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
中国式骗局大全

唯历史 > 中国式骗局大全 > 第42章

第42章

  这个女人对自己的过去避而不谈,即使凌光祖和二师叔问她,她也不说。

  这个女人很神秘。

  我总感到这个女人是一颗定时炸弹,谁也不知道她什么时候会爆炸的,但是她迟早总会爆炸。

  尽管香涌寺地处大别山深处,但是外界的消息通过香客的嘴巴不断传来。香客们来到寺庙后,先上香,再叩头,然后给功德箱里塞钱。还有人来请凌光祖算命,凌光祖旁敲侧击,似乎在说着毫不相干的话题,接着突然发问,让香客在猝不及防中说出实话。然后,凌光祖根据香客的这些实话,编造出一个黯淡的命运,如果怎么做,则会迎来一个美好的未来,让香客自愿掏出钱来。

  凌光祖曾对我说,江湖相术,不外乎六个字:审、敲、打、千、隆、卖。

  审是观察、倾听。从他的衣着鞋帽、皮肤气质上,判断出他的身份,他的职业;从他的谈话中,判断出他的过去,他想要探寻什么事情。

  敲是试探、探索。在他的谈话中,突然冒出一句,看他的反应,判断自己说的是否准确。

  打是击打。如果自己敲得准确,立即拔草寻蛇,借力打力,给他猛然一击,摧毁他的意志,让他对你依赖。

  千是行骗。在对方瞠目结舌,不知所措的时候,编造一套谎言,让他相信。他此时如同溺水之人,即使不信,也要相信,因为你是他能够抓住的唯一一根稻草。

  隆是逢迎。说几句让他喜欢听的话,夸奖他几句,以退为进,给他指出希望所在,让他感觉到你很亲切。

  卖是收钱。到了这时候,他不给钱都不行,给钱少了都不行。不给钱会遭报应,给钱少说明你心不诚,心不诚则不灵。

  只要用上这六个字,任何一个前来算命问卦的人,都逃不脱掏钱的命运。

  凌光祖还曾对我说,我们相术秘笈共有四本,只要熟练掌握了那四本相术秘笈:《英耀篇》、《军马篇》、《扎飞篇》、《阿宝篇》,就不愁挣不到万贯家业,不愁骗不到如花美眷。甚至可以登堂入室,成为高官显贵和商贾巨富的座上宾。坐着八抬大轿,骑着高头大马,出门前呼后拥,进门仆从如云,人人称你是预测大师,相术高手,你纵横江湖,名扬四海,你享尽人间荣华富贵,接受所有人的顶礼膜拜。你一言九鼎,人们望着你,像望着那轮最红最红的红太阳。

  其实,只有你知道,你是一个高明的骗子。

  凌光祖还曾对我说,这世间绝大多数人都相信命运,认为冥冥中有一种不可预知的力量在左右着自己,决定着自己的命运。而我们相术大师,就是为他指点迷津的那个人,让他趋利避害。他的命运到底是什么,我们不知道,他更不知道。所以你要相信,你说的每句话在他看来都是正确的。你不用害怕他会戳穿你的骗局。你一忽而要让他目瞪口呆,一忽儿要让他心悦诚服,你要让他对你佩服得五体投地,你要让他对你言听计从。在他的心中,你是能够改变他命运的大师,到这时候,你想要他的钱,他就乖乖把钱掏给你;你想要她的色,她就乖乖脱光衣服等着你。

  其实,说到底,相术就是一种诈骗书,就是一种心理战。

  凌光祖对我说,任何成功都不是一蹴而就的,通往山顶的道路是不平坦的,你必须努力学习,细心揣摩,才能够学业渐进,最终步入相术大师的行列。

  然而,那时候,我总是不刻苦,不努力,那些佶屈聱牙的江湖黑话太难学了,而且我静不下来了,我总是想着叶子。我想着叶子这会儿在那个人家干什么,人家会不会打她,我该怎么去营救她。

  我凡心未断,下不了狠心,所以注定了一辈子一事无成。

  山外打得热火朝天,在大别山之北那片名叫中原的土地上,穿着各种服装的军队打来打去,炮声隆隆,他们的尸体一层又一层倒下去,变成肥料,滋润着脚下的土地;他们的鲜血遍地流淌,浇灌着肥沃的土地。那些年里,那一片土地上的野草,特别茂盛。

  成千上万的军人倒下去了,没有人记住他们的名字。他们生如牛马,死如蝼蚁。

  大别山外是军队在打仗,大别山里是土匪在横行。很多百姓在悬崖峭壁上挖掘山洞,山洞里储藏着粮食和水,甚至还有纺花车和织布机。远远望见土匪来了,百姓们爬上梯子,逃进悬崖半空中的山洞,然后将梯子抽走,突然在村中抢不到财物,又无法攀援悬崖上的山洞,只好离去。

