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
中国式骗局大全

唯历史 > 中国式骗局大全 > 第89章

第89章

  我醒来的时候,已经到了第二天早晨,太阳升起很高,照在院子里的一株洋槐花树上,洒落了一地的细碎斑点。我心想不好,赶紧扶着墙壁走到门外。

  门外,店家正在院子里择青菜,他看到我走了出来,马上殷勤地说:“和你一起住店的那几个人替你遛马去了,让我别叫醒你,说你昨晚睡得晚,太累了。”

  我知道坏了,河曲马终究还是被人偷走了。

  我的头依然昏昏沉沉,艰难地摇摇晃晃地回到房间里,向炕头看了一眼,包裹也被人偷走了。包裹里放着念家亲给我的盘缠。念家亲他们这些响马最不缺的就是钱,那些盘缠不但足够我去往哈密,而且足够我和丽玛从哈密再回到张家口。

  现在,马没有了,盘缠也没有了。我不但举步维艰,难以追上丽玛;就算追上丽玛,也不一定能够解救出来;就算解救出来,又怎么能会到张家口。

  我刚刚爬上房顶,大排就抽走了梯子,我上不能上,下不能下,只能坐在房顶上,仰面朝天,徒唤奈何。

  我一路上提心吊胆,一路上谨小慎微,一路上步步设防,我防住了美人计,防住了调虎离山计,可是我没有防住大排的感情计。大排冒充高官之子,让我对她放松了警惕;大排谈吐不俗,旁征博引,让我认为她出身高贵;大排又还原女身,诉说感情,击中了我心灵深处最柔软的所在,仅仅三杯酒,就让我中招了。

  江湖实在太险恶了。

  我一向自诩酒量惊人,豪气干云,可是,为什么昨晚三杯酒就让我醉得昏昏沉沉?大排手中的酒杯一定有鬼,她将两个酒杯拿出来,一个放着蒙汗药,一个没有放蒙汗药。放着蒙汗药的那个放在我的跟前,没有放蒙汗药的自己端着。然后,碰杯、再碰杯、三碰杯,我就倒下去了。

  尽管我一直控制着喝酒,但我没有想到三杯酒我就会醉;尽管我一路都在防范着老月,单我没有想到一个泪眼婆娑的女孩子,会对我布置圈套。

  几十年后,有一个名叫范伟的老实人说:防不胜防啊。

  我枯坐在房间里,身无分文,欲哭无泪。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想骂娘。

  我在房间里呆了半天,身体慢慢恢复过来。小二看到我的房门一直打开着,却没有任何动静,就好奇地跑进来查看。

  小二问:“你的同伴牵着你的马去溜,咋到这个时辰了,还不见回来?”

  我说:“那不是我的同伴,那是一伙骗子。”

  小二大吃一惊:“骗子?骗走了你的河曲马?”

  我悲伤地点点头。

  小二说:“你这个河曲马太值钱了,您怎么就能让他们骗走了?”

  我继续听着,我这一路上一直在纳闷,为什么老月骗子们都盯上了我的河曲马,我的河曲马到底怎么了?

  小二说:“河曲马本来就少,你这匹河曲马属于河曲马中的精品,叫纯血马。一千匹河曲马中,也没有一匹纯血马。谁给你的这匹马?”

  我不能说是响马给的。响马瘦子能够把这么好的纯血马送给我,足见响马瘦子是个极讲义气的人。其实,响马看中的不是我,而是豹子,他和豹子惺惺相惜,成为了割命的交情。

  小二完全没有看出我的痛心疾首,他依然在絮絮叨叨,他说西域天山山脉西部有一个浩罕汗国,境内有汗血宝马,汗血宝马被人带到了河西走廊,与本地的河曲马交配,生出来的就是纯血马。这世界上汗血宝马才有几匹?纯血马当然就相当少了。

  浩罕汗国,今天的名字叫吉尔吉斯坦。

  怪不得一路上都有人盯上了我的纯血马,原来此地养马人众多,人人都是相马专家,唯独我不识货。要是小二早早告诉我这些话,我晚上就会和纯血马睡在一起。

  可是,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我走出客栈,站在嘉峪关一堵残破的城墙上,看着一条白色的道路,从脚下一直铺到天边,道路的尽头,有一轮斜阳正在慢慢西坠,像巨大的车轮一样。长路漫漫,旅途多艰,我该如何才能追上丽玛,她现在在哪里?

