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
中国式骗局大全

唯历史 > 中国式骗局大全 > 第34章

第34章

  她肯定也属于盗窃团伙的,如果不是盗窃团伙,第一,她不会说江湖黑话;第二,她没有这么好的身手;第三,她不会连续两个晚上,都蹲在这棵位置极佳的大树树杈上。

  那么,她属于哪一派的?她看不懂我的手势暗号,不是晋北帮的;她的声音不属于那两个玩嫖客串子中的任何一个,也不属于戏班子的。那么,她会不会属于靛蓝脸那一帮的?或者属于传说中的京津帮的?

  一定是的。

  可怕的是,这个凶恶的女人,居然知道我的名字,我在明处,而她在暗处。知道我的名字,可能就对我的底细了解得一清二楚,而我对她一点也不了解。

  靛蓝脸的那一帮,好几天没有露面;京津帮的底细,我至今一无所知。但是,我相信他们一定也潜入了常家大院。就在这个月色朦胧的夜晚,常家大院看起来风平浪静,其实月光照不到的阴影里暗流涌动。

  潜入常家大院的最少有四家,三家都动手了,而晋北帮还按兵不动,按兵不动的原因是我还没有踩好点。我感到自己责任重大,又很自责。

  今夜,我一定要搞清楚,常家大院会发生什么事情。

  我从大树上溜下来,看到院墙上的家丁背过身去,就闪身跑进了最近的一条小巷。伏在地上,看清楚了周围的环境,也伏地听到周围没有脚步声,快步跑到了巷子的尽头。这条巷子的尽头,是一座小花园,花园里开着几支腊梅,散发着清淡的悠悠香味。腊梅上有尖刺,我正犹豫着要不要潜入小花园里时,突然看到一道黑影一闪而过,我以为自己花眼了,就没有在意。腰间感到凉意袭来,一摸,震惊得几乎要坐在地上,我腰间的棉衣被人割开了一道口子,塞进了一张纸条。

  纸条上的字迹,我看不清楚。棉衣上的口子,显然是用康熙皇割的。刚才那个贼,从割棉衣、塞纸条,到逃走,一气呵成,而我居然还以为自己看花眼了。

  这个人实在是个高手。他是敌是友?他要害我,易如反掌,只需拿康熙皇在我脖子上摸一把,我连什么知觉都没有,就会倒下去。他要是朋友,肯定会和我联合起来,可是,他却一晃而走,到底是为什么?

  月亮从云层后露出了半张脸,我展开纸条一看,上面歪歪斜斜地写着几个字:“少管闲事,否则没命。”

  奶奶的,这个贼把我当成了干扰他们干活的人。你要干活,老子也要干活。你干你的,我干我的,井水不犯河水,老子才不稀罕管你哩。

  按照江湖规则,盗窃财物,见者有份,老子辛辛苦苦这么多天,就算拿不到手,你们也要分一些给我。

  我想,只要跟着这个小贼,说不定能够探明宝贝藏在哪里。

  那个小贼是往左边走了,估计他们可能已经探到了宝贝的藏身之所,我也向左边跑去。

  常家大院的街巷星罗棋布,曲径通幽,不是熟悉的人,走进去就会迷路。我不知道那个小贼去了哪边,突然看到路边有一扇侧门打开,就悄悄走进去。那个小贼好像逃到了这里面,连门都没有来得及关闭。

  走进侧门后,看到这是一座院子。院子里可能很久没人住过,散发着一股浓郁的霉味。旁边的厢房里,有一扇房门好像虚掩着,我推开房门,悄悄潜进去,突然,有一支手掌捂住了我的嘴巴,然后有很多手掌将我按在了地上。

  他们把我结结实实地按在地上,我想挣扎,无力挣扎;想高喊,喊不出声。这伙人是干什么的?我突然感到极度恐惧。

  旁边一个尖细的声音在说:“不准喊,喊一声就一刀捅死你。”然后,他移开了捂在我嘴上的手掌。我觉得他的声音好像在哪里听过。

  那个声音在黑暗中问:“你是干什么的?”

  我想到这些人肯定是江湖中人,就用江湖黑话答道:“采立子。”

  他们一怔,都不言语了,他们可能先前把我当成了看家护院的家丁,专在暗处盯梢侦察,现在突然听到我说江湖黑话,他们放松了警惕。那个熟悉的声音继续问:“采立子浑天出来干啥?”

  我说:“找财喜。”

  那个声音用手掌在我的脸上抹了一把,说:“念攒子,少管闲事,否则没命。”

  我说:“我只找财喜,别的不管。”

  他们将我推了一把,我灰溜溜地离开了那间房屋。

  我一边走一边想,那个熟悉的声音在哪里听过。突然,我想明白了,这个声音就是我在韩信峪那个车马大店听到的声音。他是那个说江湖黑话的细喉咙,说不定就是第二天我见到的那张靛蓝脸。

  原来,他们夜晚藏在那间房子里。

  刚才,靛蓝脸问我是干什么的,我是我是变戏法的;靛蓝脸问我,变戏法的夜晚跑出来干什么?我说我想偷掉小东西,找点意外之财。靛蓝脸说,你个不懂事理的混小子,少管闲事,否则没命。我说,我只想发点小财,别人的事情我不管。

  他们在这里出现,那么那个藏着宝贝的房间,估计就在附件。

  我离开的时候,在墙上抠了一个印记。

  现在,三家都露面了,京津帮还没有动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推荐小说魔戒全集(共四部) 飘邈之旅 小兵传奇

冷知识 读书名言 道德经 国学 四大名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