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
中国式骗局大全

唯历史 > 中国式骗局大全 > 第41章 贪官的镖银

第41章 贪官的镖银

  后半夜,光头重新加布了岗哨,换下了我和小眼睛。

  我回到房间睡觉的时候,豹子还没有回来。想起这几天一连串的事情,毫无睡意。镖客是保镖的,响马是抢镖的,响马就是镖客的仇敌,可是为什么光头不让我们过分为难响马?东面的响马和西面的响马都盯上了这路镖,那么这路镖里到处藏着什么神秘?如果这路镖中藏着秘密,光头为什么又不对我们说明?

  我感到光头很神秘,如果再进一步大胆设想,他可能就是那个响马安插在镖局中的探子,只是,我不知道他属于哪一路响马的探子。表面上,他是镖局里而二当家,负责西路走镖,实际上,他和响马穿着一条裤子。

  这样一想,我立即没有了睡意,我要等到豹子回来,把这一切都告诉豹子,别让光头把我们带进陷阱里。我觉得我和豹子最好今晚就离开。

  月光从顶窗照进来,照着躺在炕上的我,房门打开了,豹子走进来,他看到月光下的我,问道:“你怎么还没有睡觉?”

  我说:“我睡不着,我感觉这里面有阴谋。”

  豹子说:“你说说看。”

  我悄声对豹子说了自己的疑惑,和自己的猜想,担心门外有人偷听,我边说边向门外瞅一眼。

  豹子笑着说:“呆狗明显长大了,成熟了,会想事情了。”

  我不好意思地说:“我也不知道怎么的,好像师祖和燕子死了后,我一下子长大了,想明白了很多事情。”

  豹子说:“你这样想,很对,但事情 不是你想象的那样。”

  我问:“那是怎样的?”

  豹子说:“镖客护镖,响马抢镖,看起来是一队仇敌,其实不是的。他们是朋友。”

  我感到百思不得其解,挠着后脑勺问:“朋友?怎么会是朋友?”

  豹子说:“你想想,如果没有响马,谁会请镖客?所以说,响马是镖客的衣食父母。镖客不能得罪响马,响马就不会为难镖客。”

  我仔细想想,还真的是这么回事。响马和镖客相依相存,相克相生,他们还真的是朋友。我想起了那次在草原上和燕子遇到黑白乞丐的情景,他们说过草原上狼和猎人的关系。草原上没有了狼,就不会有猎人,羊群就会种族退化,疾病蔓延;草原上没有了猎人,狼群就会肆无忌惮,羊群就会灭绝。狼、猎人、羊的关系,就是响马、镖客、货物的关系,狼只会吃那些患病的、衰老的羊,保证了羊群的优胜劣汰,繁衍不息;响马也会劫取货物,但绝不会抢得人人自危,路断人稀;如果到了路断人稀的那一天,响马也就没有生意了,会被饿死。

  豹子接着说:“所以,镖客遇到响马,不到万不得已,是不会痛下杀手的。如果真的出了人命,响马岂会善罢甘休?镖客你总要从这条路上走,响马一路盯着你,总会有得手的时候。而且,镖客分散在各地,要保护货物,行动迟缓,而响马来去迅速,啸聚一处,镖客怎么都斗不过响马的。”

  我突然想起那天和小眼睛在一线天布置埋伏的情景,心中捏着一把汗,也不知道把那几个响马眼线砸死了没有。如果真的砸死了,这一路上不会到会遇到多少麻烦。

  我问豹子:“如果那几个响马眼线被我砸死了,该怎么办?”

  豹子说:“你放心,他们都还活着,没有死一个。”

  我问:“你怎么知道?”

  豹子说:“光头让小个子埋伏在后面,清点了响马眼线的人数。他们一路跟在后面,但是没有看到鹰隼,想来鹰隼已经提前报信去了。”

  我问:“这伙子响马是什么人?”

  豹子说:“应该就是此前三次劫取了镖印的那群响马。如果是他们的话,估计这次还会再贺家岩等着我们。”

  我问:“这群响马为什么三番五次为难我们?光头他们得罪了响马吗?”

  豹子说:“不知道原因,但是我问过光头,光头说他们一路安全走镖,从来没有伤害过这群响马一根头发。”

  我说:“这可真奇怪,咦,今晚又来了一帮响马,这是什么来路?”

  豹子说:“也不清楚。”

  我说:“定远县城那群响马眼线说的是陕甘口音,今晚这群响马说的是京津口音,他们应该不是一伙的。”

  豹子说:“是的。”

  我又问:“驼队里有什么秘密?为什么两路响马都盯上了?”

  豹子赞许地说:“呆狗越来越聪明了,会分析问题了。你继续说。”

  我说:“今晚这群响马,肯定是从张家口一路跟踪过来的,从张家口到银川,上千里路。我们驼队里驮的是茶叶和盐巴,这群响马肯定不是奔着茶叶和盐巴来的,肯定知道驼队里的秘密。所以,我断定光头有什么秘密瞒着我们。”

  豹子说:“是的,驼队里除了盐巴和茶叶,还有一张十万元的银票,驼队里出了光头和我,你是第三个知道的人,要注意保密。”

  我大吃一惊,十万元的银票,那是一大笔钱。在这个时代,一个警察一月的薪水只有十元钱,一斤小麦只有五分钱,一斤猪肉只有两毛钱,十万元钱,那是多大的一笔钱啊,相当于一个警察差不多干一千年啊。十万元啊,怪不得京津的响马像狗一样一路追过来。

  可是,有奇怪了。驼队带着十万元的银票,这是天大的秘密,驼队里只有光头和豹子知道,那么,京津响马又是怎么知道的?

