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
中国式骗局大全

唯历史 > 中国式骗局大全 > 第71章 屋脊战响马

第71章 屋脊战响马

  在沙漠中迷路,就像在大海上迷路一样,大海上迷路,四顾茫茫,只看到一望无际的海水;沙漠上迷路,四望茫然,只能看到波浪一样连绵起伏的沙丘。没有灯塔,没有路标,如果遇到阴天,连指引方向的星光也没有。

  事实上,就算有星光,镖客和豹子也不会像白乞丐那样依靠北极星辨别方向。在没有天文知识的人眼中,这颗星星和那颗星星并没有任何区别。在过去,上知天文下知地理的人,就可以做军师了。豹子和镖客他们只能做战将,做不了军师。

  到了夜晚,沙尘暴来了。漫漫黄沙铺天盖地,吹进了他们的嘴巴里,吹进了他们的头发里,吹进了他们的衣服里,吹进了他们的身体里。骆驼看到沙尘暴来了,急忙卧在地上,闭上鼻孔,把头颅埋在两膝之间。他们抱着骆驼的脖子,担心会被沙尘暴卷走。

  沙尘暴过后,已经到了午夜,一缕惨淡的月光从云层里筛下来,落在驼队里。小眼睛最先把自己从沙堆里拔出来,他呸呸地吐出嘴巴里的沙子,摩挲着头发,头发间的沙子纷纷扬扬地落下来,他抬头望着远方,突然就看到了一个怪物。

  这个怪物站立在几十米外的一座沙丘上,站在惨淡的月光下。月光下,他的头发是黄色的,很长很长,垂到了腰间。整整十多天来,他们在沙漠中没有看到一个人,而现在突然出现了这么一个似人非人的怪物,小眼睛惊讶得说不出话来,他只是抬手指着远处沙丘上的怪物,嘴巴里发出啊啊的惊呼声。

  镖师们顺着小眼睛的手指望去,都看到了这个黄毛怪物,他们谁也想不明白,荒无人烟的沙漠中,怎么会出现这样一个怪物,这个怪物是什么东西,他们谁也不知道。

  有镖师大声喊叫:“你是谁?”

  黄毛怪物没有说话。

  镖师又喊:“谁?说话!”

  黄毛怪物还是没有说话。

  豹子拿出弹弓,准备发射弹丸,然而黄毛怪物好像察觉了,他转身逃去,他的身影在沙丘上起伏着,跑得很快,消失在了他们的视线里。

  我问:“这是什么怪物?”

  小眼睛说:“不知道,但是听住在沙漠边缘的人讲过,如果有人走进沙漠,饥渴而死,他的尸体就会变成鬼魂,在沙漠里游荡。有月亮的晚上,这种鬼魂就会出现。”

  我问:“真的是鬼魂吗?”

  小眼睛还没有说话,屋外突然传来了一声阴惨惨的笑声,笑声过后,传来了一声叫喊:“屋子里的,都给我滚出来。”

  我们都大吃一惊,不知道谁在外面叫喊,但是敢于在镖师们面前这样叫喊的,一定就是仇家。

  我们一个接着一个跨出门槛,走到院子里。院子里没有人,我们正感到困惑的时候,那个声音又传来了:“不要找了,我在这里,有种就上来。”

  我们抬头一看,看到对面的屋脊上站着一个人,月光照耀着他瘦削的身体,让他显得异常诡异。那个人手中拿着一根齐眉棍。

  镖师在院子里每个隐秘的角落,都布置了暗哨,但没有想到,对方站在了屋脊上,居高临下看着我们。我们的一举一动,他尽收眼底。

  敢于公开向镖师叫板的,肯定不止一个人。我们向周围望去,看到远处的两棵树上,树枝无风自动,那上面肯定埋伏着人。

  光头向着对面屋脊喊道:“当家的辛苦。”

  对面屋脊上的那个瘦子喊道:“掌柜的辛苦。”

  光头喊道:“当家的不容易。”

  瘦子喊道:“哪家的?”

  光头答道:“小字号,张家口的。”

  瘦子又问道:“贵姓?”

  光头说道:“姓邓,江湖人送绰号光头,草字如来。”

  瘦子:“找的就是你。你穿着谁家的衣?”

  光头愣了愣,说道:“穿的朋友的衣。”

  瘦子:“吃的谁家的饭?”

