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
中国式骗局大全

唯历史 > 中国式骗局大全 > 第85章

第85章

  要在草原上行走,离不开马。骆驼是沙漠之舟,马是草原之舟。在沙漠中,没有骆驼陪伴的人,最终可能就是死;在草原上,没有马的人,是走不远的。

  我想盗走金属声音和公鸡嗓子的马。

  我跟着原木学会了如何盗马,要想盗马,首先不能让马发出响声,马是极为聪明的高脚动物,陌生人是很难接近它的。但是,只要把骗术运用其中,骗取了马的信任,就能够很顺利地盗走马。

  我让胎记在草丛中监视,无论发生什么事情,都不要露面。胎记问我要去哪里,我说:“土地庙里的这两个人是杀人逃犯,我去报官。”

  胎记哆嗦着声音说:“我跟你一起去吧。杀人逃犯都是亡命之徒,他们杀了一个人,就不会在乎再多杀一个人。”

  我苦口婆心地劝说他,他就是要去。没办法,我只能带着他。我想,先盗走他们的马,然后和燕子离开这里。金属声音肯定能够认出我们。我们只要找到了师祖,也就是麦帮主,金属声音和公鸡嗓子想逃也逃不掉。他们的声音太有特色了。

  金属声音和公鸡嗓子的马被拴在一棵干枯的树上,苍茫的月色下,那棵干枯的只剩下枝条的树,看起来异常诡异和恐怖。我悄悄摸过去,两匹正在吃草的马,突然看到我走近了,警惕地抬起头来,睁大水汪汪的眼睛。我和颜悦色地看着它们,向它们摆摆手,让它们看到我手上没有任何东西,对它们毫无恶意。它们果然放松了警惕,微微低下头,喷着响鼻。我的手指先在一匹马的的脖子上挠着,慢慢转移到了臀部,那匹马摇摇又长又蓬松的尾巴,显得很受用。我解下了它的缰绳,然后又解开了另一匹马的缰绳,牵着它们离开了。两匹马用头拱着我的屁股,显示着它们的亲热。

  我和胎记骑着马跑出了很远,一直跑到再也望不到土地庙的地方,前面有一棵高大的柳树,在这个季节里,所有树木都枝繁叶茂。我们跳下马来,把两匹马拴在柳树上。

  胎记问:“我们把马拴在这里干什么?还不如牵去卖钱。”

  我说:“去哪里卖钱,现在黑灯瞎火的,谁会来买。”

  胎记说:“这两匹马要是挣脱缰绳跑了,咱不是白忙活了?”

  我说:“我们把马牵走,那两个狗贼就逃不脱了。”

  胎记不再说话,跟在我的后面离开柳树。我们刚刚走了十几米,突然听到柳树上传来一声大喝:“小毛贼,站住。”

  我们惊慌失措,转过头去,看到柳树上跳下了两个人,黑布遮脸,手持利刃。胎记一看到他们手中的刀子,就扑通一声跪下了,他哭喊道:“和我没得关系,和我没得关系。”

  那两个一高一矮的蒙面人走到我们跟前,我心中紧张地思虑着:这两个人是江湖中人,还是官府中人?我们要不要逃走?能不能逃走?逃不走该怎么办?

  高个子用刀指着我们问:“你们这两个盗马毛贼,从哪里偷的马?”

  我说:“我们不是盗马的。”

  高个子又用刀指着拴在柳树上的马问道:“赃物在此,还敢抵赖?”

  我说:“这马不是偷的。”

  高个子问道:“不是偷的,怎么来的?”

  我眼望着马匹,想着他们既然夜晚蒙面,就一定不是官府中人,而且他们手中拿着长刀,而不是快抢,所以,我断定他们是和我一样的江湖中人,于是,我用江湖黑话慢条斯理地说道:“我是靠扇的,不是老荣。”

  高个子一愣,他放下指着我的长刀说:“原来是并肩子。”

  我说的意思是,我们是乞丐,不是小偷。高个子说,原来是朋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推荐小说魔戒全集(共四部) 飘邈之旅 小兵传奇

冷知识 读书名言 道德经 国学 四大名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