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
中国式骗局大全

唯历史 > 中国式骗局大全 > 第74章 好汉识英雄

第74章 好汉识英雄

  瘦子说:“这个社会,早就烂到了根子上,你老老实实种田做工,还填不饱肚子;坑蒙拐骗,贪污勒索的,吃香喝辣。朝堂之上的大小官员,没一个是干净的,他们口口声声说为老百姓服务,其实都是为了钱,自古衙门朝南开,有理没钱你甭进来。哎,大哥你是怎么吃上这碗饭的?”

  豹子说:“我父母以前在镇子上开了小饭馆,做点小生意,日子勉勉强强过得去,后来,保长经常在我家的小饭馆吃饭,吃完饭还不给钱,我爹上门要钱,被他们赶出家门。我那一年也是十岁,独自上门讨债,被他们的家丁打出。我咽不下这口恶气,就决心惩罚他们。有一天晚上,保长从我家小饭店出来,喝得醉醺醺的,我跟在后面,看他走进路边的茅房,我跟进去,把他推到了茅坑里。”

  瘦子说:“推得好。”

  豹子接着说:“茅坑里臭气熏天,保长被推进茅坑后,大喊大叫,我趁机溜了出去。可是,当时有人看到我跑出茅坑,就给保长说是我做的手脚,保长就把我爹娘抓起来,打得皮开肉绽,想要抓我,我逃走了。两个月后,我回来,才听说爹娘都死了。后来,有一天晚上,我偷偷溜到保长家,把他家的房门在外面插上,在房檐下堆满了柴草,把保长和他老婆烧死在里面。老家呆不住了,我就出来走江湖。”

  瘦子说:“大哥干得好,兄弟敬你一杯。”

  两人端起酒碗,又一饮而尽。

  瘦子说:“兄弟敬仰大哥的武功,也敬仰大哥的人品,来,我先干三杯,三杯为敬。”瘦子连倒三海碗烈酒,三海碗都喝得滴酒不剩。

  豹子说:“谢谢兄弟设下这个场子,让我们能够一醉方休,大哥也对兄弟的武功和为人敬佩得紧,一起喝。”豹子也连喝了三海碗。

  他们两人说着,骂着,笑着,说得很投机,说到高兴处,就端起海碗狂喝。豹子的肚腹渐渐鼓起,瘦子的前襟也一片透湿。

  瘦子说:“这个混账社会,你本本分分干活,不是累死,就是穷死。我也想三十亩地一头牛,婆娘娃娃热炕头,可是人家不让我过这种光景,今天是上门收税的,明天是上门收租的,辛辛苦苦挣两钱,都给了人家。官逼民反,不得不反,这时候再老老实实做顺民,就是孬种。大哥说你不是做镖师的,那是做哪个行当?”

  豹子说:“我是做老荣的。”

  瘦子说:“大哥,痛快。”

  两个又连喝三倍。

  豹子说:“盗亦有道,我做老荣,从来不盗取百姓钱财,只取贪官污吏和不法奸商的财物。”

  瘦子也说:“是的,盗亦有道,我从来不为难普通百姓,只劫取不义之财,不义之财,人人得之。谁抢到了,就是谁的。”

  豹子问:“光头的镖局,一路风餐露宿,历尽磨难,挣的是辛苦钱,大哥斗胆问一句:他们哪里得罪了你们?”

  瘦子起身说:“我先去茅房,回来接着聊。”

  瘦子走出了茅屋,我们在茅屋里等待。铁柱对我刚才挤兑他一直耿耿于怀,他对着我吹胡子瞪眼,我装着没有看到。

  铁柱说:“有的人,就是煮熟的鸭子,除了一张嘴厉害,再没有什么值得夸耀的。”

  我听他说话阳不阳,阴不阴的,就故意反击说:“有的人,不但酒量不行,那张嘴也不行,这就更没有值得夸耀的。”

  铁柱站起来道:“有种的,咱们出去拳脚上见个真章。”

  我笑着说:“请注意,今天只斗酒,不斗拳,如果你想斗拳脚,改日吧。”

  铁柱说:“说到底,你还是不行啊,就只是嘴上的功夫,一斗拳脚就吓成怂了。”

