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
中国式骗局大全

唯历史 > 中国式骗局大全 > 第223章:三师叔出事

第223章:三师叔出事

  三师叔和海棠花穿过密林,走向山下,我看着他们的身影快要淹没在树林背后,突然就有了一种不祥之兆。

  说实话,在这几个妓女中,我最讨厌的人就是海棠花,她和杏花打架,而且对着杏花下死手。一个女人在毫无生命危险的情况下,对着另一个女人下死手,说明这个女人极度阴险毒辣。

  还有,海棠花整天咋咋忽忽,昂首阔步,显示她比别的女人高一等。我真不知道她的优越感来自哪里?说她漂亮吧,她的五官搭配没有梨花好看;说她身材好吧,又比不上杏花。我一向很讨厌那些自视甚高的人。

  我向着三师叔和海棠花离去的方向,走了几步,突然肚子里翻江倒海,鼓胀如鼓。我离开地窨子,来到一处没人的地方,蹲了下去。

  等到我起身的时候,三师叔和海棠花已经走了很远很远,密林中没有道路,我没法追赶他们。

  我回到地窨子,白头翁看着我,问道:“怎么了?脸色怎么这么黄?”

  我说:“拉肚子了,不知道吃了什么东西。”

  白头翁说:“快点找两颗大蒜,连皮烧焦了,和着水吞下去。”

  燕子听说有我拉肚子,关切地走上来,他抚摸着我的肚子,问:“疼不疼?”

  我说:“不疼,就是有点胀。”

  燕子回头对着白头翁说:“你们在这里远离人间烟火,哪里会有大蒜这些东西。”

  白头翁说:“没有大蒜,小蒜也可以。”

  燕子问:“小蒜是什么?”

  一直呆在墙角的冬梅说:“我知道,我去给呆狗哥采小蒜去。”

  生活在城市里的燕子不知道什么是小蒜,但是生活在乡间的冬梅知道。我也知道。小蒜是一种长在荒地里的野草,不开花,只长绿色的细长叶片,和韭菜很像。但是,韭菜没有圆形的根,而小蒜的根是圆形的。小蒜生吃有一种辛辣的涩味,如果炒着吃,就去掉了那种涩味,但没有蔬菜的香味。

  几十年后的文革期间,因为土地被收走了,很多人食不果腹,就挖小蒜充饥。

  冬梅挖来了一把小蒜,白头翁捡到最大的几颗,放在火上烧烤。小蒜里冒出了幽幽的白色蒸汽,白头翁让我吃完后快点躺下睡觉,睡起来自然就会好了。

  我躺下后,很快就睡着了。睡醒后已经快到黄昏,我看到燕子坐在我的头边,靠着地窨子冰冷的墙壁,眼睛望着门外的天空。天空中,有一群大雁飞过去。天空如大海,雁群如扁舟,翅膀如船桨,它们慢悠悠地摇向了远方。

  我看到燕子的脸上布满了忧伤,岁月之刀尽管还没有在她的脸上留下印痕,但和当年在塞外寻找师祖相比,她已经成熟了很多。自从晋北帮灭亡后,这些年风风雨雨,我们时聚时散,总是相聚少,离散多,经历了无数坎坷,如果生活在和平年代,我们早就结婚生子了,而现在,遭逢战乱,背井离乡,生死系于一线,我们就像两片大风中的落叶,命运不能由自己掌握,只能任狂风吹卷着我们,或者仗剑天涯,或者飘零海角。

