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
中国式骗局大全

唯历史 > 中国式骗局大全 > 第47章

第47章

  江湖险恶,瞬间死活,脑袋别在刀刃上。人在江湖漂啊,谁能不挨刀啊。

  我们离开那座县城后,一路向东疾驶,又到了岔路口,我跳下马车,在房屋上、树木上、墙壁上寻找着神行太保留下的印记,可是没有。从县城到这里,一路都是阳关大道,而且这一路上也没有发现任何可疑的情况,按说神行太保一定会留有印记的,可是我找来找去,就是没有找到。

  我无奈地爬上马车,对二师叔说:“没有青子。”

  二师叔跳下马车,他没有看房屋树木和墙壁,而是查看地上的脚印,他看到向南的路口,地上有一个刀子的标记。

  二师叔回到马车上的时候,神色凝重,他对车师傅说:“快赶,向南。”

  车师傅一声鞭响,马车像见到兔子的鬣狗一样向前窜去,我看着二师父,不敢问他,放着墙壁树木不做印记,而要做在地面上,这是为什么?肯定是神行太保遇到了不可预知的情况,他是在偷偷摸摸做印记的。

  这两天来,马车一直在全力奔跑,可是,还没有追上那个女人和神行太保。我们在那座县城等候了一天半,而神行太保一路都在追赶,按说,无论是我们还是神行太保,都应该能够追上那个女人。可是,那个女人到现在还没有踪影。

  很奇怪啊,很奇怪。

  我们继续向前追,一路上的刀子标记越来越简单,越到后来,越发简单,甚至只画了一个折形的标记。

  临近中午的时候,我们来到了一座小镇上,尽管腹中饥饿,但为了不耽搁赶路,我们买了几个饼子,带上边走边吃。突然,我在路边看到了一个刀子标记,这次不是画上去的,而是用石头摆出来的。刀子摆得很匆忙,只有半个刀柄。

  刀子的方向赫然指着路边的旷野,而没有指向前方的道路。

  那个女人为什么放着前方的道路不走,而要从旷野中穿过?神行太保遇到了什么情况,连用石块摆放一个刀子的时间都没有?

  我们决定沿着旷野继续向下追。然而,旷野崎岖难行,暗沟密布,任何一个窟窿和坎沟,都会阻挡车辆前行的车轮。二师叔从怀中掏出一根金条,放在了车师傅手中,让他在这里等我们,我们从车辕里解开马匹,一人骑着一匹,向前追。

  要在旷野追赶,难度远远大于道路。在道路上追赶,道路通往哪里,就追向哪里,而在旷野上,漫漫无边,该向哪个方向追赶。

  二师叔观察了周边的地形,对我说:“向前方的豁口追。”

  要离开这片旷野,只能选择从地势较低的豁口走。二师叔这个老江湖的判断是准确的,我们追了一程,突然看到地上有一摊新鲜的马粪。

  二师叔说:“我判断他们是骑着马,果然是这样。”

  二师叔查看着马粪周围的蹄印,他说:“神行太保有危险了。”

  我问:“你怎么知道?”

  二师叔说:“马蹄印凌乱,绝不是两匹马留下的,看情况应该有四匹以上。如果那个女人骑着马在前逃,神行太保骑着一匹马在后追,那么另外两匹马的蹄印是怎么来的?如果是三匹马在前逃,神行太保一个人在后追,他肯定会留下标记告诉我们,说自己势单力薄。而现在,神行太保只留下了追击的标记,而且标记越来越简单,说明他没有时间来做完标记。为什么会没有时间呢?因为后面有追兵。”

  我问:“刀子标记越来越简单,为什么到小镇上又有石子摆放的标记?”

  二师叔说:“应该是追击的人在小镇上和我们一样,买饼子,趁着这点宝贵的时间,神行太保在地上用石子摆放标记,尚未摆好,追击的人临近,他又赶紧逃跑。看起来,神行太保的生命危在旦夕。”

  我听了后,倒吸一口冷气。

  二师叔说:“好在追击神行太保的人,还不知道我们在他们的身后。一旦情况危急,我们可以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我问:“追击神行太保的人,是什么人?”

