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
中国式骗局大全

唯历史 > 中国式骗局大全 > 第110章:铁屋子燃烧

第110章:铁屋子燃烧

  在这里,我们举目无亲,茕茕孑立,形影相吊,感觉就像掉进了大海中一样。而大排是本地人,她在逃走的时候,一定布置有暗哨,对我们跟踪,对我们盯梢,然而,我们不知道这些人藏在哪里,也许就藏在我们经过的任何一棵大树上,或者我们经过的任何一座山坡后。

  形势突然变得异常凶险。

  我们决定去找干巴老头,在这里,我们唯一能够依靠的人就是干巴老头。

  我走在前面,三师叔走在后面,我的手中握着刀把,三师叔的手中挽着雕弓,我们警惕地望着两边,担心随时会有危险和攻击来临。我们相距有上百米,突然有一个人中了埋伏,另一个人就会救援。

  我们走进那座通过干巴老头所住村庄的山谷时,后面赶上了两个骑马的人,三师叔看到他们,就自然让在了路边。

  两个骑马的人不紧不慢地走着,间或还发出爽心的大笑,他们经过三师叔身边的时候,一个人问:“这位老乡,去东陈庄是不是走这条路?”

  三师叔没有听过东陈庄,因为他不是本地人,三师叔仔细观察着这两个人,一句话也不说,他看到这两个人衣着普通,风尘仆仆,就像两个赶长路的人。三师叔从他们身上没有看到值得怀疑的地方,这才摇摇头说:“不知道,你问问别人吧。”

  那两个人从三师叔身边走过了,继续不紧不慢地向前走着,走到了距离我只有二三十米的地方。三师叔一直在密切观察着这两个人的动向,突然他看到走在前面的那个人将右手伸到腰间,等到他的右手离开腰间的时候,他的手中已经多了一条长绳。

  三师叔大声叫喊:“呆狗,注意。”

  然而,已经晚了,那个人已经抛出了手中的长绳,尽管我也一直在留意着他,但是我没有想到他的手会这样快。等到我想要在路边躲避的时候,绳套已经从天而降,套在了我的身上。

  我抡起手中的刀,想要砍断绳索,但是来不及了,那个人催马跑过来,一下子将我掼倒在地,他手中的绳扣收紧,我被带倒在地上,被马拖着向前跑。我的身体擦在石头地面上,流出了一缕缕血丝。

  另一个人在绳索抛出去的时候,突然拉马回转,向着三师叔撞去。三师叔手法极快,他拉弓引箭,将那个人射落在马下。

  接着,他再次射出一箭,射向拉着我向前跑的那个人。

  那个人精通骑术,他骑在马上,藏身在马鞍旁,三师叔的那一箭落空了。就在三师叔准备再射出第二箭的时候,前面的道路出现了转弯,那个人打马转过去,而被拖在绳子后的我则被甩在了山谷中。

  山谷口遍布嶙峋的石头,石头的棱角割断了绳索,也将我摔落到了谷底。还有,秋天来临了,山谷里铺满了毛茸茸的荒草,我滚落下去后,并没有收到太重的伤害。

  那个骑着马的人,远远逃遁,再没有回来。他慑于三师叔的箭术,不敢再造次。

  三师叔将我从山谷中救出来后,看到我身上多处受伤,就从身上取出了跌打膏药,点堆火,烤热后,贴在了我受伤的地方。跌打膏药,是行走江湖的人必带的东西。这种膏药的粘性非常强,要揭下膏药,往往都要撕破一层皮。

  我记得我小时候,在集市上见到过这样一幕。一个小乞丐,推着一条受伤的腿,来到了一个烧饼摊,他低声下气地对卖烧饼的伙计说:“让我把我的膏药烤开,贴在身上。贴好后,我就会离开。”卖烧饼的伙计出于好心,就让小乞丐就着火炉烤膏药。现在的膏药,撕开就能贴;而过去不行,过去的膏药,必须烤热后,才能贴上去,否则是不会粘贴的。小乞丐蹲在火炉边,边烤膏药,边有一句没一句地和伙计聊天。伙计看到小乞丐怪可怜的,就陪着他说话。可是,谁也想不到的是,膏药烤好后,小乞丐突然把膏药一把贴在了伙计的嘴上,然后拿起卖烧饼的钱袋子跑了。他跑得飞快,根本不像腿跛的样子,事实上,他的腿上就没有伤,那是假装的。伙计看到自己的钱袋子被小乞丐抢走了,但是他无法张嘴喊出,也无法揭开,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小乞丐绝尘而去。

