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
中国式骗局大全

唯历史 > 中国式骗局大全 > 第53章 腾格里沙漠

第53章 腾格里沙漠

  说话的响马就藏在身旁一棵高大的胡杨树上,但是他长什么样,我们不能看;他有多少人,我们也不敢看。我猜想,这些响马应该都藏在胡杨树上,张弓搭箭对着我们。

  空中的声音说过了“上路吧”,光头这才过去拨开枣刺,恭恭敬敬地放在路边。光头在整个过程中,没有抬头望一眼,大家也都没有抬头望一眼。人家响马是当家的,我们镖师是掌柜的,掌柜的是给当家的熬活的。人家响马是东家,我们镖师只是管家,东家向管家伸手要钱,那个管家敢不给?

  至于给响马留下多少钱,那要看你的货物多少。响马也有一大家子,也要吃饭,响马可不仅仅只会拦路打劫,他们还有侦察的、管账的、后勤的、送信的……镖局是什么组织机构,响马也是什么组织机构。

  走镖的千万别自作聪明,认为自己带些什么货物,响马不知道。响马在这条道上吃了几十年,道上的一草一木他们都熟悉,就连空中飞的蚊子都是他们的眼线。如果走镖的自作聪明,瞒着响马少给他们钱,那么下次这条路就断了,你们就甭走了。

  光头挑开枣刺后,我们低着头从胡杨树下走过。豹子走在最后面,他说:“当家的,当心,后面有恶犬。”

  那个声音说:“掌柜的,放心走,有我们拦着。”

  我们穿过胡杨林,向前走。走出了几百米,就听见后面传来一连串的犬吠声。我回头看去,看到胡杨树上雨点般地落下了无数的箭镞,有的鬼獒倒在了地上,有的鬼獒仓皇向后逃窜。

  胡杨林上到底埋伏有多少响马,没有人知道。但是按照箭镞的密集程度来算,应该不在少数。我刚才幻想着如果镖师和响马打起来,会是一种什么结果,现在想起来,只感到一阵后怕。

  镖师们没有回头,他们继续向前走着。我想,他们这么做,也许表达了一种倔强,也许江湖规则中不让他们回头。

  我们又走出了近百米,后面传来了马蹄声,人还未到,声音先传过来“掌柜的,等一等。”

  驼队停住了脚步,我回头看去,看到一个响马骑着快马追过来,他径直跑到走在最前面的光头身边,滚鞍下马,马颠着碎步停住了。

  响马对着光头抱拳行礼,光头还礼。响马说道:“当家的说了,前面就是沙漠,没有补充的,让你带几只鬼獒进沙漠。”

  光头说:“代我谢当家的。”

  响马又说:“当家的还说了,沙漠里还有响马,你只要说出当家的名号,就没人难为你。”

  光头说:“再谢当家的。”

  光头话音刚落,我看到远处走来了几匹马,马鞍边驮着鬼獒。鬼獒是一种狗,想来肉很好吃。

  我们带上几只鬼獒的尸体,继续向前赶路。天黑后,终于赶到了殷家集。然而,殷家集已经变成了一片废墟。在光头的记忆中,殷家集旁边有一条小河,而现在,小河早就干涸了,只看到丑陋而肮脏的河床。没有了河流,就没法生存,殷家集搬迁了。

  怪不得响马说,前面没有补充的。

  过了殷家集,就是腾格里沙漠了。

  腾格里,在蒙语里就是长生天,在维语里是天神,是整个世界的主宰,是宙斯,是上帝,是安拉,是玉皇大帝。

  腾格里沙漠,就是天神居住的地方。天神居住的地方,当然是人类不能涉足的,也是人类无法涉足的。

  然而,为了这趟镖,我们不得不走进这片人类无法涉足的地方。

  我们在腾格里沙漠的边缘停下来,准备走入漫漫无边的死亡之地。

  夜晚来临了,我们和骆驼都住在那片河床里。在这片荒蛮的土地上,沙尘暴是经常会有的事情,高高的河床,会替我们阻挡风沙。

  没有了鬼獒,没有了响马,没有了阴谋,没有了恐惧,这天晚上,我们睡得很踏实。

  天亮后,整理行装,突然发现段龙飞不见了。

  我们本来已经不再怀疑他了,因为他说的都是实话。可是,就在我们准备走进死亡之海的时候,他突然消失了。

  小眼睛说:“这小子肯定是来我们这里卧底的。”

  小个子说::“也不一定,兴许他不敢走进腾格里沙漠,逃回去了。”

  小眼睛说:“这小子肯定是那股响马的暗探,故意把我们引导了殷家集这边,让响马拦住我们。”

  小个子说:“你这样推断也不对。响马要是费这么大的劲,何必只要我们几十块银元,他应该抢走我们所有货物才对。再说,这股响马要是和我们为难,就不会替我们干掉了那群鬼獒。也不会把鬼獒送来给我们吃。”

  小眼睛满脸涨得通红,他迟钝的头脑在努力转动着,想要证明段龙飞是一名暗探,可是他却找不到更好的理由。

  光头说:“别再争了,不管段龙飞去了哪里,我们都要从沙漠里穿过。大家准备好,吃完饭就上路。这顿饭就吃烤狗肉。”

  大家欢天喜地地寻找柴禾,想象着狗肉的美味,口水都流了下来。这么多天来,大家吃的都是素食,天气炎热,肉食捂一天就会变味,而现在终于能够吃到新鲜的肉食,无不欢声雷动。

  柴禾很少,烤狗肉需要硬柴,而硬柴更少。所谓的硬柴,就是耐烧的柴禾,比如树枝树根。沙漠边缘树木很少,树枝树根当然也很少。我们跑到了很远的地方捡拾柴禾,突然,就看到远方来了一个人。

  那个人走路摇摇晃晃,走几步就会停下来。在沙漠边缘灼热的阳光中,他的影子也会摇摇晃晃,迷糊不清。

  能在这里见到一个人,就像在大街上见到一头骆驼一样稀奇。我们跑向那个人,边跑边问:“你是谁?”