  大别山中,最大的一股土匪有几百人,他们啸聚在一个名叫天王寨的山头上。土匪头子叫黑骨头。

  天王寨和我们相隔几百里,他们是土匪,我们是和尚,彼此井水不犯河水,然而,谁也想不到,他们会来找我们。

  那一天中午,有一群骑马的人出现在了山谷口。他们身上背着长枪,一路打着呼哨,唱着歌,歌声和哨声惊飞了一群群鸟雀。那些冲天而起惊慌万状的鸟雀,就像报警器一样,让道路两边的村庄所有人竞相奔跑,逃向半山腰中的岩洞。

  然而,这股骑马的人并没有在任何一个岩洞下停留,他们像一艘快艇一样,犁开两岸的群山,向着香涌寺奔来。

  那天香涌寺里还有很多香客,他们听到橐橐的马蹄声,听着随风飘来的粗粝的歌声,四散奔逃,有的藏在了山洞里,有的藏在了荆刺后,有的爬到了树梢上,刚才还在喧嚣的寺庙,突然一下子变得平静。

  在大山深处,见一个骑马的人并不难,难的是见一群骑马的人,更难的是见一群既骑马又拿枪的人。一群既骑马又拿枪的人是什么人?不是军队就是土匪。枪杆子里面出政权,无论是军队还是土匪,老百姓都会退避三舍。军队抓壮丁,土匪抢东西。

  我看到那个女人也很惊慌,她像一只鹰爪下的母鸡一样,刚刚跑出寺庙,又转身跑回来,她满脸都是恐惧,看着我叮咛说:“别说我在这里。”她跑上大殿的台阶,和刚刚走出的凌光祖碰了一个满怀,她拉着凌光祖的衣袖说:“师父师父,千万别说我在这里。”然后,她就跑到了后堂里。

  土匪来了,这个女人为什么惊慌成了这个样子?为什么要叮咛说别告诉她在这里,难道她认识这群骑马的人?她和这群骑马的人有什么关系?

  我想着这个女人的种种怪异举动,想着她那些穿不完的漂亮衣服和首饰珠宝,突然明白,这个女人一定是偷了这群骑马人的东西,人家追来了。

  那群骑马的人来到了庙门前,一齐跳下马背,走进寺庙。一个身材高大的人,穿着对襟汗衫的人走过来,向着凌光祖抱拳而立,朗声说道:“请问哪位是方丈师父?”

  凌光祖摸不透对方的来意,他还是抱拳还礼,说道:“贫僧便是。”

  对襟汗衫说:“请方丈师父随我走一趟,大当家的有请。”

  凌光祖说:“请问你们是……?”

  对襟汗衫说:“我们是天王寨的绿林好汉,想必方丈师父听过?”

  凌光祖说:“如雷贯耳,你们一向替天行道,除暴安良,贫僧实在钦佩不已。只是,我们一向没有来往,您大驾光临,不知为了何事?”

  对襟汗衫说:“这是大当家的家事,你去了就知道了。”

  一听说是土匪头子的家事,凌光祖放下心来,他对我说:“绿林好汉们邀请,这是天大的面子,快点整理行装,把《阿含经》、《般若波罗密多心经》、《妙法莲华经》、《阿弥陀经》、《维摩经》、《楞严经》、《华严经》、《大乘起信经》、《大乘五蕴经》、《六祖坛经》都装上,我要和好汉们讨论佛法。”

  这些经书可能是尚明法师赠送的,但是自从这些经书被矮胖子用担子挑到香涌寺后,就再也没有被凌光祖翻阅过。我不明白凌光祖为什么要带上这些佛经,而且还要一本一本地说出这一大堆佛教经典的名字,对襟汗衫不是都说了嘛,这次去是关于土匪头子的家事。后来我终于想通了,凌光祖这样做,无非是想告诉这些土匪:我是佛教高僧,你看我知道多少佛教著作的名字,你看我有多少佛教经典著作。

  二师叔那天没有在寺庙中,二师叔经常不在寺庙,有时候夜晚不回来,有时候夜晚回来,我不知道他都做些什么事情。

  凌光祖向站在花坛边修剪花枝的矮胖子叮咛了一些注意事项,矮胖子还要饶舌,凌光祖很不客气地打断了他,说:“寺庙这几天关门,谁也不要让进来。”

  矮胖子心情紧张,他颤抖着手指,指着凌光祖的方向说:“你你你……”他说了好多个“你”,还没有停下来。

  坐在石凳上的土匪们,全都站起来了,他们一齐问:“我怎么了?”

  矮胖子终于说出来了:“你带上呆狗。”

  凌光祖说:“我会带上呆狗,呆狗是我的书童。”

  土匪们看到矮胖子不是给自己说话,又全都坐下来了。

  我们走出香涌寺,走上了通往天王寨的山路,我坐在土匪的马背上,心想:为什么土匪头子要邀请我们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推荐小说魔戒全集(共四部) 飘邈之旅 小兵传奇

冷知识 读书名言 道德经 国学 四大名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