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
中国式骗局大全

唯历史 > 中国式骗局大全 > 第23章

第23章

  我说:“为什么要用三年?一年不就行了?去年埋了今年刨。”

  凌光祖说:“你以为高老太爷是傻子?你以为有钱人的钱就那么好骗?凡是能够成为有钱人,都是人中的人精,他们比穷人更见多识广,比穷人更聪明,想要骗到他们,难上加难。然而,只要对症下药,不留破绽,就不愁骗不到他们。”

  凌光祖顿了顿,又说:“你想想,把羊头埋在院墙后的深坑里,把深坑填平。不论怎么说,只要你动过了土层,就会留下痕迹。深坑上面的土壤颜色明显比别的地方新鲜,一眼就能够看出来,你得等。第二年,深坑上面就会长出小草,落了树叶,但是你还要等,因为这些小草明显和旁边的小草不同,稀稀拉拉,茎叶单薄。第三年,深坑上面覆盖了一层枯草,还有第二年的新草,土壤表面长出了一层和旁边一模一样的青色苔藓,苔藓上还有随风飘来的一层落叶。到这时候,深坑上面和旁边没有丝毫差别,再去刨挖,没有一个人怀疑是你事先挖掘的。”

  我想了想说:“三百了六十行,行行皆学问。可是你用三年才骗到一百块银元,未免时间拖得太长了点。”

  凌光祖说:“你居然也敢小看我,好的,我明天再给你骗一笔钱。”

  我问:“骗多少钱?”

  凌光祖说:“很难预测,但是保证会是一大笔,让你对老子心服口服。”

  我看到他这样自负,就故意说:“如果你明天这个时候能够骗到一大笔钱,我就永远听你说,你让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

  凌光祖说:“一言为定,别耍赖皮。”

  我说:“一言为定。”

  吃完饭后,我们来到了大街上。凌光祖说他要给我做一身新衣服,我穿着这一身破衣烂袄,简直丢他的人。

  裁缝铺里,有五个人,一个给儿子做衣服的老太太,一个陪着丈夫来做衣服的妻子,一个带着丫鬟来做衣服的阔太太。

  老太太向旁边的人炫耀他的儿子,他的儿子在省城做大生意;那个做衣服的丈夫面上表情尴尬,一直竭力挺直腰杆,查看妻子的表情;那个阔太太脸上带着鄙夷的表情,对着老太太暗暗撇着嘴巴。

  这一拨人全都走了,才轮到我们做衣服。

  裁缝问:“给谁做?”

  凌光祖说:“给我这位弟弟,做一套学生制服,开年就要上中学了。”

  裁缝说:“那就做制服,穿上我做的制服,人整个就换了一个。”

  凌光祖对我说:“你先呆这里,我出去解个手。”

  裁缝给我量好尺寸后,凌光祖进来了,凌光祖说:“我们明天取衣服。”

  裁缝说:“明天不行,那个老太太的要先做,他后天要托人给儿子带过去。”

  凌光祖说:“那我们看后天来取衣服。”

  走出了裁缝店后,凌光祖对我说:“下一笔富贵有了着落,就在刚才裁缝店这堆人里面。”

  我问:“是哪一个?”

  凌光祖说:“那对夫妻,男的在县衙里当差,身上没有几两油水,不值得去找他;那对主仆,男人是本地的大官,说不定就是县长,不能轻易下手。这类人需要放长线钓大鱼,我们急切间也不能下手。倒是这个老太太最容易上钩了。”

  我问:“你怎么知道?”

  凌光祖说:“ 那对夫妻,男子倨傲,女子谦卑,听老太太说自己儿子在省城做大生意,面露尴尬之色,明显是县衙里的小角色,挣钱不多,谱摆的不小。那对主仆,听到老太太说自己的儿子在省城做大生意,丫鬟没有表情,因为她经多见广,能来主人家里做客的,非富即贵,啥人没见过?阔太太面露鄙夷之色,说明她家钱财超过老太太家。在一个小县城,家产超过省城做大生意的,能有谁?只有县衙里的高官了。这个老太太喜欢炫耀,唯恐人不知道她家有钱,这类人稍微下套,就会咬住。”

  凌光祖又对我说:“小子,跟着师傅好好学着点,这察言观色,是相术的第一步。”

  我连连点头。

  那天下午,我们来到了一处茶馆,茶馆对面是一户人家,砖砌的院墙,铜环的大门,黑门红边子,大门边还有两个半人高的石狮子。石狮子边是几个拴马桩。一看这户人家,就是有钱的大户人家。

