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
中国式骗局大全

唯历史 > 中国式骗局大全 > 第56章 镖局大门槛

第56章 镖局大门槛

  也许在豹子的心中,我是最优秀的,既有出众的容貌,强健的体魄,又在江湖上博采众长,以后前途无量。而且,在没有文化的江湖豪客中,我有私塾学历。我曾经听豹子对光头夸奖过我,说我文武全才,心眼活络,嫉恶如仇,爱憎分明,以后会有大成就。但是,我一直觉得自己是一个傻傻的乡下小子,是乡村土财主王细鬼的儿子,是哪个一直生活在凌光祖、虎爪、豹子、三师叔等江湖高手的阴影中,他们的成就,我永远也无法超越。

  也许在豹子的眼中,只有燕子这样出身江湖名门的侠女才能配得上我,可是,我出身卑贱,遭遇坎坷,我在燕子的面前总有一种强烈的自卑感,我一直在心中仰视着燕子。这种自卑感伴随了我很久,甚至一直到今天。

  人的第一印象是最重要的。当我遇到燕子的时候,她穿着夜行衣,身手矫健,翻越屋脊,如履平地。所以,她在我的心中一直是高高在上的。而当我遇到丽玛的时候,她形如枯槁,满身疥疮,生命奄奄一息,所以我感觉到她和我距离很近很近。

  燕子太强势了,丽玛太弱势了。男人在强势的女人面前,连自尊都难以保全,更何况做耳鬓厮磨的夫妻,更何况同床共枕。女人是用来保护的,男人是生来保护女人的,所以,我不会仰视丽玛,丽玛和我是平等的,我感觉到丽玛才是我要找的那个可以和我相守终生的女人。

  感情是最奇妙的最细微的东西。奇妙到了连自己都难以理解,细微到了任何人都无法察觉。我喜欢丽玛,不是因为她出身名门,恰恰相反,我喜欢此刻的她孤苦伶仃;我喜欢丽玛,不是因为她江湖阅历丰富,恰恰相反,我喜欢此刻的她单纯美丽。

  这一切,豹子怎么会懂。

  当天夜晚,我们住在一条河边。这条河很浅很浅,站在河边,能够看到河底白色的细沙。这条细小的河流从戈壁滩上流过,就像一根长发飘流在大地上。

  骆驼全部躺卧着,围成了一个圆圈,背脊朝里,头脚朝外。骆驼的里面是我们,我们也围成一个圆圈,我们的中间是货物。

  我们千里跋涉,受尽磨难,就是为了这些货物。响马们殚精竭虑,步步紧逼,也是为了这些货物。

  我的旁边睡着丽玛。

  月亮升上来,月亮又躲进了云层里;星光灿烂,星光又黯淡;夜风吹来,夜风又静息。我不知道现在到了什么时辰,只听到四周都是鼾声。

  几十天没有洗脸也没有洗澡的镖客们,拉鼾的声音特别大。然而,我睡不着,因为我的旁边躺着丽玛,那个在一天之内让我从地狱到天堂的女人,那个和我不是同一个种族但是更为吸引我的女人。

  我蹭着身下的细沙,悄悄地,一寸一寸地挪向丽玛。丽玛侧卧着,我看着黯淡的天光下,丽玛的侧影像山峰一样高低起伏,那是她圆润的肩膀,她纤细的腰身,她高高的臀部,她修长的双脚……世界上没有哪一片景色,比她更美丽。

  我的手掌挨着她的头发,她的头发散开了,铺在绸缎头巾上,绸缎头巾铺在地上。

  我的手就像一只蚯蚓,沿着她的发梢,一点一点,一寸一寸地向上爬行,终于爬上了她高高的额头,她没有反应。

  我的呼吸渐渐粗重,我挨她越近,呼吸越加重。我慢慢地爬过去,手掌盖在她的肩膀上,她的肩膀浑圆而柔软,盈盈一握。

  我感觉到她还是没有反应,我的胆子更大了,我的手掌又从她的肩膀慢慢上移,滑过她温润的脖子,滑向了她的脸颊。

  我的手掌刚刚挨上她的脸颊,突然大吃一惊。她的脸上湿湿的凉凉的,那是眼泪。

  我像被火烤着了一样,赶紧抽回了手臂。月亮从云层里露出来,我看到她睁着一双圆圆而明亮的眼睛。

  她没有睡着,她在想什么。

  此后,我变得很气馁,不敢再碰她。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她爬到我的身边,扯扯我的衣服,指指远方。

  我刚刚平静的心湖,就像丢了一块石头一样,又开始泛起波澜。不,不是丢了一块石头,而是一块巨石;不是泛起波澜,而是掀起冲天巨浪。

  她走在前面,我跟在后面,我想象着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但是我又真的害怕会发生什么事情。在那个年代,如果不是夫妻,而做了那种事情 会被认为十恶不赦,是要遭到天谴的。那个年代是先结婚后上床,而现在是上了床也不一定结婚。

  她走了几十步,然后示意我站在原地,不能跟着她。她走到了更远的地方,我看到她停下来,蹲下去,黑暗中传来了响亮的水声。

  然后,她从黑暗中走出来,坐在了我的身边。我挨着她坐下去。

  我们无法交流,我有很多话想给她说,她肯定也有很多话想给我说,但是我们彼此都无法听懂对方的话。

  我们就那样肩膀靠着肩膀,坐了很久。我们看着星星,星星很近很大,似乎一伸手就能摘下一颗;我们看银河,密密麻麻的星星就像在赶集。

  远处的天边,划过了一颗流星。

  骆驼发出了一声粗苯的叫声,她扯着我的衣服,指指圈子,我们又回到圈子里了。

  我感到自己很幸福。尽管她没有说,但是我能够感觉到她喜欢我。

  天亮后,我们整好行囊,排成一行,一步一步沿着腾格里沙漠边缘行走。光头说,沙漠的边缘有一个地方,是一片枯死的胡杨树,只有沿着胡杨林向西走,就能够用最短的距离穿过沙漠。