  二师叔说:“暂时还不知道。”

  我们打马跑到了豁口。豁口是一座倒塌的古城墙,无数年的风吹日晒,让古城墙墙体斑驳,像一头卧在旷野的累倒的骆驼。然而,城墙依旧异常坚硬,这么多年过去了,仍然寸草不生。

  二师叔爬在豁口上,仔细辨认蹄印,他说:“共有四匹马从这里通过。”

  然而,那四匹马从这里通过了多长时间,二师叔无法知道。他爬在地上,耳朵贴在地面,听不到任何声音;他又把小拇指舔湿,迎着风竖起,然后放在鼻子下闻,依然闻不到任何气味。

  二师叔说:“他们离开时间已经很长了。”然而,具体长到多久,我们无法知道。

  豁口前方有一条道路,我们估计他们会驶上那条道路,就赶了过去,果然,我们在土路边的沟坎上,看到了马的蹄印,蹄印朝前,应该是从旷野跃上路面,也应该是他们四匹马留下的。

  沿着道路向前走,又到了一个三岔路口,然而,现在我们找不到他们去往的方向了,因为这里马蹄印杂乱,像秋天的花瓣一样密密麻麻布满了路面,应该是一种骑兵部队通过了这条路,那么是骑兵部队先于他们通过,还是他们先于骑兵部队通过,无法判断了。

  现在,我们犯难了,应该向哪个方向追?

  我们寄希望于路面上会有神行太保留下的刀子印记,然而,我们寻找了方圆几十里的范围,也没有找到一个这样的印记。

  然而,二师叔在土层里找到了一枚麻钱,麻钱被磨得铮亮,上面写着乾隆通宝。

  乾隆通宝早就不用了,所以一般不会有人把它带在身上,更不会带到荒郊野外。荒郊野外的土层里出现这样一枚乾隆通宝,一定是有原因的。

  二师叔说:“这是神行太保故意丢下的。”

  我问:“为什么会故意丢下?”

  二师叔说:“神行太保被人追赶,来不及下马勾画刀子印记,只要把一枚铜钱丢在路上,为我们指引去路。”

  我说:“为什么说就是神行太保丢下来的?”

  二师叔说:“这种麻钱是江相派闯荡江湖随身携带的必备之物,用来占卜。如果我没有猜错,前面估计还会有毛笔砚台之类的物品,这是江相派为求卦者书写卦辞的必用物品。”

  我们骑上马,按照铜钱指引的放下,继续追击。

  然后,到了下一个路口,果然看到了毛笔。毫无疑问那是神行太保丢下的,为我们指引路径。

  我们急急向前赶,又到了一个交叉路口,这次,我们仔细搜索,却没有看到砚台,也没有看到任何一个可供借鉴的物品。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二师叔说:“往回找,他们没有来到这个岔路口,就中途离开了道路。”

  我们向来路搜索,果然在路边的壕沟里看到了砚台,还有一行马蹄踩踏的蹄印。

  我们坠入了路边的草地上。追过了十几米,看到前方有一条若隐若现的小路,掩映在茂盛的草丛中,如果不仔细看,是无法看到的。

  沿着那条小道继续追。突然看到前方有一个闪闪发光的东西,捡起来一看,是一片被磨穿的马蹄铁。

  二师叔说:“不论是哪匹马的马蹄铁,这匹马都已经跑不快了,快走,赶在天黑前追上他们。”

  又追了几里路,一道壕沟挡住了去路。壕沟很陡峭,马匹无法下去。

  壕沟是南北走向,我们站在壕沟边,却发现向东边有马蹄印,向西边还有那蹄印。也就是说,有马匹向东边跑了,还有马匹向西边跑了。

  会不会是追击的人兵分两路,围追堵截?这种可能不会有,追击神行太保的只有两个人,两个人在追击的时候,是不会分开的,分开只会让优势转化为劣势,相信这一点追击的人肯定明白。那么,就只剩下了一种可能,四个人都下马滑入壕沟,把马放开,让马听天由命。追击的人这两匹马长期在一起,走向了和陌生的马完全不同的方向。

  下壕沟。

  壕沟深约二三十丈,我们抓着悬崖边的荒草树根,溜到了壕沟底。在这里,果然看到了人的脚印。

  沿着脚印在阴森的沟底走了上百米,脚印突然消失了。

  二师叔观察四周,他说:“就在这个山洞里。”

  顺着二师叔的手指,我看到左边的山崖上有一个山洞,离地约有十尺。

  我们侧耳聆听,听不到可疑的声音,就攀援着岩石,来到洞口,看到了一堆篝火,篝火边的山崖被烟火熏得乌黑。手掌探进篝火里,灰烬居然尚有余温。

  二师叔说:“神行太保逃进了这个山洞里,追击的人点燃篝火,想要把他熏出来。”

  我问:“神行太保现在呢?”

  二师叔说:“不知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推荐小说魔戒全集(共四部) 飘邈之旅 小兵传奇

冷知识 读书名言 道德经 国学 四大名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