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
中国式骗局大全

唯历史 > 中国式骗局大全 > 第97章

第97章

  昨夜过后,丽玛好像换了一个人,她的脸上红扑扑地,眼神像水蜜桃一样,水盈盈地,她的眼神总会有意无意地落在我的身上,我的眼神一与她相触,就能够碰出绚丽的火花。她低着头,吃吃地笑着。

  我带着她,从西边的村口出来,看到前面有一片包谷地。被扳掉了包谷的包谷地,像一个脱光衣服躺在地上的老汉一样丑陋不堪,露出累累的肋骨。我和丽玛藏在包谷地里,盯着村口的动静。丽玛紧紧挨着我,她湿漉漉的呼吸溅在我的脖子上,让我一阵阵意乱神迷。我扭过身,抱着她,她闭上了眼睛,长长的眼睫毛像翅膀一样在抖颤。

  我把丽玛放在地上,手指刚刚碰到第一个扣子,突然看到村口出现了一队人影,是那群赶着骆驼,拉着大车的人。

  走在前面的那头骆驼特别醒目,因为它的驼峰上长着红色的毛发。

  我的手指急忙离开丽玛,爬在地上,向村口张望。我看到那些人逶迤走出了村口,向着包谷地走来。

  我仔细观察,看到另一个人。两个在夜晚的客栈里,用江湖黑话谈论镖局和响马的人,都在这里了。但是,他们到底是什么身份,说他们是镖局吧,大车上没有悬挂镖局的旗子;说他们是客商吧,推着这么多货物,没有镖局保护,他们怎么敢上路。

  推车咯咯喳喳,骆驼噗噗踏踏,从我们的眼前走过去,然后慢慢走远,消失在了地平线的那边。我想要拉着丽玛跟上去。可是,丽玛不愿意了。我知道她只想和我在一起,哪怕是过着平平淡淡的生活,再也不愿这样东奔西跑,颠沛流离。可是,这件事情非常重要,关系到响马和镖局的命运,也关系到上百人的生命,我一定要查个水落石出。

  我抱起丽玛,吻了她一口,我说:“我们一定要去,这很重要。”

  她尽管没有听懂我的话,但是她看到我着急的表情,就跟着我跑向前面。

  我发誓,这段江湖恩怨了结后,一定要带着她过上安稳而充实的生活。即使我们生活在遥远的与世隔绝的乡村,我也要给她这种生活。你的身体放在哪里,并不重要;你的心放在哪里,才是最重要的。

  那天晚上,我们跟踪那队人马,来到了一座小镇。

  小镇很小,只有一条街道,一家饭店,一家客栈,一家杂货铺,一家皮货店。这队人马没有住在客栈,而是住进了一户人家。这户人家的院子外有一棵高大繁茂的泡桐树,树枝一直伸到了院墙之外。我一看到这棵泡桐树,就知道可以利用了。

  我将丽玛安顿在客栈里,拍拍她的肚子,然后指指门外,她知道我要走了,她知道她留不住我,只好恋恋不舍地看着我离开。

  我在客栈里转悠着,寻找着可以利用的工具。我在墙壁上看到了挂着的一盘牛皮绳,解下来,悄悄地溜出去。

  我来到那棵梧桐树下,拿起绳子一甩,就搭在了树枝上。然后,我沿着绳子爬到了树枝上,站在了那户人家被树枝覆盖的院墙上。很多人以为他们家院墙高耸,对伸出墙外的树枝不加修剪,刚好给老荣提供了方便。

  那天晚上的月亮很好,照耀地面如同白昼,我看到这伙人只是将大车连在一起,派一个人睡在大车上,他的鼾声像一条想要流通也总也流不通的冰冻的河流,那种磕磕绊绊的声音让人头皮发麻。

  我悄悄地从树枝上溜下来,在每一间房屋的窗沿下凝神静听,但是我没有听到一句话。这些赶了一天路的人,都睡着了。

  偷听不到他们的谈话,我便慢慢摸近他们的车辆,想看看里面装的是什么。我摸了摸,摸出来装的是布匹。布匹外包了一层油布,油布外用绳子捆扎着,绳子下还夹了一块布条,我抽出来,但是那时候月亮隐入了云层里,我看不到这是什么,便将它装进了口袋里。