  我对乞丐一直都不同情,因为我从小就知道乞丐行当里聚集的都是社会渣滓,好吃懒做,好逸恶劳,后来,认识了黑白乞丐后,听到他们讲起乞丐行当里的种种故事,我更加深了对这个行当的厌恶。

  如果让我排列江湖上最可憎的行业,那么,老月排第一位,乞丐肯定会排在第二位。老月靠的是高明的骗术,乞丐靠的是欺骗人们的同情心。

  现在看来,即使我们不想与大排他们动手,他们也会找我们动手的。我们在这里无冤无仇,对我们下黑手的,只会是大排他们。

  可是,大排在哪里,我们不知道;我们在哪里,大排一清二楚。

  既然大排他们已经现身了,我们就没有必要再去找干巴老头了,免得把这股祸水引到干巴老头的巢穴——那座与世隔绝的小山村中。

  三师叔箭法高超,我跟着小眼睛学过一些武术根基,相信只要我们一路小心谨慎,也不会轻易落于下风。

  我们向东走,相信大排他们也会向东追赶我们。只要对我们赶尽杀绝,那两匹纯血马就是他们的了。

  这天黄昏,我们来到了一座小城里,住宿在客栈里。因为此次行程危险,我们就让丽玛暂时留在原处,不要跟着我们。

  我们走进客栈的时候,店家说客栈里所有房间都住满了,目前只剩下了最后一间,孤零零地盖在墙角。一间就一间吧,总比露宿郊外强。

  我们点着了油灯,查看房屋,看到门闩门关齐全,而且门关后还有一个楔子,关闭上房门后,插上楔子,房门就不能在外面拨开了。

  店家很吝啬,给油灯里没有放多少菜油。油灯燃烧了一会儿,就熄灭了。

  我们赶了一天的路程,在这个时候就都累了,没有惊动店家,插上房门,很快就睡着了。

  睡到半夜,我做了一个梦,我梦见我一个人走在沙漠中,天上是炎炎烈日,脚下是漫漫黄沙,太阳把黄沙烤着了,火苗舔着我的衣服,舔着我的脚踝,我想要叫喊,可是嘴巴被小乞丐的膏药贴住了,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小乞丐把我的嘴巴用膏药贴住了。

  我正在无计可施的时候,突然感觉到有人在推我,睁开眼睛一看,看到是三师叔,三师叔满头大汗,我向两边一看,突然大吃一惊,我看到了窗户外的熊熊火焰,熊熊火苗舔着窗台,我想要站起来,手扶着墙壁,三师叔突然一把拉住了我,他说:“墙壁是铁的。”

  墙壁黑乎乎的,异常坚硬,果然是铁的,我们昨天晚上太累了,没有仔细查看就睡着了。而店家也没有给我们仔细查看的机会,他给油灯里放了那么点菜油,就是为了不让我们查看。

  这是一间黑店。

  大排是我们的克星,在我们没有遇到大排前,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做什么事情都很顺利;而自从遇到了大排,听大排给我宏论了一大串江南后,事情就开始走下坡路。

  黑点老板到底和大排有没有瓜葛,我们无法知道。但是,客店里制作这样一间屋子,肯定就是为了残害住店的。你住在房间里,他在外面堆柴焚烧,墙壁很快就变得烫手,最终里面的人被烧死。而到第二天,撤走柴禾,拉走尸骸,这个房间又恢复了原来的样子,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尸体被烧毁了,但是黄金白银不会被烧毁。真金不怕火炼,说的就是这个道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推荐小说魔戒全集(共四部) 飘邈之旅 小兵传奇

冷知识 读书名言 道德经 国学 四大名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