  胡杨树是沙漠里特有的一种树,它的生命力异常顽强,生长一千年不死,死后一千年不倒,倒后一千年不朽。它在地球上最严酷的环境和土壤里,以最坚韧的意志与大自然抗争,生生不息。它就是人类中最顽强的那种人,即使血流遍体,仍在大呼酣斗;即使万千人众都已倒下,他仍在坚强挺立。

  小个子在前面带路,他曾经走过这条道路。我们踩着他的足印跟在后面。

  我们走了大约有一个时辰,小个子突然失魂落魄地跑过来,他脸色蜡黄,指着远方,上气不接下气地说:“前方来……来……来军队了。”

  光头喝令大家全部停下来。

  我不由自主拉着丽玛的手。

  豹子和光头低头商量片刻。光头让镖客赶快腾出一只麻袋,将丽玛装了进去。光头对所有人说:“丢了所有货都不要紧,一定要保住这个女娃子。”

  丽玛被装在麻袋里,麻袋绑在骆驼鞍鞯上,骆驼不紧不慢地向前走着。远方尘土飞扬,马蹄声杂沓一片,无数穿着军装的人从地平线边涌出来了,像一片乌云。

  军队越来越近了,最前面骑着马的人端着枪瞄准我们,我们不敢动了,停下了脚步。马队越来越多,将我们包围在中间。骆驼努力摆着头,想要挣脱束缚逃脱,镖师们用手掌轻轻地拍打着骆驼的脖颈,让骆驼安静下来。

  马群里走出了一个满脸胡子的人,他用修长的马刀指着我们问:“干什么的?”

  光头点头哈腰地说:“官爷辛苦了,我们是走镖的。”

  满脸胡子问:“走镖的?从哪里来?”

  光头恭敬地回答:“张家口。”

  满脸胡子又问:“驼背上装的是什么?”

  光头回答:“盐巴和布匹。”

  满脸胡子说:“爷们要查看一下,最近红匪犯境,我看你们就是红匪。”

  我不知道什么叫红匪,光头可能也不知道什么叫红匪,光头说:“官爷,我们是走镖的。”

  满脸胡子没有理光头,他一挥手,后面的几个人跳下马来,走向了骆驼,他们开始检查驼背上的包裹。

  我看到这里,头发都竖了起来,丽玛就藏在驼背上。我身不由己地走进了丽玛藏身的那个麻袋,用身体护着麻袋里的丽玛。

  当兵的拉着我的衣领说:“小子,走开。”

  我看着当兵的,一言不发,一步也不走开。

  当兵的和我拉拉扯扯,我一步不让,另一个当兵的一刀砍断了驼背鞍鞯的绳子,麻袋掉在了地上,丽玛发出了一声尖叫。

  满脸胡子大喊一声:“解开麻袋。”

  我冲上去,爬在麻袋上。一个当兵的举起枪托砸向我。豹子飞身过来,用手掌挡住了他的枪托。另外几名当兵的一齐扑向豹子,豹子左挡右击,当兵的倒下了一片。

  然而,更多当兵的上来了,他们扑向豹子和我。光头大喊一声:“都不要动,我有话说。”

  丽玛从麻袋里钻出来,所有人看到突然出现了这么漂亮的一个女子,全都看着他,全都停止了打斗和喧哗。

  丽玛藏在了镖师群里,满脸胡子高声叫道:“爷们要去打红匪,这个女人和骆驼全部征用了。”

  光头说:“官爷,这个确实征不得。”

  满脸胡子蛮横地说:“什么征不得?天王老子的东西,老子也征得。”

  光头说:“官爷,这些骆驼和这个女人,都是我们大门槛的。大门槛的东西,谁敢动它?”

  满脸胡子说:“什么大门槛小门槛?全部拉走。”

  光头说:“我家大门槛和马主席是拜过帖子的,有割命的交情。”

  满脸胡子一下子软了,他的口气温和地问道:“你说的是谁?”

  光头说:“我家大门槛是大个子。”

  满脸胡子问:“哪个大个子?”

  光头说:“我家大门槛姓冯,叫玉祥。”

  满脸胡子在马上拱着手说:“既然这样,为何不早说。大家都是一家人,大水冲了龙王庙,你们走吧。”

  当兵的闪开一条路,我们慢慢走过去了。

  大门槛是一句江湖黑话,意思就是镖局的后台。开镖局的,不能没有后台;就像今天开妓院的,不能没有后台一样。镖局的后台都很硬,比如,清末北京的几家镖局,后台分别是李鸿章、左宗棠等人,到了民国,镖局的后台就换成了段祺瑞、冯国璋、曹锟、冯玉祥、张作霖等人。镖局有着巨大的利润。客人托付镖局走镖,要给镖局最少百分之一的手续费。镖局每次走镖,都要赚一大笔钱。这么好的生意,怎么会轮得上寻常百姓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推荐小说魔戒全集(共四部) 飘邈之旅 小兵传奇

冷知识 读书名言 道德经 国学 四大名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