  我问豹子,豹子说他也搞不明白。

  我又问:“十万元啊,这么大的一笔钱,这是谁让我们带的?”

  豹子说:“一名离职的官员。”

  一听到这十万元是官员贪污的,我一下子来了精神,我问豹子:“光头这个人拎不清,怎么还保赃款呢?”

  豹子说:“镖客和医生其实是一样的,医生只管给人治病,不管病是怎么得来的;镖客只管送货,也不管货是怎么来的。这是镖局的行规。”

  我悄悄对豹子说:“现在,已经有两路响马盯上了我们,前头还不知道有多少响马盯着,驼队前三次都栽了跟头,这次我看也很危险。干脆这样,我们拿着这十万元的银票跑路,一走了之,到一个没人知道的地方。反正这十万元也是赃款,不干净,劫去不义之财,就是为民造福。”

  豹子生气了,他说道:“你胡说什么!光头是我们的救命恩人,他现在有危难,我们要帮他,怎么能趁火打劫!我们得手了,光头怎么办?他一家老小怎么办?你这种话再甭告诉别人。”

  我不再说话,躺在炕上,望着顶窗外的天空。豹子是一个响当当的好汉,为朋友两肋插刀,肝胆相照,义气当先,万死不辞。然而,豹子和三师叔比起来,我更喜欢三师叔,如果今晚是三师叔,我想他肯定会答应我的请求的。如果今晚我是对师父凌光祖和二师叔说,他们也会答应的。如果我对燕子说,燕子会不会答应?我猜不准。燕子嫉恶如仇,她兴许会答应;但是燕子又极重情谊,肯定不会为难光头的。

  十万块钱啊,好大的一笔钱,要是安全送到贪官手中,太便宜了他,怎么对得起遭受欺压的黎民百姓?为贪官服务,就是与百姓为敌。要是让响马劫走了这十万元钱,也不妥当,这样就太便宜响马了,而且光头也会遭受处罚。

  怎么办?

  黎明时分,我刚刚朦胧睡去,突然听见窗外风雨大作,我知道豹子起身出去了,也想起身,但是实在太疲惫了,干脆就躺着不起床。

  风雨大作,响马肯定会有行动,所以,豹子和光头他们布置警戒了。

  我睡醒后,已经到了中午,天空中依然下着雨,听说黎明时分,果然有响马前来试探,但看到院子里警戒严密,就知难而退了。

  我在院子里见到小眼睛,小眼睛一身劲装,战意猎猎,跃跃欲试,很为早晨没有好好打一架而懊恼。小眼睛功夫很好,很喜欢打架,我想,小眼睛功夫都这样好,那他的师父光头功夫就更好了,只是不知道和豹子比起来怎么样。

  天降暴雨,无法出行,闲着也是闲着,我就想看看豹子和光头谁的功夫厉害。我问小眼睛:“你师父和豹子比起来,谁更厉害?”

  小眼睛说:“那肯定是我师父了。”

  我问:“你怎么知道?”

  小眼睛说:“我师父是镖局二当家的,当然厉害了。”

  我说:“我看还是豹子厉害。”

  小眼睛说:“我师父厉害。”

  我说:“豹子厉害。”

  小个子看到我们脸红脖子粗地争吵,就跑过来问我们吵什么。我们说了原因,小个子说:“那还不简单,让他们两个比一比不就得了。”

  我问:“去哪里比?”

  小个子说:“村口有个打麦场,地势开阔,那是最好的地方。”

  我说:“下这么大的雨,打麦场都成了沼泽池,怎么比?”

  小个子说:“亏你还是农家子弟,打麦场瓷实得像石头,下这点雨算什么。”

  我说:“那你带我去看看。”

  小个子说:“走吧。”

  小个子走在前面,我和小眼睛跟在后面,我们走出了大院。顺着小路向前走,走到了村中心,村中心有一座学堂,老师正在给学生们角读唐诗《逢雪宿芙蓉山主人》,这首诗歌非常有名,我小时候也在私塾学校里学过。

  老师是一个声音苍老的老先生,他对着学生说道:“大家跟我读。日日日……日暮苍山远,天寒白屋贫。”

  一大堆清脆而乱七八糟的声音一起念:“日日日……日暮苍山远,天寒白屋贫。”

  老先生说:“你们念错了,你们不管我日日日多少下,你们只准日一下。”

  “日日日……日暮苍山远,天寒白屋贫。”

  “日暮苍山远,天寒白屋贫。”

  我们听得哈哈大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推荐小说魔戒全集(共四部) 飘邈之旅 小兵传奇

冷知识 读书名言 道德经 国学 四大名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