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
中国式骗局大全

唯历史 > 中国式骗局大全 > 第219章:见到冬梅了

第219章:见到冬梅了

  我们埋伏在半山腰,等着粮车走过来。我一直看着远处那条像裤带一样细长的山路,看得眼睛都发酸了,这才看到那条路的尽头驶来了一辆马车。

  我看着那辆马车,感到有些奇怪,不是说给鬼子送粮的粮车吗?怎么会只有一辆;而且,陶丽说会有粮车经过,怎么这辆车跑得轻快,完全不像拉运粮食的样子。

  这辆马车车厢上有顶棚,而粮车是没有顶棚的。然而,尽管它不是粮车,但是却透着蹊跷,车夫一路都在加鞭赶着马匹,向路两边探讨探脑地张望,好像后面有人追赶一样。

  这辆马车里拉着什么?

  我对陶丽说:“我去前面拦住马车,你在马车后面照看着,看会有什么情况。”

  陶丽说:“好的,不过要小心,不到万不得已,不要开枪。”

  我穿过树林,斜刺里向山下跑去。快要到达山下那条小路的时候,我把步枪靠在树上,空着手走过去。我看到赶马车的只有一个人,我自信赤手空拳就能对付他。

  这一段是一截上坡路,马车来到坡顶上的时候,速度变得缓慢,拉车的马气喘吁吁。我从树林里跳出来,指着马车说:“老乡,捎一段路,我的脚扭了。”

  车夫是一个三十多岁的男子,他手中挥舞着长鞭,冷冷地看了我一眼,呵斥道:“起开!”

  我刚想继续说话,就看到长鞭朝着我的头顶呼啸而来,挟裹着风声,我一低头,带着红缨子的辫梢在头顶炸响。我奔前几步,像一头豹子一样,扑向车夫。豹子手中握着长鞭,鞭长莫及,他惊慌向后退缩,脸上是惊恐万分的神情。

  我握紧拳头,本来想要奔着他的脖子打一拳,这一拳足以将他打得昏厥过去。我这些天练习的就是这种拳法,一出手就是杀招,可是我想到他和我无冤无仇,我这样对他,未免有点不地道。

  我奔到他的跟前的时候,拳头没有打向他的脖子,而是打向他的肩膀。他登登登退后几步,一跤坐倒,长鞭也丢在了一遍。

  我一步跨到他的跟前,指着他问道:“车上装的是什么?”

  车夫还没有说话,车后的布帘打开,车上跳下来了两个人,他们指着我喝问道:“哪里来的野种,跑到爷爷的地盘上撒野?”

  那两个人长得又黑又壮,看人的眼神凶巴巴地,看起来是练家子。我看着他们步步逼近,真后悔刚才没有把步枪带下来。

  然而,在他们的面前,我不能露怯。我如果一露怯,今天就没命了。这里前不着村,后不着店,打死一个人,往黑窟窿里一塞,谁也不会知道。

  我看到身边有一块拳头大的石头,就把石头捡在手中,他们看到我手中多了一块棱角分明的石头,停下了脚步。

  我虚张声势地对他们说:“你们再敢走上前一步,我就先用石头砸倒一个,再一拳打倒另一个。我的功夫,你们刚才也看到了。”

  其实,我刚才打倒车夫,胜在突袭。车夫手握长鞭,自以为对付手无寸铁的我,绰绰有余。没想到长鞭甩出去后,很难收回来,我一个奔袭,两步跨过去,直取他的上半身,他想要防守,已经来不及了。

  而现在,我以一敌二,就毫无胜算了。如果我攻击他们中的任何一个,另一个肯定会趁机扑上来。而且,看起来这两个人都很结实,我估计自己一拳不能击倒他;如果我不能一拳击倒他,那么我就失去了对付第二个的机会。即使我的手中握着石头,也不敢保证石头丢出去后,就一定能够击倒对方。

  现在,我唯有以静制动。

  一个稍矮的黑汉子看着我,问道:“你是干什么的?”

  我反问道:“你是干什么的?”

