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
中国式骗局大全

唯历史 > 中国式骗局大全 > 第161章:江湖有游医

第161章:江湖有游医

  第二天早晨,我早早来到警察局门外,想看看昨晚我们的下毒,有没有效果。

  我看到警察局里吹响了哨子,几十名吃过了早点的警察在院子里集合,一名胖胖的警察站在队列前训话,他说:“昨天在擂台上,两名狂徒不讲擂台规则,把两名日本人打得一死一伤,日本领事馆大发雷霆,喝令我们三天内交出凶案,否则我们所有人都要进班房。”

  我知道胖警察说的是豹子和瘦子。豹子和瘦子果然神勇,打得两名日本武士一死一伤,自己毫发无损,安全逃脱,只是,他们现在在哪里?

  站在队伍最前列的一名高个子警察说:“一定要抓住凶手,给日本人一个交代。”

  我心想:日本人被打死打伤了,你们就要捉拿凶手,而光头中了日本人的暗算,至今生死不明,你们为什么不抓日本人。这伙穿着黑衣服的警察,真是一群黑狗。

  高个子警察刚刚说完,突然捂住了肚子,脸上露出痛苦之色。胖警察看着他,呵斥道:“执行上峰命令,不折不扣,你为何不悦?”

  胖警察刚刚说完,脸上也露出了痛苦之色,捂住了肚子。然后,高个子和胖警察一齐跑向墙角的茅房。高个子两条长腿迈得飞快,胖警察两条粗腿脚步趔趄,高个子先跑进了茅房,胖警察只能在外面等着,他很不满意地喊道:“奶奶的,和老子争茅坑,老子不会放过你。”

  胖警察跑到了茅房前,站成了一排的警察突然一齐喊着肚子疼,反应快的早早到茅房前排队,反应慢的蹲在地上直呻吟。警察局院子里,哭爹声,喊娘声,叫唤声,咒骂声,响成一片。警察局门口围了很多人,他们都想看看警察局院子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然而,每个人看到后,都大吃一惊,他们看到警察局墙角的茅房前,一大群警察在拥挤,后面的拉着前面的,前面的抓着门框,他们就像抢吃猪食的猪一样,又像争夺粪球的屎壳郎一样,乱纷纷,闹嚷嚷,有人说:“局长先上茅房,局长上完科长上,科长上完股长上。”有人说:“都到这时候,谁还顾得上什么局长不局长。”

  站在门外的人哈哈大笑,笑得直不起腰。

  我知道这是昨晚我的药材起了作用,那一大口袋药材,我们都不知道是什么药材,全部倒进了水窖里,经过几个时辰的浸泡,窖水变成了药水。早晨起床,警察局的厨师并不知道昨晚我把一大口袋药材倒进了水窖里,他依然用窖水做饭,结果,警察们全都中毒了,全都吃坏了肚子。

  他们不仅仅今天吃坏了肚子,而且此后的很多天里,他们都会吃坏肚子。窖水什么时候不吃完,他们什么时候都会吃坏肚子。这一窖水,最少也要两三个月才能吃完,那就让他们两三个月吃坏肚子吧,让他们两三个月争抢茅房吧。

  我一想到他们此后的两三个月里,天天在茅房外心急火燎,抓耳挠腮,捶胸顿足,我就禁不住想笑。

  我离开警察局,来到没人的地方,痛痛快快地笑了一番,然后赶向岳王庙。

  岳王庙,三师叔和熊哥听到我讲述刚才在警察局的见闻,也笑得直不起腰。

  没有了警察的骚扰,我们去往教堂寻找豹子他们。

  然而,教堂里却并没有光头,更没有豹子和瘦子。我们又走遍了张家口的大小药铺,都没有见到他们。他们去了哪里?

