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
中国式骗局大全

唯历史 > 中国式骗局大全 > 第86章

第86章

  我们四个人,冰溜子、一炷香、瓦匠和我,沿着连接两个县城之间的煤渣路,走向宝兴县。那时候的乡村公路还没有铺设柏油,人们做饭用的是柴禾,好一点的是煤炭,把煤炭烧后形成的煤渣铺设在土路上,车子碾碎,布鞋踏碎,就形成了煤渣路。这样的路面,在下雨天照样能够行走,而土路下雨天就会变得泥泞。煤渣路就是那时候乡间最好的道路。

  我们来到宝兴县城后,径直来到城隍庙。城隍庙与县衙只有一墙之隔,这时候,已经快要到黄昏了,城隍庙里没有了香客,县衙里也已经下班了。

  我指着墙壁对瓦匠说:“今天时间晚了,干不了多少活,你就在这里先挖一个洞,明天接着干。”

  瓦匠很高兴地答应了,他拿出瓦刀和锨头乒乒乓乓干起来,先把锨头放在下面,用瓦刀插进砖缝里,一使劲,白灰就纷纷落下来。那时候没有水泥沙子,只能用白灰充当水泥沙子。还有的是把糯米捣碎,和粘土搅拌在一起,充当粘合剂,古代很多城墙都是这样筑起来的。

  瓦匠掏尽了白灰后,用瓦刀一别,墙上的砖头就剥离了墙面。他在这堵岁月斑驳的墙面上凿洞的时候,很有技术,墙洞的上面呈拱形,这样墙壁就不会倒塌。如果掏成了方形,墙壁很快就会塌下来。墙壁倒塌的巨大的声响,会暴露了我们的目的。

  墙洞掏好后,天色也阴暗下来。透过墙洞,能够看到县衙院子里一棵苍老的枫树,和县衙紧闭的大门。我对瓦匠说:“你先回去休息吧,明天早点来干。”瓦匠很爽快地答应了。

  瓦匠离开后,我们关闭了城隍庙的庙门,然后从墙洞里鱼贯而入,进入了在我心中感到无比神圣庄严的县衙。我四处张望着,看着夜色中的一间间房屋,突然感到一种自豪感和骄傲感。你不就是一个县衙吗?你不是很牛逼吗?老子现在进来了。

  一炷香果然是开锁高手,他手中拿着一根铁丝,铁丝的前面稍微有点弯曲,他把铁丝塞进锁孔里,一勾一拉,锁子就可以抽开了。

  每个房间的布置都很简单,几张桌子,几把凳子而已。那时候的桌子也都没有抽屉,凳子也没有靠背,有靠背的那叫太师椅。借助着窗外的月光,我们查看每张桌椅,不但没有发现金印,而且连任何值钱的东西都找不到。

  我们从那些房间里走出来,心中充满了失落。突然我看到这座院子还有一个后门,透过后门的门缝,能够看到里面有一间房屋,和前面的这些房屋建筑风格都不一样,像一座小庙。

  后门有门无锁,两个生锈的门环,用一根粗铁丝扭结在一起,我们试验了几次,没有特殊的工具,都不能打开这扇门。

  冰溜子看着那棵高大的枫树,想到了一个好办法,他从一间房屋里取出一条长长的绳索,背着绳索爬上枫树,然后把绳索的一头拴在树枝上,另一头拴在自己腰上,轻轻一荡,就落在了墙壁上,然后顺着墙壁滑落到了后院。

  一炷香也这样进去了。凡是做盗贼的,都身材瘦小,身手敏捷。

  冰溜子隔着后门,问我能不能也荡进来。我为了显示自己的手段,让他把绳索的一头绑在那座房屋的门环上,然后我像凌波仙子一样,飘飘荡荡,从天而降。

  冰溜子和一炷香都看呆了,他们说:“你还有这一手?”