  饥肠辘辘,一天没有吃东西了。可是我感觉不到饥饿,我的心中只有悔恨交加。

  夕阳落下了远处的地平线,夜幕降临了,空中响起了归鸟的鸣叫。我披着夜色,走进嘉峪关,我需要的东西,今晚都要得到。

  街边有一座饭馆,正要关门,我在手指间藏了一颗石子,走了进去。我问店家到关帝庙怎么走。店家热情地给我说到了岔路口,先左拐再右拐。我说,我已经迷了方向,请他给我指点一下到哪个岔路口。店家走出店门,指着远处的岔路口。我趁机把夹在指缝间的石子弹出去,落在了锅盖上,乒乓作响。店家惶惶走进店中,查看锅盖放置的方向,我趁机把两个馒头和半只烧鸡塞进了衣服里。

  想要偷顿吃的,对于我来说,简直是小菜一碟。

  我怀里揣着馒头和烧鸡,走到背风处,狼吞虎咽,由于吃得太猛了,喉咙被噎住了。这时候,身后递来了一个水囊,我不管三七二十一,接过就喝。

  喝了几口后,才感觉到不对,回身望去,看到面前站着一个和尚。

  和尚问:“小兄弟,落单了?”落单了是江湖黑话,就是被丢下了。

  我不知道他是什么来路,就用江湖黑话问道:“大哥是治把?是老合?”大哥是和尚?还是江湖中人?

  和尚笑了,他说:“招子挺亮的。”他夸我有眼力。

  我问:“大哥吃哪条道?”大哥做哪一行的?

  和尚说:“懒龙。”

  懒龙是西北一带有地位的窃贼对自己的称呼,如果是在东南沿海一带,则称自己为“妙手空空儿”,京津唐和东北一带,则称“吾来也”。窃贼一般不会称自己是贼,他们也知道贼是一句骂人的话,就像妓女从来不会自称婊子一样。婊子也是一句骂人的话。

  像我在前面写道的原木这类杂贼,是没有资格自称“懒龙”的。

  遇到了自己人,我就没有那么多防范了。世间三百六十行,行行从业千千万,千千万人是一家。这个就叫做山不亲水亲,人不亲行亲。

  这是一个假和尚。他长着和尚的外形,实际上包藏贼心。

  假和尚说,从昨天下午我们走进嘉峪关,他已经盯上我们了,嘉峪关是一座边陲小城,每天也没有多少人从这里经过住宿,那时候还没有旅游开发这种说法。当然,那时候的景点也不要门票,而如今,嘉峪关一张门票上百元。

  我问:“和我一起来的那几个人,去了哪里?”

  假和尚说:“他们一出客栈门,就打马向西。估计这会儿,早就到了玉门了。”

  我问:“那几个人是什么来路?”

  假和尚说:“老月呗,你没看出来?着了道儿?”

  我说:“我真是瞎了眼,这一路上都和老月吃在一起,住在一起,最后还把我的马儿被骗了。”

  假和尚说:“你那匹马可真是好马,真正的纯血马,咋个来的?溜的?”溜是偷的意思。

  我说是江湖朋友送的。我向他说起了响马瘦子。

  假和尚说:“你这个朋友可真大方,值得交往。”

  假和尚又说,他有一单大生意,需要和人一起做。但是他手下的那些人都难当大任,就想和我合作。

  我想了想,一定是我刚才偷取馒头和烧鸡的时候,被他在暗中看到了。

  我问:“什么生意?”

  假和尚说,嘉峪关城中心有一座高门大院,院里住着一名富商,家财万贯,但是防守很严,他一个人无法窃取,需要我和他做帮手。取了财物,二一添作五,一人一半。

  我点头答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推荐小说魔戒全集(共四部) 飘邈之旅 小兵传奇

冷知识 读书名言 道德经 国学 四大名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