  我还没有反唇相讥,小眼睛忍不住跳了起来,他说:“想斗拳脚,行啊,小爷我现在拳脚正痒呢。你说,怎么个斗法,是你们两个一起上,还是轮流上?”铁柱又指指铁栓。

  铁栓站起来说:“我看你怂是皮痒痒了,欠修理。”

  小眼睛说:“我今天一个人修理你们两个,一对二,不要帮手,你们拳脚只管向我身上招呼,我要皱一下眉头,不是好汉。”

  豹子伸手制止了我们,豹子说:“都坐下,不要说话。”

  小眼睛气哼哼地坐下来,我笑眯眯地坐下来,铁柱和铁栓看到我们不再接茬,也只好悻悻然坐下去。

  时间长了,瘦子还没有过来,我想偷偷看看他在干什么,就溜了出去。

  茅屋外是一片密密的树丛,我站在树丛后,在树缝间寻找瘦子的身影。突然,我看到瘦子从一棵大树后闪身出来,从胸襟前拉出一片黄色的棉花, 双手一拧,,就有水滴滴答答流下来。风吹过来,我闻到一股酒味。

  我突然明白了,瘦子在使诈。怪不得他喝了那么多酒,面不改色。

  我赶紧跑进茅屋里,爬在豹子耳边,偷偷地告诉了他。豹子笑着点点头。

  瘦子回到茅屋里,依然谈笑自若,他以为我们没有识破他的诡计。豹子对瘦子说:“我也出去方便方便。”瘦子点点头。

  茅屋里对方有三个人,我们这边只有两个人。铁柱一再给瘦子使眼色,想要趁机攻击我们。瘦子装着没有看见。

  豹子很快就回来了,他的肚腹依旧鼓鼓的。

  两个人坐在一起又喝酒,这次,他们不再骂这个混账的社会了,而改说江湖轶事。

  瘦子说:“有一个江湖带头大哥,有一次,带着慈禧太后御赐的宝剑,去拜会一名响马大当家的。两人谈得很投机,只恨相见太晚。夜半时分,这位带头大哥拿出那把宝剑,让大当家的欣赏。大当家的立即爱不释手。带头大哥说,老佛爷赏赐的宝剑,自然不会差,你拿着剑刃,对着灯光看,上面有一条游龙在摇头摆尾。大当家的信以为真,就双手捧起宝剑,剑尖对着自己的眼睛。带头大哥手握剑柄,突然一剑刺入了大当家的眼睛。大当家的怀有绝世武功,就此一命呜呼。你知道这个带头大哥是谁?”

  豹子说:“杜心五,老佛爷的贴身保镖。”

  瘦子说::“行走江湖,要多长个心眼,什么人都不要轻信。”

  豹子说:“有一个乡下青年,练出了一门绝技,名动京城。恭亲王听说了,就在王府设擂台,邀请这个乡下青年参加,只要能够有人打败这个乡下青年,就拿走千两黄金。如果没人打败,千两黄金就要给这位乡下青年。京城里的各派武林高手前来挑战,都败在了乡下少年奇怪的拳法下。打擂最后一天,恭亲王府有一名侍从,手托盘子,盘子里放着茶壶茶杯,从人群后一跃而出,站在了擂台上。两人开始比斗,打了好几个时辰,不分胜负。侍从要把千两黄金让给乡下少年,乡下少年要给侍从,双方争执不下。后来,恭亲王拿出了两千两黄金,一人一千两。而这两个人也成了刎颈之交,他们是谁?”

  瘦子说:“杨露禅和董海川。”

  豹子说:“行走江湖,义字当先,看淡名利,才值得交往。万贯家产,生不带来,死不带去,多要何益!贵为皇亲国戚,即使富可敌国,吃不过一日三餐,睡不过方圆一丈。”

  瘦子说:“我知道大哥话中的用意,但是我和镖局的梁子,与钱财无关。”

  豹子问:“那是为何?“

  瘦子说:“有些话当讲,有些话不当讲,讲出来就折了锐气。”

  豹子说:“既然如此,那就不讲了。来,喝。”

  豹子端起海碗,和瘦子碰杯,突然,他脚下一滑,差点跌倒。瘦子伸手扶住他,豹子连连道歉说:“人老了,酒量不行了,喝了几杯就犯糊涂。”

