卦,再剩两卦可以算了。”

  尖嘴猴腮脸露喜色:“那就给我先算一卦。你这叫什么卦?”

  我说:“我的卦叫奇门遁甲,又叫诸葛神数,所有卦辞,都是神灵提前写好的,神灵早就预测好了你的前世今生,我首先要摇卦,如果竹签掉出来,就说明有你的卦;如果竹签没有掉出来,神仙也不会给你算卦。”

  我拿起竹筒,使劲摇晃着,三根竹签在竹筒里匡匡作响,但就是没有一根掉出来。我说:“对不起你了,今天没有你的卦。”

  尖嘴猴腮怅然若失地退后两步,又上来了一个膀大腰圆的,我摇了又摇,竹签还是没有从竹筒里掉出来。

  膀大腰圆的退后两步后,上来了一个赤红脸膛的,我看看他的脸,对着他摇动竹筒,突然,有一根签蹦了出来,落在地上。

  我看了一眼煤窑的洞口,还没有看到有人走出来,就说:“好了,今天有你的卦。”

  赤红脸膛看着我,满怀期待。

  我说:“你的前世今生,早就命中注定,你的姓名、年岁、籍贯、脾气秉性、父母全不全、妻子怎么样、孩子有几个、前途怎么样、运势又如何、有没有贵人提携、有没有小人作崇、一生官运如何、一声财运如何、享寿几何……全都在我的卦中。我早已给你算好。”

  赤红脸膛看着我,张大了嘴巴;别人看着我,睁大了眼睛。他们都不相信世界上居然有这样的事情。

  我说:“你只需告诉我,你的年龄、岁数、祖籍,就可以了。我写在一张纸上。”

  赤红脸膛说:“我叫刘天巴,三十二岁,祖籍在宣化。”

  我在一张纸上写了“刘天巴、三十二岁、宣化”几个字。

  我说:“我现在把你的性命、年龄、祖籍都写好了,你一会儿看看我写得对不对。我有一个纸包,纸包里包着你的一生运势,抱着你的前世今生,老天爷早就给你安排好了一切,我们来看看。”

  我从赛哥手中接过一个纸包,让所有人都看看,上面的封泥已经干了,显然是很早以前就已经缝好了的。我撕开纸包,从里面抽出了一张纸,这张纸是一层层折叠起来的。

  我把纸张让所有人看,他们一齐惊呼,上面居然就写着:“性命:刘天巴;年龄:三十二岁;籍贯:宣化。”

  警察们面面相觑,他们相信世界上有神灵之事,要不然,为什么刘天巴的名字等情况,会出现在一个早就缝好的袋子里。

  我故意问刘天巴:“这上面写的是不是你?”

  刘天巴惊异地说:“是我。”

  我说:“如果是你,你就给点卦钱,多少随意,我好像下面看,给你解卦。”

  刘天巴掏出一张票子给了我。我也没有看面值大小,我来到这里是解救三师叔的,不是要钱的。如果是别人,要不骗他十天半月的工资,我就不跟着我爹王细鬼姓王了。

  我拿着纸张,一层层打开,念给刘天巴听:“祖上家业兴盛,后辈日渐凋零,父母双全不能妨去一位,鳏居不能有妻,父在母先亡……”

  我念一句,刘天巴点一下头,我念完了,刘天巴的脖子点酸了。

  我问:“这些卦辞可与你相符?”

  刘天巴说:“很准,可是我还有些没有听懂。”

  我问:“哪些没有听懂?”

  刘天巴指着纸上的字句说:“父母双全不能妨去一位,这是啥意思?”

  我问:“你的双亲健在不健在?”

  刘天巴说:“我娘死了。”

  我说:“这上面写得明明白白。父母双全不能,妨去一位;父在,母先亡。”

  刘天巴惊讶地说:“奇门遁甲,诸葛神算,真的太厉害了。”

  刘天巴说完,我突然看到煤窑洞口走出了那些挖煤的,他们的脚上拖着脚镣,一步一挪,连成一串,就像从地狱中走出来一样。他们每个人都枯瘦如柴,我无法看出哪一个是三师叔。

  我喝了一口水,突然对着那张纸喷过去,纸上出现了一个骷髅头,警察们大叫一声,向后退缩。

  我大喊一声:“此处有鬼,大家不要慌,看我捉鬼。”

  我来到那群挖煤的面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推荐小说魔戒全集(共四部) 飘邈之旅 小兵传奇

冷知识 读书名言 道德经 国学 四大名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