  邻座来了一个老年人,抽着用烟叶包卷的香烟,一看就是本地人。本地盛产烟草,广为种植,将烟叶摘下晾干,烘烤揉搓,就是烟末,可加工成香烟,进行出售。但是本地很多人嫌这种香烟劲儿太小,干脆自己用烟叶包卷,不用揉碎,这样的香烟免除了几道工序,所以较为便宜实惠。

  凌光祖看到老人还没有点茶,就走过去对店小二说:“这位老人的茶钱算我的。”

  店小二给老人端上一壶茶,刚要掏钱,店小二指着凌光祖说:“那位先生已经替你付账了。”

  老者羞赧地站起来,凌光祖笑吟吟走过去,他说:“我看你面善,就想和你攀谈,相见就是缘分。”

  他们开始聊起了家常,从天气说到了收成,从收成说到了风土人情。说着说着,对面那户人家开门了,走出来了一个女子。女子长辫子,水蛇腰,身材高挑,一看就是大户人家的闺女。凌光祖装着不经意地瞥一眼,对老者说:“这家人估计算我们这里的财东家。”

  老者认真地说:“可不是咋的,人家娃在做大生意,钱海得很,刚才那是他闺女。”

  凌光祖问:“做啥生意?能这么有钱?”

  老者说:“做木材生意。”

  凌光祖问:“他有几个娃?”

  老者说:“有三个女子,想生个儿子,看了多少先生,就是生不出。”

  凌光祖问:“老太爷呢?”

  老者说:“老太爷前年死的。”

  凌光祖问:“怎么死的?”

  老者说:“被雷击死了。小雨天躲在树底下,被雷击成了黑色,好惨啊。”

  凌光祖不再问了,他继续和老者聊聊家常,然后就告别了。

  当天晚上,我们住在了县城最好的一家客栈。第二天中午,凌光祖带着我来到了昨天那家缝纫店,他叮咛我一句话也不要说,只看看他怎么下套就行了。

  过了一会儿,那个爱炫耀的老太太来取衣服。

  老太太取走衣服后,凌光祖赶过去,拦住了老太太的去路,他用探寻的眼睛看着老太太,欲言又止,让在了路边。老太太厌恶地看了他一眼,继续向前走。走了几步,她又被凌光祖拦住了,凌光祖又是欲言又止,又让在了一边。老太太这次开腔了,她问:“你拦住我干什么?你是谁?”

  凌光祖似乎是自言自语地说:“啊呀,很严重啊,说给你听,就是泄露天机;不说给你,又良心不安。”

  老太太问:“什么很严重?我昨天就见过你,你不就是来裁缝店做衣服的吗?”

  凌光祖说:“就因为我昨天遇到了你,说明有缘,所以才想说给你听,昨晚想了一夜,今天才决定要找到你。”

  老太太说:“我又不认识你。”

  凌光祖说:“我也不认识你。但是你印堂发黑,双眼无神,主儿子有灾。”

  老太太一听到儿子,似乎一惊,他说:“我儿子平平安安,能有什么灾难?”

  凌光祖说:“三年前你有过一灾,今年,你又有一灾。三年前灾在丈夫,三年后灾在儿子。”

  老太太脸色变了,脸颊的肉突然抖动了一下。

  凌光祖说:“我问你,你只要回到是,还是不是。我说的不对,你就说不对。”

  老太太说:“好。”

  凌光祖说:“从你眉毛上看出,你老伴三年前死于横祸,很可能是天大五雷轰。”

  老太太一言不发。

  凌光祖继续说:“你儿子在省城做生意,做的是非法生意,赚钱太多,所以你老伴才有此报应。从你的嘴角看出来,你儿子也有了报应,只剩生了三个女儿,不生儿子。不孝有三,无后为大,这是大不孝。”

  老太太面露凄然之色。

  凌光祖又说:“你儿子三日内必有血光之灾,遭受和他爹一样的报应。”

  凌光祖说完转身就走,丝毫也不犹豫。走出了十几步,失魂落魄的老太太在后面拉住了他。老太太泪流满面地问:“怎么办?怎么办?”

  凌光祖面容沉稳,慢腾腾地说:“要避此灾祸,唯有一法,将家中所有金银全部打包,背到北门外两里处,有一棵老柏树,埋在树下,三日后再去取,保证儿子一生安然无恙。”

  老太太连连点头答应。

  凌光祖又说:“切记切记,万万不可告诉别人,否则就不灵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推荐小说魔戒全集(共四部) 飘邈之旅 小兵传奇

冷知识 读书名言 道德经 国学 四大名著