  豹子和瘦子又开始一杯接一杯地碰酒,豹子神色如常,而瘦子神色尴尬,我看到瘦子的眼睛骨碌碌地转着,眼中充满了疑惑。瘦子的衣服前襟,全都透湿了。

  又喝过几碗,一瓮烈酒几乎见底。瘦子满脸赤红,红成了鸡冠子,而豹子神色平静,依然端着海碗,咕咚喝了下去。

  瘦子说:“大哥,你武功高,人品高,酒量高,兄弟实在佩服得紧。”

  豹子哈哈大笑,他像变戏法一样,从衣服下取出了一个坛子,坛子里晃晃悠悠,是慢慢一坛子美酒。豹子说:“我没有酒量,给你使诈;都给你使诈了,人品当然就谈不上高了。”

  瘦子说也哈哈大笑,他说:“彼此彼此,我也给你使诈了,我衣服里藏了棉花,只是这会儿不知道棉花去了哪里?”

  豹子从凳子下抽出一片四四方方的棉花垫子,他问:“是这个吗?”

  瘦子说:“正是。大哥不愧是金牌老荣,空空妙手,您什么时候动手的,兄弟全然不知。”

  豹子说:“尺有所短,寸有所长。每个人都有他的长处,每个人也都有他的短处。”

  两人抚掌大笑。

  瘦子喝酒输了,丝毫也不难堪,他说:“我能够输给大哥,是我的造化。以后小弟全凭大哥调遣。只要大哥用得着小弟的地方,小弟风里来,雨里去,绝无二话。”

  豹子说:“能够结识兄弟这样的人中豪杰,大哥三生有幸。”

  瘦子和豹子又抚掌大笑。瘦子说:“喝酒,喝酒。”可是,他端起瓮,却只滴出了几滴酒。

  瘦子说:“都怪兄弟我,多好的酒啊,全都给浪费了。”

  茅屋里爆发出爽朗的笑声。

  豹子说:“以后大家就是一家人了。”

  瘦子说:“当然是一家人。”

  豹子说:“既然是一家人,那就放镖局快点过去。镖局这一路上,历尽艰辛,受尽磨难,让他们早早把货物送出去,就轻松了。”

  瘦子说:“大哥,我说句话,您别见怪。我和您是朋友,和这两个小兄弟也是朋友,但不和镖局是朋友。”

  豹子问:“这是为什么?”

  瘦子说:“说出来也不怕众位朋友笑话,镖局打伤了我。”

  豹子悚然而动,他问:“为什么?”

  瘦子说:“不但打伤了我,还杀了我的孩子。这种仇恨不共戴天,没齿不忘。只要我在世一天,就要铲灭镖局,手刃仇人,替我家孩子报仇。”

  豹子不再说话,事实上他不能再说话了。事情已经到了这种地步,还怎么说话?

  瘦子说:“我看到大哥你不是镖局的人,才邀请你来喝酒。你要是镖局的人,我断然不会邀请你。”

  小眼睛听到瘦子口口声声贬低镖局,再也忍不住了,他站起来喊道:“你不要欺负我们镖局无人,你想灭了镖局,只怕你没这种本事。”

  小眼睛的话刚刚说完,窗口突然扔进来一个绳套,将小眼睛套进去,拉到了窗口前,小眼睛愈挣扎,绳套愈紧。

  瘦子看着小眼睛说:“我知道你是镖局的人,今天要不是大哥在这里,我早就一刀砍了你。”

  豹子拱手对瘦子说:“你们之间居然还有这样的过节,容我回去质问镖局,至于这位小兄弟,还请放开。”

  瘦子一招手,门外的人抖一抖绳索,小眼睛自由了。

  小眼睛揉着被绳索捆绑得红肿的胳膊,不服气地说:“有本事真刀真枪地干,耍阴谋诡计的,算什么好汉?”

  我担心惹恼了瘦子,不放我们离开,急忙给小眼睛使眼色。小眼睛梗着脖子,不再说话。

  我们离开的时候,小眼睛一直把我们送出了好远,他叮咛豹子说:“大哥你还是离开这些走镖的,这些人全无信义,六亲不认。”

  豹子说:“我明天请你喝酒,去醉仙楼,明天我们都不使诈,好好喝个痛快。”

  瘦子仰天大笑:“大哥邀请,兄弟一定到场。”

  豹子带着我和小眼睛一回到村庄,就和光头走进了一个小房间,他们在一起商量。

  以下的对话是我以后听豹子转述的。

  豹子:“你们杀了人家的孩子,还把人家打伤了?”