  那天夜晚,我们住在了客栈里。

  客栈非常简陋,只有几间房子,房子也都残破不堪,房顶上长满了苔藓,用木板钉成的墙壁裂出了很大的缝隙。

  夜半时分,我一个人睡不着,就起身下床,在院子里晃荡,突然看到有一间房屋的灯光从板壁的缝隙透进来,还有说话声传过来。他们在用江湖黑话说着药材的行情,什么药材又涨价了,什么药材紧俏了。然后又在争论哪种药材对哪种疾病的疗效。最后,一个说,要粪分辨什么药材啊,只要懂了一种药材,就包治百病。要在江湖上混得好。重要的不是你懂多少药材,重要的是你要会骗术。病人什么都不知道,你想怎么说就怎么说。你无论说什么,他都会听。

  懂点药材,又会说江湖黑话的,而且钻研骗术,那么就一定是江湖游医。

  我听着他们说话,他们居然说到了胖大和尚。他们听人说胖大和尚就在这一带,不如赶快离开,免得露怯。他们说胖大和尚这个人为人促狭,如果被他看破行藏,就会揭穿,不给人留情面。

  我一听到胖大和尚,眼前豁然开朗。胖大和尚是江湖上有名望的郎中。豹子和他在一起,而豹子又和光头在一起,那么,光头肯定也和胖大和尚在一起。有江湖上有名的胖大和尚在一起,他们又怎么会去药铺里看伤呢?

  怎么以前把胖大和尚给忘记了?他是江湖上有名的神医,而且在江湖上人缘很好,因为他这个人很正气。

  我继续偷听他们的谈话,他们说到了和胖大和尚的过节。一个人说,有一年,他看中了一个大财主,这个大财主家财万贯,还有一个漂亮的小老婆。大财主不断咯血,这种病一般都会死,只是死的时间长短而已。大财主请了很多郎中,花了很多钱,都没有效果。我看到这个一个发财的好机会,就准备把大财主的钱财全部骗到手,等大财主死了,再把他的小老婆弄上床。我说自己是神医,治愈好了很多这种咯血病,这种病的病因是内热,衣服不能穿太厚,被子不能盖太厚,也不能同床,因为同床就会气血上升,随时会丧命。在我心里,已经把他的小老婆当成了自己的老婆,目前只是寄存在他家,到他死了,我就来支取。

  另一个人说:“你小子很有计谋啊。不过,要是我的话,我就边给这个棺材瓤子治病,边和那个小浪蹄子调情。发财发情两不耽搁。白天给老不死的号脉,晚上和他小老婆打滚,啊呀,人间哪里还有比这更美的事情?”

  先一个人说:“你不知道内情,我也想这样做,但是做不来。棺材瓤子的小老婆可一点也不浪,他对老不死的忠得很,我多次向她暗示,她都不理。房间里只剩下我们两个的时候,我在她身上摸一把,她一把把我推开,还说我如果再行不轨,她就要喊人了我说喊人也没用,你男人答应把你嫁给我,她说嫁给你这样好色的男人,还不如一根绳子上吊死了。不过,我就喜欢这种烈性女人,这种女人才够味,比那些小浪蹄子强了不知道多少倍。”

  先一个人接着说:“以后,我几乎天天去老财主家瞧病,每次去都给他带点药,老财主都这样了,吃些不疼不痒的药,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我也对小老婆改变了策略,装着对她很关心,每次去都给她买点小礼物,避过老财主送给她。女人是感情的动物,只要让他对你有了感情,你让她怎么样,她就会怎么样。男人是食肉动物,只要见到肉,就想上去吃一口,女人就是肉。过了几个月,这个小老婆对我有了意思,就差上床了。有一次,我摸着她的奶子,向她提出上床,她说,她男人还活着,她不能做背叛他的事情,不能乱了伦理纲常。我心想,你男人快死了,死了你就要上我的床。奶子都摸上了,离脱裤子就不远了。馍馍都蒸熟了,也不急揭锅这一会儿。”

  后一个咯咯笑着说:“你小子艳福不浅,左手从她男人口袋里拿钱,右手摸着她的奶子。她男人一死,这万贯家产都是你的。”

  前一个说:“唉,就差一步。”

  后一个问:“怎么了?”

  (我在广州的南国书香节上接受访谈,并签名售书,时间定在今天下午一点。出版《历史可以很精彩》的出版社共邀请了两个人,一个是中国著名经济学家茅于轼,一个是伪作家李幺傻。能够和茅于轼这样的人坐在一起,这让我感到非常荣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推荐小说魔戒全集(共四部) 飘邈之旅 小兵传奇

冷知识 读书名言 道德经 国学 四大名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