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
中国式骗局大全

唯历史 > 中国式骗局大全 > 第37章

第37章

  我愈发害怕了,爬起身来,想要逃走,可是我走不脱,后面有一个人的手臂拉着我的衣襟,我就像被施了定身法一样,无法挪动一步。

  我压抑着狂跳的心,回头望去,看到坟墓中的那个人转过身来,向着我虚抓,他和我相隔了十几米远,却能够凭空抓住我的衣襟。

  后来,我干脆不挣扎了,一屁股坐在地上,浑身抖动得像一片暴风雨中的枯叶。

  那个人退后几步,走到了坟茔边一棵碗口粗的树下,高声喊道:“小小孩儿,竟敢冒充吾辈鬼魂,坏了鬼魂的名声,吾辈岂能放过你。”他一掌砍去,树木应声而倒。

  我睁圆眼睛,魂飞天外。今晚碰到的不仅是一个鬼,而且是一个厉鬼。这个厉鬼一掌都能够劈断树木,要是劈在我的身上,我岂不被劈为两段?

  厉鬼劈断树木后,向我走过来,他脚步轻飘,好像走在草梢上一样。我闭着眼睛,想着今晚活不成了,干脆就坐着等死吧。

  然而厉鬼走到我的面前,突然停住了脚步,他问我:“为什么要装神弄鬼,吓唬媒婆?”

  我说:“媒婆要给叶子寻婆家。”

  厉鬼说:“人家寻婆家,管你什么事?”

  我说:“叶子是要给我当老婆。”

  厉鬼问:“你是谁?”

  我说:“我是香涌寺的小和尚。”

  厉鬼突然不说话了。

  我偷偷睁开眼睛,看到他叉开双腿,像两根靠在一起的竹竿。突然,他问道:“谁点您出来当相的?”

  我眼前豁然开朗,一骨碌爬起来,答道:“师爸。”

  他又问:“您的师爸贵姓?”

  我高兴地跳起来,朗声答道:“姓凌。”

  他继续问:“请问您的身份?”

  我答道:“举人。请问您的身份?”

  他答道:“探花。”

  我大喜过望,扑上去抱着他。原来是三师叔到了。

  刚才我和三师叔的对话,都是江湖黑话。凌光祖向我交代过多次,遇到同门中人试探,应该怎么回答。应该用哪些话来寻找同门。

  我们这个派别,依靠算命问卦为生,在外人眼中叫相术,但是在我们江湖中人眼中,叫做江相派。在江湖上讨生活的人太多了,耍嘴皮子说相声的,光着膀子卖大力丸的,身藏绝技给人当保镖的,拉着打狗棒沿街乞讨的……这些人和我们算命问卦的都不在一个档次。我们算命问卦的依靠智慧吃饭,他们依靠力气吃饭。他们耍的是二杆子,我们耍的是脑花子,在这些走江湖中,我们算命问卦的称丞相,谁还敢称太宰?这就是我们这个帮派叫江相派的来历。

  我们是江相派,我们这些人在江湖上就叫做相。我们的辈分共排了三辈,最高的是进士,次之举人,再次之秀才。像我这种已经入门的弟子,就称为举人。尚未入门的,叫做秀才。

  师祖有三个徒弟。凌光祖是师祖的大弟子,同门相认时,他就要说自己是状元;现在这个又高又瘦的男子说他是探花,那自然是师祖的三弟子。

  三师叔向着背后的树丛招招手,树丛里走出了另一个人,他同样是又高又瘦。他走到我的面前,看着我说:“急打慢千,轻敲响卖。这娃怎棵子,就成相家。我是榜眼。”

  我一听,知道又遇到了同道中人,他不但是同道中人,还是二师叔。

  急打慢千和轻敲响卖都是相术中的口诀,这是所有相术中人需要掌握的最基本的要领。急打慢千说的是突然发问,让对方猝不及防,说出真话,然后通过恐吓,让他不得不求你替他解除灾祸。轻敲响卖说的是给对方旁敲侧击,套出实情,然后很肯定说出自己的避祸之法。这两句话是相术中的入门要领,对外秘而不算。如果能够说出这两句话,那么毫无疑问是同门中人了。

  二师叔刚才那句话是在夸我,还用的是江湖黑话。他说我虽然是一个小娃娃,但是相术水平很高,知道用恐吓和装神弄鬼捉弄媒婆。

  我问:“你们怎么会来到这里?”

  三师叔说:“我们来找大师兄。”

  我又问:“你怎么知道我师傅就在这里?”

  三师叔说:“凌光祖的名号,在江湖上谁人不知,谁人不晓?相术中人都知道他隐居在香涌寺,躲避战乱。”

  原来是这样啊。那个躲避在城隍庙中恐吓我的人,那个一出门就腰间装了一百块银元的人,原来是相术江湖上大名鼎鼎的人物。我以前还真的笑看他了。

  刚才三师叔虚空抓住我的衣襟,一掌劈断树木,让我既恐怖又震惊,我问:“那是怎么回事儿?”

  三师叔说:“和你穿裙子踩高跷是一个道理。”

  三师叔让我摸摸我的衣服下摆,下摆上扎着几颗枣刺,三师叔说:“你的衣服被枣刺挂住了,是你自己跑不动,不是我隔空抓住你。”

  三师叔又带我来到那棵树木旁,树木的断口很整齐,树枝上还连着一条绳子。三师叔说:“我在后面劈掌,二师叔藏在草丛中拉,树木就应声而倒。树木提前被我们锯好了,只连着一点点。”

  二师叔和三师叔来到香涌寺后,香涌寺里很热闹,他们师兄弟三个整天谈论江湖掌故。我不愿意听,我想去找叶子。叶子对我的吸引力力,胜过这些江湖传说。

  见到叶子后,我问:“这些天媒婆还上门来了吗?”

  叶子说:“没有来。很奇怪啊。”

  我笑着问:“想不想听听媒婆为什么不来了?”

  叶子说:“想听,想听。”

  我向叶子讲起了我在乱坟岗里冒充鬼怪捉弄吓唬媒婆,媒婆吓得连连磕头告饶,叶子听得心花怒放,又蹦又跳。

  那时候我的性处于萌芽状态,我把叶子当成了我的媳妇,我尽管知道媳妇是个好东西,但还不知道媳妇的重要使用价值。

  我们经常在一起,有时候是白天,有时候是夜晚。我们抱在一起,抱在一起感觉非常美好。有一次,我要看叶子的奶子,叶子不让看,我解开了他的钮扣,看到她的奶子小小的,像两粒突出来的枣子。我不由得想起了翠儿的奶子,翠儿的奶子又圆又大,像两个巨大的发面馒头。我要含着吃叶子的奶子,叶子不让,叶子说这样丑死了。

  我们的亲密接触,到此为止。

  两位师叔来到香涌寺时间不长,当年轰动大别山的一件事情就上演了。这件事情直到今天还在传播,而且被传播得神乎其神。

  可能再没有人知道那件事情的始作俑者,其实就是香涌寺中的四个人。

  这件事情被大别山人称为“观音现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推荐小说魔戒全集(共四部) 飘邈之旅 小兵传奇

冷知识 读书名言 道德经 国学 四大名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