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
中国式骗局大全

唯历史 > 中国式骗局大全 > 第63章 丽玛有麻烦

第63章 丽玛有麻烦

  这些人显然是奔着我们来的,然而他们是什么人,他们为什么要为难我们,我一点也不知道。

  我拉着丽玛跑出去,在客栈里寻找着能够出去的路径,可是,图墙外都是人,都是火把。人群在闹嚷嚷地叫喊着,火把照耀得墙外如同白昼。现在,即使我冒险带着丽玛翻墙出去,也会被他们抓住。

  我拉着丽玛,像一只没头苍蝇一样,到处乱窜,楼上开始有房门打开了,住店的客人拖着迟钝的脚步声走出了房门,我无处遁逃。

  突然,身后有人抓住了我,我下意识地翻身抓住他的手腕,可是却无法扳动,他的手劲很大。

  他说:“呆狗,快跟我走。”

  我一看,是店家。店家带着我们来到了厨房,扒开柴禾堆,里面露出黑乎乎的洞口。店家将我们推进去,我来不及细想,就和丽玛进去了。

  身后,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店家又将柴禾堆堆好了。

  我拉着丽玛,一步一步向前走,里面黑漆漆的,什么也看不到,甚至连近在咫尺的丽玛也看不到,我只能感觉到她的呼吸,和她的惊悸。我把她抱在怀中,她身体微微颤抖着,就像一只暴风雨中躲在树叶下的小鸟。

  她很恐惧。这是我第一次感受到她的恐惧。此前,在沙漠中面临绝境,命悬一线的时候,她也没有这么恐惧过。

  门外那些戴着白帽子的人,我一个也不认识。她们应该是奔着丽玛来的。

  我拍着丽玛的肩膀说:“别怕,别怕,有我在,你什么都不用怕。我们已经从沙漠里走出来了,我们什么都不怕了。”

  丽玛听不懂我在说什么,她的身体依然在颤抖。

  本来,我想着这是一个通道,沿着这条通道一直走,就能够见到亮光,找到亮光,就找到了出口。可是,我们摸着洞壁一直向前走,一直没有见到亮光,而且,越向前走,感到空间越发宽阔。

  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

  我们刚刚从沙漠里走出来,身上没有可以引燃的东西,不但没有火柴,连火石火镰都没有。那时候,火石火镰都是奢侈品,店家是不会把这些东西放在房间里让住店的人使用的。

  既然在这里走不出去,我们干脆就坐在地上。

  我将丽玛揽在怀里,我们的肌肤碰在一起,我们的嘴唇碰在一起,我浑身的热血渐渐沸腾了起来,汹涌澎湃。丽玛的脸颊发烫,嘴唇也发烫,她在喃喃地说着什么,梦幻一般的声音,像雾像雨又像风。

  我颤抖着手指,想要解开她的衣服,然而因为心情慌乱,却总也解不开,她抓住我的手掌,放在自己的胸口,我能够感受到她狂烈的心跳,就像展翅欲飞的鸽子。

  我的呼吸很急促,她的呼吸也很急促。

  然而,那天却并没有发生我想要的事情,她顽固地拒绝了我。

  后来,我想明白了,她可能顾忌两点,第一,她不愿意在黑暗潮湿的洞穴里做那种男女之事,她认为男女之事是非常圣洁的;第二,按照伊斯兰教义,行完男女之事后,必须大净,大净就是用水从头到脚洗一遍,包括嘴巴鼻孔和发梢,但是当时洞穴里连水都没有,根本就不能大净。

  我们在洞穴里等候了很久,后来,看到没有什么危险,我们就睡着了。

  等到我睡醒的时候,看到洞穴里有了亮光。店家打着火把,站在我的面前。丽玛还在入睡,她可能惊惧过度,太需要休息了。

  店家说:“小兄弟,那些人走了。”

  我问:“那是些什么人?”

  店家说:“他们属于回族的一支,生活在腾格里沙漠西面这一带,一直到甘肃北面。这支回族人势力非常大,连官府和军队都不敢惹他们。”

  我问:“他们找我干什么?我又没有得罪他们。”

  店家说:“你没有得罪他们,但是你带的这个女人得罪了他们。其实,也不算得罪,这些戴着白帽子的人,就喜欢打架闹事。”

  我说:“我老婆?丽玛?丽玛只是一个弱女子,又怎么会和他们作对?”

  店家说:“具体的情况我也不了解,我只是听到他们说一定要把这个女人抓回去,给真主安拉一个交代。”

  回族人的真主安拉,就是汉族人的玉皇大帝。玉皇大帝存在吗?玉皇大帝不存在。玉皇大帝不存在,真主安拉也不存在。既然真主安拉不存在,那何必又要给他一个交代?