  我说:“我天生就会走绳索,你只看到我刻章子,我走绳索的技艺,比刻章子要高得多。”

  后院的那间房屋年代久远,即使隔着厚厚的木门,我们也能闻到一股浓郁的霉味扑鼻而来。木门前有高高的台阶,我们走上台阶的时候,感到脚下打滑,这里肯定经常见不到阳光,所以长满了湿漉漉的苔藓。

  木门是对开的,中间挂着一把铁锁,一炷香鼓捣了半天,也没有打开。远处传来了巡夜打更的脚步声,一个的脚步声很重,一个的脚步声很轻。重的是人,轻的是狗。

  我们趴在湿漉漉的台阶上,动也不敢动。我感到额头上有一只昆虫爬过去,然后突然一阵刺疼。我疼得差点喊出声来,但也只能咬紧牙关。我们和打更人与狗之间,相隔着一道墙壁,阻挡了他们的视线。我们听见脚步声渐渐远离,才敢爬起身来。

  门锁不能打开,我们尝试着窗户是否能打开,没有想到的是,花格窗户摘下来后,窗扇在里面关着,用小刀居然能够拨开窗闩。

  我们从窗户爬进去,双脚刚一落地,立即闻到了浓郁的尘土味,听见了一阵尖利的吱吱声,肯定有很多只老鼠从我们的脚边跑过。这间房屋久无人居,黑暗的空气中弥漫着我们看不见的尘土。

  一炷香从口袋里掏出火柴,擦燃后,房间里一下子变得亮堂起来。我和冰凌子惊讶地看着他手中的火柴和那团燃烧起来的火焰,就像看着大变活人一样。

  一炷香看到了我们的神情,就自得地说:“这种东西叫洋火,火就藏在这个小匣子里,需要的时候,轻轻一擦,火就放出来了。”

  冰凌子问:“你从哪里得来的?”

  一炷香说:“我在省城看到有一个人拿着这种洋货点烟,好奇得不得了,我跟着他走了大半天,学会了怎么使用,然后就把他身上的洋火偷了,他身上有很多钱,可是我看不上,我就看上了这个洋火,可是,偷到手以后,才发现火柴盒里是空的,火柴梗用完了,啊……”

  一炷香突然惊叫起来,房间里立即陷入了黑暗中。我吓坏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一炷香又擦燃了一根火柴,房间里又变得亮堂起来,他说:“那根火柴用完了。”

  我们继续稀奇地看着一炷香手中的火柴,一炷香从墙角找到了一根芦苇,点燃了,燃烧的芦苇让房间里变得更为亮堂。一炷香继续说:“我当时啥都不稀罕,就只想要这盒火柴。后来,我专门去了省城一个富贵人家,爬进他们厨房,偷走了这盒火柴。”

  一炷香把火柴交到冰溜子手中,冰溜子非常高兴,他翻来覆去地看着这个小小的方形纸盒,然后放进了自己口袋里,对一炷香说:“我先替你装一会儿火柴,过过瘾。”

  芦苇的火光果然照亮了房间,我们看到房间里靠墙的地方放着一个巨大的木柜,木柜上挂着一把铜锁,一炷香过去把铜锁打开,想要探手进去,然而探不到底。一炷香跳进木柜里,摸来摸去,突然他摸到了一个黄澄澄的印,举起来问冰溜子:“这是不是金印?”

  冰溜子接过来后,对一炷香说:“你再看看,里面还有什么值钱的东西?”

  冰溜子说:“再没有了,都是些书籍和纸张,好像是告示和公文。”

  冰溜子突然把木柜放下来,然后把铜锁锁上了。我听见一炷香在里面拍打着柜盖,大声叫喊着:“放我出去,放我出去。”声音透过木柜柜盖,显得迟钝而模糊不清。

  我还没有弄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冰凌子已经拉着我走到了房屋外面。然后,我们顺着绳索爬上了那棵高大的枫树,钻过那道墙洞,来到了城隍庙里。

  城隍庙门口,又传来了打更人和狗的脚步声,我们藏身在佛像后,一动也不敢动。脚步声远去后,我们把金印放在了高高的佛像头顶,然后找到皮货店旁边的客栈,住下来。

  这时候,已经过了夜半。

  冰溜子拿出那盒火柴,擦燃一根,看着跳跃的火苗说:“真是奇了怪了,这里面怎么会藏着火。”

  我小心地问:“一炷香会不会在柜子里捂死了。”

  冰溜子说:“不会的,柜盖有缝隙。天亮后,县衙的人发现墙上有洞口,金印丢失了,就会放出他。”

  我问:“为什么把一炷香关在柜子里?”

  冰溜子说:“这叫金蝉脱壳。我多次在一炷香跟前说,我们偷到金印后,就会拿到省城卖掉。他信以为真。他明天被抓住后,就会说我们去往省城了。追捕我们的人会一路追往省城,但是想不到金印就在他们眼前十几米远的地方,我们就在他们隔壁住着。”

  冰溜子水平实在太高了,但是也太邪恶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推荐小说魔戒全集(共四部) 飘邈之旅 小兵传奇

冷知识 读书名言 道德经 国学 四大名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