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
中国式骗局大全

唯历史 > 中国式骗局大全 > 第10章

第10章

  前面有老同,我们的脚步都加快了。我们不知道老同走过去多远,但绝对不会太远,因为沙漠上还留着老同留下来的脚印。也许,今天晚上就能够追上老同。

  豹子撩开脚步向前走,我握紧腰间的刀把,跑着小步跟上去。这把刀子非常锋利,刀身有弧度,是光头骆驼客送我的。这样的弯刀,一看就知道是西域出产的。

  然而,黄昏时分,突然天昏地暗,沙尘暴又来了。

  豹子和我用刀子在沙地上挖了一个深坑,然后跳下去。我们弯下腰,把整个身体都藏在深坑里。狂风从我们头顶上掠过,拽着我们的头发,拽着我们的衣领,想要把我们从深坑里拔出来,像拔两颗萝卜一样。我们深深地蹲下去,挽着手臂,像两颗挽着手臂的萝卜一样,不让狂风拔出来。

  我的耳朵里灌满了风声和沙子,昏暗的天地之间,只有沙子在飞舞,在盘旋,在叫喊,人的生命在这里显得极为渺小和无奈,渺小无奈得就像一片飘落枝头的树叶。

  我想着燕子,此刻,她在哪里?她能躲过这场肆虐的沙尘暴吗?

  后半夜,沙尘暴静息,月色晴朗。我们从深坑里把自己拔出来。四面望去,平坦如砥,一如风平浪静的大海。沙漠泛着月光,一如月光照在水面上熠熠闪光。

  豹子按照白乞丐所说的方法,在天空中找到了北极星,然后我们继续向西走。

  西面有条暗河,只要找到暗河,就能找到燕子,也可能会找到老同。然而,在亲情和仇恨之间,我选择亲情。只要能够让燕子平安活着,我什么都愿意,甚至可以放弃对他的爱。

  在心中,我早就把燕子当成了自己的亲人。情到深处,不是爱情,而是亲情。

  天亮后,我看到远处有一条细细的白线,像一股青烟一样飘忽不定,微微颤抖。

  那是暗河。

  暗河就在前面,但似乎总也走不到跟前。光头骆驼客送给我们的牛肉干吃完了,水囊中的水也喝光了,我的肚子开始咕咕叫起来,嗓子又开始冒烟了。向四周望去,只看到漫漫黄沙,连一只昆虫也看不到。

  豹子拉了我一把,他说:“快到暗河了,暗河边兴许会有吃的。”

  暗河愈来愈近,我能够闻到空气中有一股湿润的气息。天空又高又蓝,暗河在天空下静静地流淌,没有声息。

  终于来到了暗河边,我全身扑在河流里,河水呛得我气喘吁吁,河水中倒映着空中的白云,我觉得我就像一片白云一样轻盈而丰润。

  暗河刚刚从地下流出来,河水还有点冰凉。我盼望着能够在河水中看到鱼虾之类的可以吃的东西,但是没有。

  喝饱以后,肚子里更饥饿了,豹子说:“顺着河流向下走,就能够找到村庄。”

  我怀揣着一肚子的地下水,跟在豹子的后面,我问:“为什么向下走能够找到村庄,向上走就不会?”

  豹子说:“沙漠里的水多珍贵啊,人们都是依河而居。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如果向上游走,只会走上高山,水流往山下,山下肯定就会人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推荐小说魔戒全集(共四部) 飘邈之旅 小兵传奇

冷知识 读书名言 道德经 国学 四大名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