  难道丽玛得罪了真主安拉?得罪了一个不存在的人,这种逻辑实在混账。

  我问:“他们怎么知道丽玛在这里?”

  店家说:“都怪你,你喝了酒,就胡言乱语,把丽玛的头巾解下来,让所有人都看到了丽玛的长相。”

  我说:“看到了丽玛的长相又怎么样?难道每个人的容貌不是让别人看的?”

  店家说:“你不懂,这是穆斯林的规矩,女人是不能抛头露面的,否则会被认为淫荡,是要遭受处罚的。”

  我说:“莫非就因为丽玛的容貌,被客栈里的人都看到了,他们就要找丽玛的麻烦?”

  店家沉吟着说:“绝不会仅仅这样的。按照穆斯林教义,见到不戴头巾的女人,他们认为这是不知羞耻,顶多会吐口水,绝不会抓起来带走。你老婆可能有什么隐情没有告诉你。”

  我说:“我不会说她的话,他不会说我的话。”

  店家说:“这样啊,你们怎么认识的?”

  我说了镖师们在沙漠边缘遇到她拉着一具骷髅,我送她去她家,她家豪华漂亮,她一把火烧了房屋,跟着我追赶镖师……

  店家说:“你老婆真不简单,她做的那些事情,普通男人都做不到。”

  我又问:“那些人怎么知道丽玛在这里?”

  店家说:“有人通风报信了。”

  我问:“谁?”

  店家说:“就是楼上那个不说话的人,你一再叫他喝酒,他不敢喝酒。你进房睡觉,他就出去了,再没有回来。我估摸着,肯定是他出去报信了。”

  店家接着又说:“这件事情,都怪我,我要是知道你酒量不行,就不会让你喝酒了。你喝了酒就胡说八道,这个毛病可一定要改,今天就惹祸了,以后还不知道会带来什么灾祸。”

  我点点头。

  丽玛醒来了,她不知道我们在说什么,睁着一双美丽的大眼睛看着我们。

  店家说:“你是光头的朋友,我也是光头的朋友,朋友的朋友还是朋友。在家靠父母,出门靠朋友,对一个朋友多条路,少一个朋友少堵墙。你的老婆是个奇女子,她很不简单。现在外面那些人走了,你们赶紧离开这里,那些人肯定还会回来找你们的。”

  我拉着丽玛向洞外走去,店家又在后面说:“树下拴了一匹马,鞍鞯也披好了,你们赶快骑着向贺家岩走。顺利的话,三天内就能够赶到贺家岩,追上他们。他们带着镖,走路慢。”

  我说:“太感谢你们了。”

  店家说:“不要谢,这些都是光头他们吩咐的。”

  我们钻出洞穴,看到天色已经大亮了,客栈房顶上的一只公鸡在踱着方步,可能它刚才叫鸣叫累了。客站中间的地面上,长着一棵高大的枣树,枣树下拴着一匹马。

  我和丽玛翻身上马,一走出客栈,就快马加鞭,向前猛跑。当初和燕子在草原额吉家中养伤,学会了骑马,没想到现在派上了用场。艺不压身,这句话很不错,尤其是对于行走江湖的人来说,更是如此。

  我们跑出了很远,回头望去,看到后面没有追兵,悬在半空的心终于放下来了。我按辔徐行,感觉到腹中饥饿,丽玛从后面的布袋里取出饼子和水。没想到店主准备得真充分,连干粮和水都给我们准备好了。果然是“出门靠朋友”。

  我们走到正午的时候,看到前面有一座集镇。这是我们走出沙漠后看到的第一座集镇。突然看到大家上行走着那么多的人,感觉到活着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情,感觉到他们每个人都很幸福。

  集市上行人熙攘,卖东西的摊点一直摆到了街面上,骑着马不能通过,我们就跳下马背,牵着马向前行走。

  集市上的女人都蒙着面纱,丽玛也蒙着面纱。我们徐徐地穿过集市,很多人都在好奇地看着我们。我不知道他们为什么会看着我们,是因为一个汉族男子和一个回族那人走在一起,还是因为戴着面纱的丽玛照样魅力四射,风情万种?

  我们快要走到街头的时候,突然从街对面冒出了一个男子,他留着两撇小括弧一样的胡须,对着我叽里咕噜了一番,我不知道他说的是什么,也不知道该如何应答。丽玛抢前一步,用波斯语和他交谈。那个人边和我说话,便用骨碌碌乱转的眼睛看着我。后来,丽玛拉着我离开了,身后只剩下那个人惊讶的目光。

  他是什么人,他和丽玛说什么,我一概不知。

  丽玛揍得很快,脚步坚定,看起来她好像生气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推荐小说魔戒全集(共四部) 飘邈之旅 小兵传奇

冷知识 读书名言 道德经 国学 四大名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