  光头:“没有。”

  豹子:“是不是镖局有人偷偷杀了人家的孩子,打伤了人家?”

  光头:“不可能,他的功夫那么高,镖局就算想要打伤他,又怎么会轻易得手?再说,他的孩子在哪里,叫什么名字,镖局一概不知。”

  豹子:“我也这样想,这中间会不会有误解?”

  光头:“一定是误解。”

  豹子:“此前三次他们劫镖,有没有伤到镖局的人?”

  光头:“没有,全都放回来了。”

  豹子:“可见,全都放回去了,说明都不是镖局想要找的人,镖局想要找的,是仇人。响马这样做,是想要逼镖局管事的出场,把仇人交出来。”

  光头:“现在该怎么办?”

  豹子:“明天我约他一起喝酒,你说明实情,看他怎么说。”

  第二天,在醉仙楼,双方开始了另一场斗酒。一方是瘦子和铁柱、铁栓,另一方是豹子、光头和我,其余的人守在院子里。

  这一场,其实不应该叫斗酒,应该叫喝酒。按照镖局的规定,走镖的光头是不能喝酒的。昨天双方是在喝酒上压倒对方,今天是想要了解情况。我们希望的都是能够冰释误解。

  瘦子的家,在灰条坪,这是一个因为长了很多灰条菜而被命名的村子。灰条菜,是一种可以食用、略带苦味的野菜。

  瘦子的孩子已经十多岁了,在县城里上新学。因为瘦子特殊的身份,所以他没有向外界透露,孩子的父亲是个响马。灰条坪距离县城,仅有十多里。

  这一天,瘦子回到家中,夜半时分,瘦子刚刚睡下,突然响起了剧烈的敲门声,瘦子从后墙翻出去,绕到前面,看到敲门的是一个中学教师模样的人,他送信说,这户人家的孩子在县城里被人绑架了。

  瘦子一听说孩子被绑架了,顾不得中学教师,就骑着快马向县城赶。快到县城的时候,突然路边的草丛中射出了几支箭,其中有一支射中了他的肩膀。豹子回头一看,看到那个人你身材高挑,长着一张漫长的方形脸。

  突陷埋伏,瘦子不敢停留,他忍疼夹紧马腹,冲进了县城。到了县城,他拔出箭镞一看,上面刻着“龙威镖局”的字样。但是,这四个字被刻意涂画,很不容易辨认。

  龙威镖局,就是光头所在的这个镖局。

  第二天,瘦子躺在药铺里得知,他的孩子被杀,尸体丢在护城河里。

  瘦子是被毒箭射伤的,毒气已经深入骨髓,生命危在旦夕,后来,以为行走江湖的和尚,才给瘦子治好了伤病。

  瘦子伤好后,就开始了报复龙威镖局。凡是龙威镖局的镖车,他一概劫取,然后一一辨认那张漫长的方脸。可是,没有找到。瘦子就带着人继续劫取龙威镖局的镖车,逼着他们掌柜的出马。

  豹子问:“给你治病的和尚,长什么样子?”

  瘦子说:“又高又胖,满米红光,头上的头发全部落光,不明白的人,都以为他是和尚。”

  我看到豹子嘴角微微一动,我也猜出了这个人是谁。

  光头说:“龙威镖局中,没有长兴方脸,个子高挑的人。而且,镖师出门,都是成群结队,没有单独行动的。”

  瘦子从背包里拿出一支箭,问道:“这是不是你们的箭?”

  光头拿着箭一看,大吃一惊,这确实是龙威镖局的箭,而且箭杆上确实刻着“龙威镖局”的字样,这几个字还被刀子刻划得模糊不清。

  瘦子看到光头的表情,勃然大怒,他质问道:“既然是你们的箭,还有什么话说,快点交出凶手,否则让你们走不出这里半步。”

  瘦子说话的声音一大,旁边散座在酒桌上的人纷纷站起来,从衣服里抽出利刃,原来他们是响马假扮的,足有二三十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推荐小说魔戒全集(共四部) 飘邈之旅 小兵传奇

冷知识 读书名言 道德经 国学 四大名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