  那个人没有回答,他的身体摇晃了一下,就倒了下去。

  小眼睛没有跑,他继续在捡拾柴禾,他说:“快点捡柴禾,等会儿吃狗肉。”

  我们跑到近前,大吃一惊,那个人穿着黑色长袍,长袍破烂不堪,长袍下的皮肤、脸上的皮肤、脖子上的皮肤,都长满了黄色的疥疮,要多恶心有多恶心。更让我们吃惊的是,他身后拖着一个人,那个人显然死去很久了,只剩下了一副骷髅。

  他的身上长满了疥疮,没有人愿意去碰他,他的头上缠着头巾,头巾也污浊不堪。我拉着他的头巾,想要拉他起来,没想到头巾脱落,一头瀑布般的长发露了出来。

  “啊,是女人。”我们都发出了一声惊呼。

  小眼睛远远听到我们说是女人,他三步并作两步地跑过来,边跑边问:“女人在哪里?女人在哪里?”

  小眼睛跑到跟前,看到是这么一个女人,就晦气地说:“什么女人啊,这也叫女人!”

  我说:“还愣着干什么,快点拿水,水!”

  小个子飞快地拿来了水囊,我把那个女人抱着,让她丑陋的头靠在我的腿上,给她灌了一口水。她的眼睛睁开了,想着我笑。她不笑就够难看的了,笑起来就更难看了,脸上的疥疮朵朵绽放,让人不寒而栗。

  喝完水的女人能站起来了,我们这才发现她长得很高,又瘦又高,就像一根竹竿一样。

  小个子仰着头问:“你从哪里来,要去哪里?”

  她看着小个子,脸上是疑惑的表情。

  我重复了一遍小个子的话:“你从哪里来,要去哪里?”

  她转头看着我,脸上依旧是疑惑的表情。

  小眼睛在一边说:“你们都甭问了,这女人是个哑巴,又丑又哑,怎么嫁得出去?”

  小个子说:“你怎么知道她没嫁出去,看她的年龄,最少也有四五十岁,估计后面拖着的这具骷髅,就是她男人的。”

  没有人知道这个女人的来历。这个女人在我们这里吃了一顿狗肉后,拉起那具骷髅就要离开。

  豹子问:“你要去哪里?”

  女人又用疑惑的神情望着豹子。

  豹子看到她听不懂自己的话,就用手指比划着,指一指那具骷髅,又指一指女人。这次,女人说话了,他呜哩呜啦地说了一通,又向前方指了指。

  我们听她说完了,面面相觑,没有一个人能够听懂她说的是什么。

  光头说:“这是一个回族女人,我也听不太懂她说什么,但我听到她一再说丽玛和阿依拉。”

  豹子说:“丽玛。”

  我们也一起说:“丽玛。”

  女人很高兴,她指指自己,又点点头。

  光头说:“看来,丽玛是她的名字。”

  豹子又说:“阿依拉。”

  我们也一起说:“阿依拉。”

  女人还是很高兴,她指指远处说:“阿依拉,阿依拉。”

  光头说:“我在这条路上跑了二十年,能够听懂一丁点波斯语。回族人说的是波斯语。丽玛是她的名字,丽玛在波斯语里是白羚羊的意思,还表示美丽。”

  小眼睛一听说丽玛的意思是美丽,一下子笑了,因为面前这个极度丑陋的女人,怎么也和美丽联系不上。

  光头继续说:“阿依拉就在前面几十里,走快的话,小半天就到了。这个女人独自一人上路,很危险,那些鬼獒肯定就游荡在附近。小眼睛,你骑着骆驼,带上刀,把这个女人送到阿依拉。”

  小眼睛挠着头说:“我刚才狗肉吃多了,拉肚子。”

  光头又对着小个子说:“你去送。”

  小个子说:“我脚上扎了一根刺,我正想办法挑出来。”

  光头呵斥道:“你们这些人,平时都挺爽快的,怎么今天一个个磨磨唧唧,咋回事?”

  豹子转过头,偷偷地笑了,他看出来了,这些小镖客都不愿意送这个极度丑陋的女人。

  豹子对我说:“呆狗,你去送吧。”

  我向后退了两步,也不情愿去。豹子说:“我们在这里等你,你骑上骆驼去,工夫不大就回来了。”

  光头听到豹子点名让我去,就跟着说:“那就呆狗去吧,我们在这里等你。路上甭耽搁,快去快回。”

  豹子和光头都让我去,我只能去了。我磨磨蹭蹭地走到骆驼跟前,回头看到小眼睛和小个子捂着嘴巴偷笑。

  那个女人看到我和她一起去,脸上又带着疥疮朵朵绽放的笑容。光头送给了女人一个麻袋,女人把那具骷髅小心地装进麻袋里,挂在骆驼鞍鞯边。我牵着骆驼走到去,想要帮助女人爬上驼背,没想到她脚踩土台,一跃而上,非常矫健。

  这哪里是四五十岁的女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推荐小说魔戒全集(共四部) 飘邈之旅 小兵传奇

冷知识 读书名言 道德经 国学 四大名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