  我悄悄地伸出手,把燕子的手握在手中,燕子低头看着我,眼光中有了一丝笑意和温柔。

  我的头枕着燕子的大腿,闭上眼睛,燕子的手指像梳子一样梳理着我的饿头发。一缕斜阳的余晖照在我的身上,让我感到一种久违的幸福。

  如果能够永远这样,该有多好。

  到了夜晚,我才发现地窨子里少了赛哥。我问赛哥去了哪里,陶丽说,赛哥也去了城里,因为担心三师叔会有意外,就赛哥在背后保护。

  陶丽心思缜密,而且很有谋略,她是一个很了不起的女人。

  柴胡很喜欢陶丽,但是我不喜欢,因为陶丽太强势。她总是风风火火,板着一张俊俏的脸,很没有女人味。女人就应该风情万种,就应该柔情似水。

  第二天早晨一起床,我就扛着步枪去打猎,燕子要跟着我一起去,我带上了她。

  几颗小蒜让我没有再拉肚子。白头翁的土方子确实管用。

  我们走出地窨子很远,远到只能听见鸟叫声,我跟在燕子的后面,看着她丰满的屁股左右扭动,两条长腿像羚羊一样蓄满了力量,我从后面抱住了她。

  燕子没有反抗,她闭上眼睛,我轻轻地抚摸着她的头,吻着她的嘴唇。自从那次在破砖窑里和丽玛有了第一次后,我一下子明白了男女之间的很多事情。女人像帷幕一样,在我眼前豁然拉开,我终于体会到了一个女人可以这么美好。

  我们吻着吻着,我就开始揭开她的衣服。她还是没有反抗,但是我听到她一声轻轻的叹息,就像一片树叶落在湖面上。

  我问:“你怎么了?”

  燕子说:“年少的时候,我什么都不懂,你和冰溜子突然来到我面前,我看到冰溜子处处胜过你,我喜欢上了冰溜子,后来,我们订婚了,冰溜子反水了,我开始一心一意地喜欢你,我觉得你尽管不会说那些顺溜话,但是你心底很善良,你是一个可以托付终身的人。然而,我没有想到,我们分开后,我一心一意想着你,而你却有了别的女人,先是那个回族女人,现在又有了这个冬梅。”

  我说:“请你相信我,我不是那种乱七八糟的男人,我从第一次看到你,就喜欢你,然而,命运总在捉弄我,让我们一再分别,让我总是遇到无法改变的事情。”

  燕子说:“我们都经历太多太多了,我很累很累,我只想找一个没有人认识我们的地方,和你生活在一起,你打理田地,我收拾家务,然后再生几个孩子,我觉得这才是人世间最美好的生活。”

  我说:“是的。”

  燕子又问道:“我们什么时候才有过这种生活?”

  我说:“我也不知道,我们都生不逢时,日本人来了中国,到处抓人杀人,我们到哪里才能找到这样一座村庄。”

  燕子说:“日本人来了,所有人的生活都改变了。生逢乱世,谁也不能改变这种生活。幸好还有你,让我能够牵挂着,要不然,我的心里空落落地,感觉不到活下去的意义。”

  我说:“我会一辈子对你好。”

  我的手指又移到了燕子的衣扣上,刚要解开,突然看到远处传来了脚步踩踏落叶的窸窸窣窣的声音。

  我一把把燕子按倒在地上,从背上抽出了步枪,枪口对住了声音传来的地方。

  窸窸窣窣的声音越来越大,我终于看到树丛后走出了一个人,他居然是赛哥。

  赛哥向着山上爬来,爬得歪歪斜斜,踉踉跄跄,趔趔趄趄,好像风中的纸人一样。

  赛哥回来了,而三师叔和海棠花却没有回来,三师叔和海棠花一定出事了。

  我跑过去,扶住了赛哥。赛哥看到我,突然虚脱了,倒在地上。

  我轻轻地拍打着他的脸,问道:“怎么了?怎么了?”

  赛哥说:“三师叔被抓走了。”

  我说:“你慢慢说,你慢慢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赛哥讲起了从昨天到今天,他们的经历。

  赛哥离开了地窨子后,一路狂奔,他追到大同城门口,才看到了三师叔和海棠花。三师叔和海棠花手挽手从城门走进去,守卫城门的黑衣警察看了看他们俩,没有敢搜身。三师叔长袍短褂,海棠花身穿旗袍,他们看起来就像财主和阔太太一样,黑衣警察得罪不起这类人。

  但是,黑衣警察能够得罪得起赛哥,因为赛哥是短衣打扮,那时候的下层人都穿着土布短衣,这是为了干活方便。没有一个下苦的底层人穿长袍的。

  赛哥走进城门后,快步追赶三师叔和海棠花,他看到他们在一群人的外面停住了。

  圈子里面,有一老一少正在变魔术。赛哥是魔术高手,他看到一老一少在变魔术,禁不住挤进去观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推荐小说魔戒全集(共四部) 飘邈之旅 小兵传奇

冷知识 读书名言 道德经 国学 四大名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