  稍矮的黑汉子洋洋得意地看着稍高的黑汉子,对我说:“晋北双雄的名号,听过没有?那就是我们两兄弟。”

  我说:“没听说过。”

  稍矮的黑汉子显然很失望,然而,失望在他的脸上稍纵即逝,他看着我,又洋洋得意地问道:“铁板桥的绰号听说过没有?那就是我。”

  我说:“也没听说过。”

  稍矮的汉子更失望了,他问道:“晋北双雄没听过,铁板桥没听过,那你听过谁?看起来你也像是走江湖的。”

  我说:“我听过四害。”

  稍矮的汉子脸上马上又有了洋洋得意的神情,他说:“那是我们晋北双雄的结拜弟兄,现在大同城里的这个。”他竖起了一根大拇指。

  四害这个垃圾货色,现在居然坐上了大同的头把交椅,真是没想到。他们既然是四害的结拜兄弟,那么肯定不会是什么好货色。既然这个脑筋缺一根线的矮个子说我是江湖中人,那我就说自己是江湖中人,然后见机行事。

  我说:“我是来投奔四害的,我也是四害的结义弟兄。”

  高汉子上下打量着我,问道:“你是哪里来的?四害长什么样子?”

  我说:“我从塞北草原来。本来想乘你们的车,没想到车夫一照面,就抡起鞭子打我,我不得不反击。”然后说了四害的模样。

  高汉子说:“你真的认识四害啊,那我们是朋友了。”

  矮汉子说:“车夫是我们掏钱雇的,这个人有点这个。”他指了指自己的脑袋。

  我看着他,几乎要笑出声来,明明他自己“有点这个”,偏偏要说别人“有点这个”。在神经病人的眼中,别人都是神经病。

  我问:“你们这是要去哪里?”

  饶舌的矮汉子说:“我们去城里给四害送货。”

  我问:“送什么货?把我也带上。”

  矮个子很开心地笑了,他洋洋得意地说:“你一看就知道了。”

  矮个子带着我走到车厢后面,拉开门脸,我大吃一惊,车厢里捆绑着一个女人,嘴巴里塞着布片。她抬起眼睛看着我们,就像待宰的羊羔望着屠户一样。

  更让我吃惊的是,这个女人是冬梅。

  我心中燃起了腾腾烈火,但我极力压制着自己,我问道:“带上这个女人干什么?”

  矮个子说:“四害现在干大事了,出来进去都有警察带着枪保护着。他在给日本人干事哩。”

  我故意说:“我四害哥这个人,我太熟悉了,他一句日本话不会说,能给日本人干啥事?”

  矮个子说:“他给日本人找媳妇哩,大同城里和周围的漂亮女娃子,都得先经四害的手,然后送给日本人。人家大同干的事是大事业,我都看到他和日本人在一起喝酒呢。”

  我脸上不动声色,心中烈焰熊熊,狗日的四害哪里是给日本人找媳妇,这是把中国女娃娃送给日本人当泄欲工具呢。

  四害,我非亲手宰了他不可。还有那个老渣保长。

  可是,冬梅怎么会落在了这两个烂货的手中?

  我故意说:“我想给我四害哥打下手,你给他说说好话,行不行?”

  矮汉子拍拍胸脯,很豪爽地说:“那没有什么说的,肯定了,这事包在我身上。”

  高个子责怪地说:“你先甭给人打包票,万一不行呢?”

  矮个子说:“怎么不行?我说行,就行。凭我和四害的关心,那是没得说。”

  我装着好奇,指着车厢,问道:“这个女娃子,你们在哪里找到的?”

  高汉子笑着说:“我们负责给四害往大同城里送货,送一个货,给一个货的钱。这个女娃子完全是歪打正着。从这里往北,有一个镇子叫老枪镇,我们在饭店吃饭的时候,看到这个女娃子也在吃饭,背着一个花布包袱,一看都是从乡下来的。我就过去和她搭话,问她去哪里,是不是同路。她说她要去大同,找一个名叫呆狗的人。”

  我听到这里,心中有一种难言的滋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推荐小说魔戒全集(共四部) 飘邈之旅 小兵传奇

冷知识 读书名言 道德经 国学 四大名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