  再找不到有用的线索了,我只好又翻墙出来。怪不得他们警戒如此松懈,因为他们押运的,只是不值钱的普通布匹。

  回到客栈,擦亮火柴,我看到我偷回来的是一面小旗子,上面写着四个字:嘉定镖局。

  原来这也是一伙走镖的。

  可是,嘉定镖局在哪里,我不知道。我以前只是听光头说,有一支镖队和他们的路线刚好相反,从嘉峪关到张家口,他们从嘉峪关带皮货到张家口,这条路是主线,就像光头他们从张家口带丝绸、茶叶到嘉峪关,这条路是主线,至于回去的情况,能带上什么就带什么,反正是捎带,有时候还会空手回去的。

  光头口中的那个镖局,莫不是这个嘉定镖局?害死念家亲和瘦子孩子的,莫不是这个嘉定镖局?

  他们为什么要下此毒手?又为什么要嫁祸于人?想到他们回去的时候,只是带着普通的布匹,我豁然开朗。

  然而,直到现在,我也只是猜想。我偷听到谈话的那两个人,他们和嘉定镖局走在一起,并不能证明他们就是嘉定镖局的人。

  我必须一直跟踪下去,直到弄清事情的全部真相。可是,我又怎么才能弄清真相呢?仅仅依靠偷听,是远远不够的。如果他们一路不说,我就要一路跟踪到嘉峪关。等到我跟踪到嘉峪关,响马肯定就会全部干掉镖局。而我现在没有拿到足够的证据,想要回去给响马说明,响马也不会相信我。

  我该怎么办?

  天气转冷了,丽玛还是穿着夏天的衣服,我决定先去搞一件衣服给他。

  街道上有一家皮货店,皮货店里卖的是熟皮子和皮毛衣服。塞外动物很多,羊、狼、狗、鼠、狐、兔……这些动物的毛皮,都可以制作衣服和褥子,从动物身上剥下来的,尚未加工的皮子,叫做生皮子,又燥又硬,不能使用;把生皮子浸泡在草灰水中,浸泡三天,然后拿出来阴干,并加以揉搓,皮子就会变得柔软,这就是熟皮子,熟皮子就可以使用了,缝制大衣,制作褥子。

  我翻墙出去,直奔皮货店。

  皮货店的房门,只是普通的两扇对开的木门,要拨开这样的木门,实在太简单了。关于这种木门的盗开方法,前面已经写了很多。

  我轻手轻脚地溜进皮货店,看到墙角放着一张床,房中间架着一根长棍,长棍上搭着一排皮衣。我的手刚刚挨上那些皮衣,床底下突然钻出了两个手持棍棒的人,他们大声叫骂着:“昨天偷,今天又偷,你这个贼胆子也太大了。”

  我突然看到有人从床底下钻出来,吓得魂飞魄散,顾不得拿皮衣,扭头就跑。

  那两个手持棍棒的人钻出了皮货铺,我在前面跑,他们在后面追,他们边跑边喊:“抓贼呀,抓贼呀。”我听了后非常生气,我又没有偷你们的东西,你们至于这样大喊大叫吗?

  我不能跑进客栈,如果跑进客栈,就会给丽玛带到灾难。我沿着这条唯一的街道跑着跑着,就钻进了一条小巷。

  小巷尽头是清真寺,清真寺墙壁高大,我爬不上去,回过头来,看到巷子口追来了七八个人,还带着一头狗,狗仗人势,一路都在狂吠着。

  前无去路,后有追兵,我正彷徨无计的时候,突然看到旁边有一棵钻天杨,就三脚两脚爬上去。钻天杨树杆粗壮,但是树冠收缩,看起来就像一管毛笔。如果这是一棵泡桐树就好了,泡桐树的枝干向外伸张,我攀着树枝,就能够跳到屋顶上,然后踩着屋脊和围墙逃走;可是这是钻天杨,它的枝干距离最近的屋脊和围墙,也有好几丈远。

  我爬上钻天杨,身子藏在树枝间,刚刚喘口气,那些人就带着狗追到了树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推荐小说魔戒全集(共四部) 飘邈之旅 小兵传奇

冷知识 读书名言 道德经 国学 四大名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