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
中国式骗局大全

唯历史 > 中国式骗局大全 > 第38章

第38章

  我说:“京津帮就是小人。紫貂连续几个晚上都爬上那棵最高的大树盯梢,被我发现,我没有向别人透露一个人。而他们一个弟兄失手被抓,却怀疑是我出卖了他们,就要对我下杀手,而且还不容我解释。他们简直就是一群江胡渣滓。”

  狐子说:“你一直被暗中保护着,你知道吗?”

  我大吃一惊,有感到心头一热,我说:“我一点也不知道啊。”

  狐子说:“你先一晚被抓到一间空房子里的时候,我都知道;你被小贼把棉衣划破了,给你放了纸条,我还知道。我一直在后面盯着你,保护你,要不然,我们怎么知道你会遭遇不测。”

  我说:“我咋一点也不知道啊?”

  狐子说:“你要能够知道,别人肯定也会知道。我多年精修的跟踪术,岂不是白学了?”

  我问:“还有一门学问叫跟踪术?”

  狐子说:“当然,江湖上处处都是学问。精修了跟踪术的人,和你相距半米远,你无论怎么样,也不会发现。”

  我问:“有这么神奇?”

  狐子说:“那你试试。”

  我好奇心上来,就问:“在哪里试?”

  狐子说:“什么地方都可以。”

  我说:“那就在这里。”这里灯火通明,我就不相信找不到他。

  狐子说:“好的。”

  我站起身来,向着洞口走了几步,停住脚步,狐子站在我的身后。我突然一转身,看到身后空空如也;我又转过身来,装作如无其事的样子,突然以极快的速度,向身后一抓,但是只抓到一手空气,身后也看不到狐子;我站起身来,然后一个扫堂腿,想绊倒他,可是,依然扫到了空气,而身后还是没有狐子;我的身体转了一个圆圈,想找到狐子,可是狐子没有在我的视线里。

  奇怪了,狐子在哪里?这简直太鬼魅了。

  狐子说:“我在这里。”

  声音来自上方,我抬头一看,看到狐子的身体拉直,绷在洞顶上。

  我震惊不已,问他:“你是怎么做到的?”

  狐子轻飘飘地落下来,没有意思声息,他说:“这是长期训练的结果。刚开始,要做到在石板上走路没有声音;然后,做到在石子上走路没有声音;最后,要达到在落叶上走路没有声音。到了这时候,你的脚步声就彻底没有声音了,即使挨着他行走,他也听不到你的脚步声。除此而外,你还要练习极快的身法,即使对方和你咫尺之间,但无论以多快的速度,都无法抓住你,你的辗转腾挪的速度,要远远超出他的速度。你还要有判断能力,从对方的肩膀、手肘、脚跟,从他身体上任何一个部位微小的抖动,判断他下一步的动作。他向左转,你要先一步向左转;他向右转,你要先一步向后转,你要像他的影子一样紧紧缠着他,让他无法摆脱你,他又无法看到你。能够做到这些,你就成功了。”

  啊呀,我惊叹不已,师父虎爪的手下真是高手如云,豹子威势赫赫,一出手就技惊四座,就像老鹰入鸟林,百鸟吓得全部噤声,真是凶猛如宝。狐子技艺盖世,这样高超的跟踪术,估计也是独步天下的,果真是灵敏如狐。

  而我,尽管经过了好长时间的训练,尽管还有老乞丐的暗中指点,我其实还是一只菜鸟,而且是这个行业里最菜的那只菜鸟。

  我们回到了大厅里,豹子他们还在开会讨论。我和狐子都闲得无聊,我就问:“那晚那个割破我棉衣的人,你看到了?”

  狐子说:“是的。”

  我问:“那个人身法好快啊,我只是看到一道黑影闪过,就找不到人了。他是谁?”

  狐子说:“那种身法还叫快,要是快的话,我就追不上他了。他是草原帮的。”

  我问:“怎么又冒出来一个草原帮?”

  狐子说:“这个常家大院里,盯上那块大钻石的,有四家。我们一家,戏班子一家,京韵大鼓一家,草原帮一家。”

  我问:“他们都是人们来路?”

  狐子说:“戏班子是陕北帮,经常流窜于陕北和晋西北,会唱秦腔,也会唱北路梆子;京韵大鼓是京津帮,以唱京韵大鼓来掩饰身份;草原帮你还没有见过。”

  我想起了在来常家大院的路上,我们住宿在韩信峪那家车马大店,夜半听到两个人用江湖黑话对话的情景,其中有一个人是靛蓝脸。就问:“草原帮中是不是有一个人的脸是靛蓝色的?”

  狐子惊异地问道:“你知道啊,你怎么知道的?你见过他?”

  我说起了在韩信峪发生的事情,说起了来常家大院第一天晚上,有一个使绳钩——江湖上叫软竿——爬院墙被击毙的事情,说起了靛蓝脸。

  狐子说:“靛蓝脸是草原帮的一个小头领,江湖上叫瘸狼。哦,你们有过来往的,那天晚上,割破你棉衣的,又恐吓你,最后放走你的,就是草原帮。”

  我和狐子谈兴正浓的时候,豹子在那边喊:“呆狗,呆狗。”

  我跑过去,豹子对我说:“你的任务是,只管盯紧那两个玩嫖客串子的,只要那两个玩嫖客椽子的,要和黑汉子媾和,你马上告诉狐子。从明天开始,狐子昼夜跟着你。”

  我明白了,豹子这是要抓现场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推荐小说魔戒全集(共四部) 飘邈之旅 小兵传奇

冷知识 读书名言 道德经 国学 四大名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