  光头:“吃的朋友的饭。”

  瘦子:“吃的朋友的饭,为何要为难朋友?”

  光头疑惑了,他问:“我们几时为难朋友?朋友送我们衣,送我们饭,就是我们的衣食父母。”

  瘦子说:“白纸黑字,清清楚楚,放马过来。没胆量的,就回去。”

  光头愈发疑惑,什么白纸黑字,什么清清楚楚,他听不懂。

  瘦子口气很大,惹火了小眼睛,小眼睛对光头说:“师父,和他费什么话,把他从房顶上打下来,他自己就会走了。”

  光头想试试这伙人的软硬,就点头让小眼睛上去。他叮咛小眼睛说:“别打伤了人家。”

  墙边放着一架梯子,有镖师把梯子搬过来,光头把长刀咬在牙齿上,攀着梯子一步步走到了房顶上。

  瘦子持棍站立,严阵以待,小眼睛照面不答话,直接抡起长达就砍。瘦子用齐眉棍磕开长刀,紧接着端起棍子向小眼睛捅来。两人在屋脊上一来一往,打得都很有章法。

  但是,几招过后,瘦子加快了攻击节奏,小眼睛左避右闪,显得异常狼狈。光头刚想让小眼睛退下,瘦子的齐眉棍横扫下来,打在了小眼睛的腰上,小眼睛滚碌碌地滚落下来。

  瘦子在房顶上喊道:“就这样的臭水平,也敢走镖,真是惹人嗤笑,你们还是赶快回去吧,免得半路上丢了性命。”

  镖师们面面相觑,不知道这个人是什么来路,更不知道他为什么要找镖师的茬,更没有想到他的功夫会这么好。小眼睛的武功在年轻一辈中处于上乘,所以一向心高气傲,然而没想到,他居然在几招之间,就将小眼睛扫落屋顶。

  豹子出马了。

  豹子紧跑几步,跑到屋檐下,腾空而起,一手抓住了露在房檐前的椽头,然后一个鹞子翻身,翻上了屋顶。房上房下的人看到豹子露了这一手,都喝一声彩。

  我明白,在老荣行当中,这一手功夫是必修课,属于轻功之列。老荣上房偷窃的时候,就要能够攀着椽头跃上屋顶,豹子身为晋北帮的二当家,这种轻功自然是出类拔萃的。

  我在前面写到过,轻功是真实存在的,虽然不像武侠小说中写的那样踏雪无痕、一苇渡江,但是,在屋顶上行走而屋瓦不破,老荣中的高手都有这种轻松。你把屋瓦踩破了,房屋里的人肯定能听见的。

  镖客和响马都以练习搏杀的武功为主,而老荣则以连轻功为主。所以,王牌老荣的豹子,轻功自然让他们惊叹。

  豹子和瘦子站在房顶上,互相抱拳致意,他们还交谈了几句,说着江湖客套话,豹子让瘦子先动手,瘦子让豹子先动手,他们还没有动手,已经产生了惺惺相惜的感觉。

  瘦子看到豹子手中没有器械,他也将齐眉棍放在了屋顶上,然后,两个人在屋脊上展示了拳脚功夫。双方你来我往,斗了几个来回,都不分胜负。两个人都罢手了,继续交谈。

  他们交谈的,居然是如何破解对方的招式。

  瘦子说:“你刚才那一拳,如果击打我的面门,我就挡不住了。”

  豹子说:“你刚才那一脚,如果踢在我的腿上,我就会滚下去。”

  双方握手大笑。

  瘦子说:“再比划几下,如何?”

  豹子说:“恭敬不如从命。”

  双方又开始缠斗在一起,依然分不出胜负。

  瘦子说::“大哥你不是镖局的。”

  豹子说:“兄弟你好眼力,我这是我第一次跟着朋友走镖。”

  瘦子说:“天色也不早了,兄弟我要回去睡觉,天亮后,大哥出村向东走五里,有一片树林,树林中有一间茅屋,兄弟想请大哥前去饮酒,不知可否赏光?”

  豹子说:“一定奉陪。”

  豹子转身离去,哈哈大笑。笑声停止的时候,他的身影已经从远处的屋脊消失。远处的两棵树上,也有身影跃出,跃上房顶,跟着瘦子消失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推荐小说魔戒全集(共四部) 飘邈之旅 小兵传奇

冷知识 读书名言 道德经 国学 四大名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